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款可以看直播的app

于是乎,杨啸让周兴云等后辈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不用担心秦寿,李家庄的事情他们会处理妥善。

说罢,杨啸、唐彦忠、杨琳互相对视一眼,一再叮嘱周兴云等人不要离开剑蜀山庄,随即神色不安的跟上姜晨,前往铸剑门大堂商议对策。

剑蜀山庄弟子目视长辈们远去,顿时冷嘲热讽的说:“有些人啊!就是不得安宁!才回来多久,又是打伤同门,又是招惹是非,只会给我们剑蜀山庄带来灾难,抹黑我们剑蜀山庄。”

“真是个灾星,他要永远别回来最好。”

“们别说了,谁不知道那人仗着长辈荫蔽,四处为非作歹。现在可好,剑蜀山庄和李家庄彻底翻脸,弗景侠士李威豪亲自上门问罪,咱们剑蜀山庄的颜面,都被那败家子丢光了。”

这次都不用赵华等人带节奏,剑蜀山庄的年轻弟子,就开始含沙射影讥讽周兴云。

不明所以的韩秋澪,顿时拽住许芷芊一再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们回屋里说吧。”许芷芊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好呼唤小伙伴到周兴云厢房分析情况。

剑蜀山庄本宗弟子,对周兴云充满偏见和恶意,许芷芊真没法跟他们好好相处,如今远离是非之地,才是最佳选择,否则轩辕崇武、虞无双两个沉不住气的家伙大打出手,那可就欢乐了。

上回周兴云打伤同门,这回李家庄上门找茬,全都是这两家伙惹的祸。

“夙遥抱一下。”周兴云回到厢房,主动找上维夙遥撒娇,只可惜少女刚打完架,香汗淋漓不好让小子靠近。

“让我先沐浴。”维夙遥不是很明白,周兴云为何总喜欢在她运动后黏上来。

娇小玲珑清纯美女唯美梦幻写真

虽然他俩行房那几天,周兴云说过她浑身淋漓香喷喷,所以喜欢黏着她,但维夙遥还是不太适应,毕竟女孩子相对讲卫生,怕自己不洁净引起爱人皱眉。

“好啊!我也洗,一起吧!”周兴云兴致勃勃的告诉大家,剑蜀山庄有大澡堂,平常弟子们练完功,都会去澡堂沐浴。

“一起?”维夙遥想入非非,周兴云所说的一起洗,是几个意思呢?

维夙遥知道剑蜀山庄有个大澡堂,昨天杨琳还带他们去女子专用的澡堂沐浴。只是,周兴云说和她一起,该不会想鸳鸯戏水吧。

维夙遥有点不好意思,虽说两人已经有夫妻之实,她的全部都给了周兴云,但一想到两人在水中各种姿势,金发少女脸颊便开始发烫。

要知道,以前行房的时候,周兴云很不守礼仪规矩,要求特别多,让她羞不可抑的一一完成。

不过,说句大实话,周兴云的提议挺诱人,维夙遥非常心动,因为最近几天,周兴云要适应新的诡异记忆,一直没有临幸她。

“肯定想歪了。”莫念夕瞧维夙遥脸红耳赤,忍不住嘀咕一句,目前的周兴云很无邪,他说一起洗澡,肯定是一起去澡堂,然后男左女右分开沐浴。剑蜀山庄那么多女弟子,总不能让周兴云进女澡堂的。

“我,我才没有乱想。”

“骗子!”莫念夕深深谴责维夙遥,这只金毛犬总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心底明明想和周兴云亲热,却绝口不承认。

周兴云提议先洗个澡,小伙伴都没有意见,于是少年少女集体前往澡堂沐浴。

许芷芊则在洗白白期间,慢慢向韩秋澪说明今早上的情况。

等周兴云一行人洗完澡,回到清幽别墅的时候,杨琳、杨啸、唐彦忠三人,已经在屋里等候他们。

“云儿,我们和师祖商量过,一会我跟大伯带些聘礼下山,去弗景城李家庄道歉,看能不能把秦公子带回来。”

杨琳长话短说,告诉周兴云等人,秦寿被李威豪抓去,情况不容乐观。未免夜长梦多,他们打算立即启程去李家庄,即便无法将秦寿带回来,也要确认和确保他的安全。

“娘,我跟们一起去。”周兴云现在的胆子不大,但遇到问题时,还是有面对的勇气。当然,这与他身边的小伙伴密不可分,有同伴支持和认可他,他才能义无反顾的挺身而出。

继承的诡异记忆,虽然会给周兴云带来一定影响,但那终究是一份虚拟记忆,不会对周兴云的本性造成干扰。

李家庄上门找麻烦时,周兴云心底很害怕,但他还是能够站出来与其对峙,与诡异记忆懦弱少年被欺负都不作为,呈鲜明对比。

“不用了,这次事件由我们做长辈的来处理,师祖已经说了,假如我们没法说服李庄主,他会亲自出面摆平此事。”杨琳拍拍周兴云肩膀,让他们安心在剑蜀山庄休息。

“杨伯母,这件事因我们而起,假如们上门致歉都无法说服李庄主,不如让我们来试试,实在不行再由师祖爷爷出马。”许芷芊解释道,李家庄公子四肢尽断,明摆有人故意栽赃陷害周兴云。

换句话说,这是一个圈套,是一场阴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李天海与人勾结,蓄意策划诬陷周兴云,道歉必然无法解决问题。

“行吧。我们先找李庄主谈判,如果无功而返,再让们几个小辈试试。”杨啸觉得许芷芊说得很有道理,今天的事情不寻常,竟牵扯到弗景城的乌河帮。

此外,杨啸并不认为上门道歉,就能让李威豪放人,他们之所以急着去李家庄,其目的是确认秦寿的安危。

刚才杨啸、杨琳、唐彦忠三人,和姜晨商议的结论,是先确认秦寿安好无碍,尝试化干戈为玉帛,如果李家庄一意孤行,姜晨便会亲自出马救人,这也算是先礼后兵,给足李家庄面子。

如今杨啸答应许芷芊,同意让他们几个小辈,尝试去解救秦寿,皆因周兴云等人都是江湖新秀,杨啸希望借此历练,让他们积累江湖经验。

毕竟,李天海的伤势看起来很严重,实际上休养一年半载,即可安然痊愈,李家庄和剑蜀山庄不至于死我活。

归根到底,实力才是硬道理,剑蜀山庄正道名门,可不是李家庄能抗衡,尤其姜晨已迈入返璞境界。

“事不宜迟,我们召集人马,准备下山拜访李家庄。”唐彦忠黑着脸,唐远盈瞧自家老爹很生气的模样,不经意的往周兴云身后缩了缩。

要知道,今天的事情归根到底,就是唐远盈引起的,要不是她嫌弃周兴云,千方百计毁去两家婚姻,甚至让李家公子上门提亲,今天怎会有那么多是非。

所以,唐彦忠非常生气,要不是刘桂兰劝阻,他早把唐远盈叫出去训骂。

杨琳简单的交代几句,算是让周兴云等人了解情况,随后便去找何太师叔。

李威豪是个‘登峰’境界武者,只有他们三人去李家庄,实在有些冒险,请个实力相当,而且在江湖上颇有威望的何太师叔帮忙,不失是个好选择。起码不会让李威豪觉得,他们剑蜀山庄仗势欺人。

换做以前的何太师叔,肯定不乐意帮忙,现在嘛……得知周兴云闯了祸后,老家伙屁颠屁颠就跑来替他擦屁股,积极态度让杨琳等人瞠目结舌。

“有必要那么麻烦吗?”

杨琳等人离开之后,韩秋澪不耐烦的说道。

周兴云等人闻言不由把目光转移至公主殿下身上,听她说话的语气,仿佛已经想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有办法救出秦寿?”穆寒星不禁反问。经过昨晚上坦诚相处,她们与韩秋澪之间的矛盾算是和解了。

“报官啊。”韩秋澪指着许芷芊,这只萌物的老爸是弗景城太守,如今大家都知道李威豪绑票人质,让太守大人出面救人,绝对是最佳方案。

李威豪是弗景城百姓,又以正道侠士自居,不管出于什么理由,他都无权绑架人口。太守带人到李家庄要求他放人,他还敢违法抗命不成?

说白了,甭管李威豪是什么人,他平白无故抓捕秦寿,就是违法犯罪,弗景城知府有权秉公办事。如果李威豪不服气,要控告周兴云打伤李天海,也可以交由知府调查办案。

如此一来是非黑白,都能查个清清楚楚。

即便最后证实,李天海的手脚乃周兴云打断,顶多也就合理赔偿。

李威豪要求唐远盈下嫁李天海,并打断周兴云四肢,这种有违人道与枉法的判决,肯定不会出现。

“说了等于没说。”周兴云忍不住嘀咕道。江湖人的恩怨,从来不找官府报案。

“说什么!”韩秋澪愤怒目视周兴云,这小子一天不惹她生气就浑身不舒服是吗?

“公主不知道,我们江湖中人,遵循的是江湖规矩,报官调解这种下三滥手段,不仅会让我们名誉扫地,受尽江湖人耻笑,还会让我们无法在江湖上立足。”吴杰文好声好气的解释,武林中人都是刀尖上舔血的江湖汉子,每个人身上都有血债,如果大家都去报官,那岂不是没玩没了。

举个最简单例子,轩辕崇武在客栈打了李天海,李天海要不按江湖规矩办事,跑去官府告状,周兴云岂不要吃官司?

李天海没有报官,而是用自己的手段,报复和诬陷周兴云,尽管做法很卑鄙无耻,但这就是江湖规矩。

打了我,我用我的方式报复,恩怨情仇、谁是谁非、讲不清理还乱,这便是江湖。

Sorry, no comments or trackbacks are allowed on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