老版本茄子懂你更多

() “你是赛博坦人吗?”

被蔡根一问,长发姑娘明显一愣,啥是赛博坦?

随即觉得,这是蔡根的阴谋,胡扯转移注意力,

“我是归去来车队的小队长,人称花影无踪,常刀飞。

在这里等候多时,你的名字,今天用到头了。”

我去,这是走错片场了吧?

直接从科幻变成武侠了?

还小队长,难道是一道杠?这是在自报实力?

不对,一道杠两道杠是自己的独家内部资料,别人不知道。

但是这江湖报号是什么鬼?

蔡根不自觉的有点见汗了,这个名字有那么好吗?

“成吧,你让我过去,从今往后,我不叫蔡根了。”

韩智敏清爽夏日柳炜玮短裙照图片

哪有这么接话的?

穆恩大人这么兴师动众的,是不是找错人了?

常刀飞觉得还是确定一下吧,要是搞错了,耽误时间,还丢人。

“刚才你说你叫蔡根,是开西餐那个吗?”

蔡根真想承认,但是对于工作上的事情,他一直很认真,

“不是西餐,是快餐,中式快餐。”

自己故意说错,这一点对上了,常刀飞继续确认,

“噢,那就对了,就是你开了个吉祥便当?”

这娘们故意的吧?

纳启前机盖子上,那么大字也能叫错?

难道和黄三太爷一样,眼神不好?

“大姐,不是吉祥便当,是安心便当。”

恩,这点又对上了,常刀飞还想再确认,被蔡根抢先了。

“你车里有油吗?”

常刀飞觉得这个问题很突兀,也很**,哪有上来就问她一个大姑娘这个的?

“我家软软不烧油,烧灵气。”

蔡根鄙视的看了一眼纳启,瞧瞧人家,又能变形,又不烧油,灵气还足。

再看看你,哎,没法说,太扎心了。

纳启肯定也感受到那炙热的目光,大灯都气亮了,

“蔡根,你滚下去,我跟他单挑,谁怕谁是孙子。”

蔡根当然不能让纳启去单挑啊,万一消耗太大,变成骨头咋办?

目前虽然没有油,好在还有个自动驾驶呢,这个还是比较方便的。

“行了吧,纳大爷,算我心疼你,等会打完了,你想咋吃咋吃。

萧萧,你就没啥表示啊?

作为我们团队的颜值担当,对面来个这么漂亮的,你看得下去?

反正我是看不下去,看到比你漂亮的就来气。

凭什么比我们福德正神漂亮啊?”

萧萧听到这个,就坐不住了,紧张又激动的问,

“恩公,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真的是颜值担当吗?”

蔡根故意往常刀飞的方向看了一下,

“没有她,你确实担当。

去,把她的头发拔了,脸抓花,看她秀给谁看。”

萧萧一个闪身就下车了,后座还传来她的声音,

“好嘞,瞧好吧您嘞。”

站到常刀飞的车前,萧萧正神的气势就出来了,斜着眼,掐着腰,颠着腿,伸手一指常刀飞,

“飞刀,你给我下来,站那么高,抽风呢?”

也不知道是萧萧故意叫错,还是她记性不好,反正飞刀两个字杀伤力很强。

常刀飞很生气,从小到大,最讨厌被人叫自己飞刀,不认字吗?

刀飞明显比飞刀要高级很多,也更有意境好不?

但是,可但是,眼前这个指着自己的红衣女人,是嗖的一下过来的。

可别小看这嗖啊,那是一般人会的吗?

书上说,只有被这个世界的规则之力认可的灵魂或者物种,才可以利用规则瞬移啊。

或者不是被认可,有身份的也行。

这个身份就比较多了,一般人很难有,比绿卡难亿万倍。

自己虽然很优秀,只是个小队长,就是中队长和大队长,都是不能嗖的啊。

有了这个嗖,那是想打就打,打不过就能跑啊,谁能追上了?

除非改变她身边的天地规则,才能禁锢她。

但是有改变天地规则的能力,谁还费那劲禁锢她啊,一个手指头就碾死了。

不敢轻敌,心存畏惧,常刀飞从汽车上跳了下来,

“这位怎么称呼?我们诸天会归去来在这办事,给行个方便吧?”

嗯?这么听话吗?话里的意思是服软了啊?

萧萧对自己的实力一直没有什么清晰的认识,一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水准。

上次被赵大牛虐,上上次被啸天猫虐,上上上次…

反正赢少输多,感觉蔡根身边的阿猫阿狗都比自己厉害。

遇到一个说软话的,萧萧立马就有点飘了,

“大庭广众之下,污言秽语,成何体统?

你作为女孩子的矜持呢?羞耻呢?尊严呢?

不知廉耻。”

蔡根在车里,笑的都快岔气了,萧萧确实读书少,是个短板,没想到短成这样?

不对,她是故意的,就想挑小字眼骂人。

被迷糊的骂了一顿,常刀飞都不知道是不是骂的自己,要不是萧萧一直拿手指着,她都没反应过来,

“我说啥了?你这么骂我?

难道不给诸天会面子吗?”

萧萧理直气壮的说,

“你不是说你要方便吗?不讲卫生。”

这用屎尿屁的梗骂人,一点也不高级,常刀飞决定不跟她扯了,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看你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给诸天会个面子。

让我收拾了蔡根,我就走。”

被夸以后,萧萧更飘了,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有头有脸了?

即使当初在ktv,自己也是存在感超低的好不?

“好,今天我就给诸天会个面子。

我就不拔你头发,花你脸了,让你体面的死,自裁吧。”

蔡根刚倒匀的气,又笑岔了,这土地婆太搞笑了,什么跟什么就让人家自裁啊?

常刀飞也是个小暴脾气,听着蔡根在车里的嘲笑,以为在笑她,脸上也挂不住了。

自己学艺十余载,好不容易托人送礼进了诸天会,算是找到了个大靠山,这今天靠山咋靠不住了呢?

艺成之时,师傅千叮咛万嘱咐,找个靠山随便作,没有靠山夹尾巴。

这有了靠山还夹尾巴,自己对得起那十多年的苦练吗?

一股豪气直冲天际,伸手在双腿上拔出两把匕首,一哈腰,直奔萧萧冲了过来。

速度很快,步伐风骚,蛇皮走位,眼花缭乱。

双刀狠狠的在萧萧的胸口和腹部扎了两刀,占便宜就走,飞快后退,观察战果。

蔡根被惊呆了。

纳启被惊呆了。

萧萧被吓呆了,嗖都忘了,实在太快了。

Sorry, no comments or trackbacks are allowed on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