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草莓丝瓜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我去看父亲,一会儿之后我顿时明白了,“爸,您现在是总经理了,得去买几身像样的衣服。您今后代表的可是公司的形象。您看,连这个卖油条的老人都觉得我们的反差太大了,他还以为我不孝敬您呢。”

父亲也来看我,顿时大笑了起来,“哈哈!这个老头儿,真有意思!”

我没有想到孙露露竟然这么会找地方。公司所在地竟然是以前的电影院。

这地方我当然熟悉。家乡比较贫困,多年前看电影几乎成了老百姓唯一的文化娱乐方式。我上高中的时候正是国内功夫电影兴起的阶段,那时候这家电影院的生意可是非常好的,几乎是场场爆满。

可是,随着电视的普及,电视剧的泛滥,加上通过电视、影碟机都可以看电影了之后,电影院顿时就开始萧条起来。大城市的电影院受到的影响倒不是很大,因素有那么大的人口基数,总有那么多爱中的男女会去光顾那里。而像我们这样的小城市就不行了,人口本身就不多,爱中的男女也不是每个人都那么有情调,荒山野岭、江边桥头都可以成为两情相悦之地,反倒觉得电影院那样的地方会影响谈爱的情绪。于是,这地方就只好关门。

电影院被孙露露简单改装、装修了一下。以前观众区的椅子被拆掉了,分成了几个小区,工程部、财务部、综合业务部、市场推广部等等部门只能齐全。孙露露招聘了不少的人,我进去后便发现里面来来往往的有不少的人,一片繁忙的景象。其实准确地讲,这个地方是一个开放式的办公场地,我相信当地人看了后绝对会震撼。因为像这样现代化的办公方式在我家乡绝对是首次出现。

那张巨大的屏幕早已经无影无踪,上面的高台被隔开了,变成了董事长办公室。

今天我没有提前通知孙露露我什么时候到公司来,进入到公司里面后我和父亲直接穿过公共办公区去到了里面的董事长办公室。孙露露的董事长办公室被装修得很漂亮,而且显得富丽堂皇。整个高台的面积本身就不小,在经过装修之后就越发地显得大了。当然,这只是一种视觉效应。

进去的时候孙露露正在打电话,他见到我们后急忙对着电话说了一句:“我老板来了,一会儿再和说啊。”

我笑着对她说道:“肯定是私人电话。”

“当然,这么早,这地方的官员还不习惯开始工作。现在正是他们泡茶聊天的时间。”孙露露说,随即来看我身旁的父亲,“这是冯伯伯吧?”

清纯可爱大眼美女意境唯美醉人写真

我点头,“是的。爸,这位就是孙董事长。孙露露。”

父亲倒是很客气,他朝着孙露露微微地笑了一下。我发现父亲竟然有些局促的样子,于是急忙带着他去坐到了会客区处那张大大的真皮沙发上。

孙露露亲自给我们泡来了茶,随即坐下。

我即刻翘起了二郎腿,“孙董,这地方不错。租金多少钱一个月啊?”

她笑道:“太便宜了,一年五万块钱的租金,我简单装修了一下,没花多少钱。因为数额不大,所以就没有给汇报。”

我点头,“这地方今后还是搞成电影院,按照大城市里面的风格修建和装修。一个地方的文化生活不能少,如果政府没有规划这个功能的话,今后我们自己经营。”

“这里有五亩土地,是县文化局的。也在拆迁范围以内。现在我们正在和县文化局谈具体的条件。”她说。

“具体的操作吧。反正现在这里各种人才都比较齐备了,对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就是了。孙董,我父亲意见答应了到这里来上班,看把他的办公室安排在什么地方啊?”于是我说道。

她看了看办公室的四周,“冯大哥,看这里怎么样?”

“那呢?”我诧异地问。

“那后面。”她指了指窗外,也就是电影院以前的放映室,“那里很不错,上次装修的时候也一并装修过来,只需要去买一套办公家具就可以了。”她说。

我摇头,“不行。那地方小了些。去那里办公不合适。”

“不小了,起码有三十个平方呢,只比这里小点点。现在是会议室。”她笑着说。

“这样吧。”我说,随即去看父亲,“爸,您去那地方办公吧。可以吗?”

“行。董事长怎么安排我就怎么办。”父亲笑着说,脸上带着一种羞涩。我知道他是还没有习惯,或者没有完全进入角色。

“这……”孙露露为难的样子。

我笑着对她说道:“这件事情就这样定了。是董事长,在这里办公最合适。呵呵!现在这样不是正好吗?今后和我父亲一前一后管理着外面的人,他们绝不敢迟到早退什么的。”

她这才说道:“好吧。我马上派人去买家具。”

“那会议室搬到什么地方去呢?”我问道。

“这栋楼的旁边有一处放杂物的地方,面积也不小,我马上让人把那里装修出来就是。”她笑着说。

随即,我发现在这办公室一角的一张大桌子上放了许多的图纸,随即站起来朝那地方走去,“这些是县里面的规划图吧?”

“是。还有设计单位交来第一期项目的设计初稿。我正在看。冯大哥,也看看吧。”她说。

我摇头,“我就不看了,今后和我父亲一起商量吧。”

虽然在这样说,我还是打开了一捆图纸去看,但是却发现自己根本就看不懂,随即就离开了那里,“爸,您看您什么时候来上班?”

“过几天吧,我把退休手续办了来。”父亲说。

我笑道:“爸,干脆您明天就来上班吧。手续的事情还不好办?您给单位说一声,请他们给您办好不就行了?”

他摇头,“那怎么行?我工作了几十年,总得有始有终吧?这样,我一边办手续,一边先到这里来上班。这样总可以了吧?”

我不再说什么,因为我非常清楚,这已经是父亲最大的让步了。于是我去对孙露露说道:“今天我安排一件事情,陪我爸去买几套衣服,还有公文包什么的。要买这里最好的。”

父亲顿时有些慌了,“我自己去就行。”

我笑道:“不行。孙露露很有欣赏眼光的,她给您买的才合适。”

“行。正好今天没有什么事情。我陪冯伯伯去就是。放心好了。”孙露露笑着说。

我随即拿出一张卡来递给她,“钱从这里面出吧。”

“就在公司的账上报吧。算作是业务费用。”孙露露说。

我摇头道:“不行。这样容易造成财务上的混乱。这各是一码子事。”

随即将银行卡的密码告诉了她。这张卡其实是我给唐孜准备的。那天我说了给她买车,后来她虽然拒绝了,但是我想到这笔钱还是应该给她,因为我没有去参加她的婚礼。不过后来一直没有碰上她,所以就把这张卡一直放在了身上。里面的钱并不多,不过给我父亲买衣服肯定是绰绰有余了。

“爸,让小孙陪您去吧。我去办点事情。中午就不回家吃饭了,晚上我看情况再说。”我随即对父亲说道。

“都回到老家了,还有什么紧要的事情?”父亲不满地问。

“冯伯伯,他确实有事。我陪您去吧。”孙露露笑着说,朝我做了一个怪相。

我急忙地道:“是这样,我有一个朋友在这里,她现在住在宾馆里面,我得去看看她。”

“哦,这样啊。让他到家里来吃饭吧。”父亲说。

我笑道:“再说吧。”中国的语言就是这点好,在发音上“他”“她”不分,我相信父亲绝没有想到我说的那位朋友是一位女性。

我在公司里面只呆了很短的时间,因为我还是担心遇到熟人。小县城的人不多,人与人之间有着无数扯不清的关系,说不一定随便冒出个人来就会是我的长辈。

想到这里,我即刻地对父亲说道:“爸,您暂时不要告诉别人这公司是我的。这样对您今后的工作也有好处。万一今后那些人买房的时候都来找您打折的话就麻烦了。”

父亲不说话。我顿时知道他心里的不快:说不一定他心里已经有了那样的打算了。不行,我还得找他谈谈。当然最好是在家里面。我心里想道。

“爸,我们晚上在家里慢慢说这件事情。”我急忙地道。

父亲还是不说话,我有些尴尬起来。孙露露笑道:“这件事情我来和伯父谈吧。一会去买东西的时候我和伯父顺便就谈了。”

我想这样更好,免得父亲会把我当成奸商一样的看待。

于是我先行离开了。到了街上后我开始给余敏打电话。

“我在进城才桥上。我准备把那些吊脚楼照下来。可能今后再也看不到这样的房子了。”她在电话里面笑着对我说。

“我马上来。”我顿时有了一种轻松的心境。

没有回去开车,而是直接坐了一辆人力三轮就朝那座桥的方向去了。

现在这个社会很好笑,因为人们开始学会复古。以前,我们接受的教育是人力三轮车夫是劳动人民,是被压迫者,而坐车的人就被赋予了剥削者甚至资本家的形象。现在,在我家乡的这个小县城里面,人力三轮车骤然地多了起来,车夫们固然依然是劳动人民、低收入者,但是坐车的就不一定是剥削者或者资本家了。不过我知道,坐在三轮车上面的人的心里肯定会有一种压迫者或者资本家的自豪的。其实我们国人的满足感很容易实现,比如坐人力三轮的时候,只需要两元钱就可以让自己得到一种惬意的、高高在上的满足感。

Sorry, no comments or trackbacks are allowed on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