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深夜放松自己下

() 这个情况让蔡根措手不及。

纳启原则上喂他吃土都行。

萧萧本质上应该吃香火。

自己这出门为了省钱,就带了五个面包,想着中午饭不在外面吃了。

这两个货在这拿老面包争宠,实在是让人无语啊。

萧萧就不说了,岁数本来不大,经历了生活的百般苦难,没有自怨自怜,还能有小女人心态,生活积极乐观,难能可贵。

但是这纳启,多少岁了?

都是这个年份的怪物了,还在这装嫩,蔡根就很难理解了,难道大羿射死他的时候,尚处在幼年期,没有完长大?

长叹一声,无力的说,

“成,我宠你们,这可是我中午饭啊,都给你们。

一会要好好干活哈,不要偷懒磨洋工。”

还剩下的两个面包,给了纳启一个,给了萧萧一个。

可爱小兔兔天然呆萌清纯写真

转眼一看后座的段晓红,正在闭眼睡觉,还微微打起了呼噜。

纳启这么作妖都没醒,难道刚才在第一圈受伤了?

既然睡着了,那么就不要打扰了,否则面包不够分也是麻烦。

蔡根又打开了一瓶矿泉水,自己整个水饱吧。

纳启这次吃完了,终于尝到味道了,

“这是什么啊?还不如草料呢,干干巴巴的,一点也不好吃。”

后座的萧萧,好像拿到了蔡根送给她的礼物,小心意的吃着。

不过吃了一半,实在难以下咽,含着眼泪说,

“恩公,你就吃这玩意?

这也太委屈自己了吧?

你等着,我去给你打包点好吃的,咱不受这委屈。”

这话说的真窝心,蔡根一不小心被感动了,但还是阻止了萧萧,

“你去哪打包啊?”

“去饭店啊,你放心,我去很快的。”

“你有钱吗?”

“我拿着就跑,谁能追上我?”

感动之情瞬间消失在蔡根的心头,就知道会这样,

“你是想让我吃贼赃,还是霸王餐?”

萧萧满脸的惊讶,

“呀,恩公,你还有精神洁癖?”

不是,我不想吃霸王餐就是精神洁癖吗?

再说了,我有精神洁癖你这么惊讶干啥?

难道我平时的表现,不像有道德底线的人吗?

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让她有这样的误解呢?

蔡根百思不得其解,还是跳过这个环节吧,

“我有什么洁癖不用你质疑,但是吃霸王餐是不道德的,我宁可吃老面包。”

纳启也不知道和石火珠学到了什么,直接开始阴阳怪气,

“呦呦呦,土地婆,看见没,蔡根还想道德绑架你。”

这纯属没事找事,蔡根刚想反驳,萧萧先不乐意了,

“蠢驴,不用里挑外撅,收回你的蹄子。

我就愿意让恩公绑架我,咋了?

闲吃萝卜淡操心,我堂堂福德正神,要你一只蠢驴来管?

对了,你连蠢驴都当不了,磨都没得拉。

你再瞎操心,早晚变阿胶。”

字字揭短,句句诛心,蔡根对萧萧惊为天人,虽然她现在本身就算天人。

没想到啊,这个萧萧嘴炮的战斗力这么强?

想一想萧萧的曾经,在那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如果没有这番本领得被欺负死。

这萧萧可能一直碍于形象,一直端着,腼腆着。

今天这是没搂住,初露锋芒啊。

纳启这可就被刺激大了,想回嘴。

但是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到底从哪一点上反驳。

是从驴上说?还是从磨上说?

只有闷头生气,撒欢的跑。

来到小跳台的时候,更是一个加速。

蹦起老高,飞起老远,落地的时候,已经距离小跳台很远了。

“恩公,我说他是蠢驴,一点都没冤枉他。

刚说完小跳台下有食物,这蠢驴撂蹄就忘。”

萧萧这几句补刀,更是刀刀见血。

皮卡的水温一下就上来了,前机盖子都开始冒出了水蒸汽。

蔡根回头看了看,也是出声提醒,

“纳启,小孙电话说,有紧那罗在小跳台下面,他们都摆平了。

往回倒车,开过了。”

本来想依靠狂奔缓解心中的郁闷,结果,尴尬了,还得倒车。

无论如何纳启都不想承认自己忘了,事实确实因为生气错过了。

真想不管不顾,不吃了,爱咋咋地,还能让一个小小的土地婆看笑话?

终究,意气用事干不过肚子里没食,屈辱的,慢慢的,纳启开始往回倒车。

“我以为有多大骨气呢,也就那样。

驴脾气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

太尖酸了,太刻薄了,蔡根都看不下去了,

“萧萧,纳启是前辈。

虽然不太会说话,虽然办事也差劲,虽然没啥骨气,虽然性格还不好。

但是,你少说两句。”

纳启还在那专心的等待着蔡根拐弯,替自己说两句话。

结果,除了埋汰自己,把但是后面的给省略了。

本来骂不过萧萧,就是憋气,期待蔡根说点公道话。

结果,蔡根确实说了自认为的公道话。

期待越大,失望越大。

纳启可以不跟萧萧计较,毕竟是一介女流,但是对待蔡根就不行了。

皮卡停下了,纳启平静的说,

“蔡根,你砍死我吧。

与其活着那么憋屈,我宁可死得痛快点。”

如果纳启是激动的这么说,蔡根不担心,毕竟纳启尥蹶子不止一次。

但是纳启说得非常平静,好像在说遗言一样,这就有点难搞了。

难道,刚才说的有点过分了?

不过确实很爽啊。

结果,把驴骂得想死,就不爽了。

“萧萧,你太过分了,看把纳启给气了。

惩罚你,去把纳启的食物背上来。”

萧萧美丽的大眼睛一下就瞪圆了,

“凭什么啊?我该他的啊?

爱吃不吃,爱死不死。”

一个面包引出这么多事,蔡根太后悔了。

很多时候,发生很多事情,说不上谁对谁错,或者对错本身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事情已经发生了。

就像婆媳之间,没什么对错与公平,更没有道理可言。

在一个讲感情的地方,讲道理,非常愚蠢。

这么多年,蔡根处理类似事情太熟练了,只有一个办法。

和稀泥,越稀越好,然后往自己身上摸,摸得越惨越好。

“萧萧,你就不能那么说纳启,他已经够难的了。

为了救人性命,牺牲了自己。

又为了我在这里受罪。

我对他有愧啊!我该他的啊!

你心疼心疼我,去吧。”

萧萧还是不太愿意伺候纳启用膳,但是蔡根不经意的冲着她摇了摇头,还眨了下眼。

这个比较隐晦的动作,只是自己人之间才会出现。

所以,萧萧没了脾气,老实去搬食物了。

Sorry, no comments or trackbacks are allowed on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