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汁草视频在线观看

孙立恩几乎可以肯定,费利佩看出了自己等人这趟并非巡诊,而是实打实的撤离。其实这一趟撤离还真瞒不过有心人,毕竟这么多车上带着大家所有的行李,医疗队平时巡诊出门哪里有这种阵仗?

但有纪律有约束,孙立恩就绝对不能和这个与自己几乎是朝夕相处了半个月的翻译说实话。他甚至不能和费利佩挥挥手说一声“珍重”。

队伍集合了,医疗队的所有医生们都在准备上车。大家表情都有些异样——毕竟这次的撤离对外保密。不少医生在驻扎进营地的几个月里,和营地里的中国同胞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现在要走了,却连声再见都不能说。这感觉实在是有些让人心里不舒服。

车队在四辆防弹陆巡的掩护下驶出了营地,医生们则从座位下面拿出了配发的防弹衣和头盔,一声不吭的穿戴在了身上——这也是随队保卫们的要求。在看到中国医生人手一件带着陶瓷插板的六级防弹衣时,保卫队长眼睛都绿了。他们自己都没有六级防弹衣,公司配发的是四级防弹衣——只能在十米的距离上抵挡7.62毫米口径的手枪弹而已。

“这玩意确实结实的很。”和孙立恩坐在一辆车上的胡春波医生笑着敲了敲自己的胸口。防弹衣发出了沉闷的噗噗声,“我听保卫说,这种防弹衣近距离都能挡住步枪弹,在战场上可是能保命的好东西。”

孙立恩点头附和,“确实是好东西,刘主任当初费了好大功夫才搞来的。”他看着自己身上的防弹衣叹气道,“什么都好,就是太沉了……”加上插板,防弹衣本身就有接近九公斤重。不少女医生穿上这身防弹衣之后连走路都慢了一大截。再加上两斤多重的头盔,整套防护装备重达二十斤。能穿着这身衣服正常小跑就算身体素质不错了。

“咱们坐着车呢,重一点也不妨事。”胡医生笑道,“不过就是穿着有点发闷,要不是车里有空调,我还真有可能受不了这个。”

两人正在聊天,忽然从副驾驶处响起了前车保卫的警告,“不明身份武装人员靠近,全队警惕,车队集中!”

这才刚出营地,就碰见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了?孙立恩心里一紧,然后就和胡医生一起按照预案规定伏低身体趴在了座位上。就在孙立恩努力把脖子处的护颈往下面拨拉的时候,他忽然想起来自己身上还有乌萨马和老巫师送的弯刀。

“让前面的车先不要开枪,我们有刀!图示族巫师送的祝福的弯刀!”胡医生明显也和孙立恩想到了一起,不过他的反应更快一步,“前面的车里也有,让前车的医生们把刀拿出来给他们看!”

孙立恩抬起头,眼睛顺着窗沿往外看去,车队两侧出现了不少腾起的尘土,这显然是有不少骑着马的骑士正在跟随着车队向前奔驰。

烟龙慢慢向着车队靠拢。震耳欲聋的马蹄声仿佛一阵阵闷雷从四面八方向着车队压迫了过来。车队前后距离已经被缩短到了足以引发连环车祸的地步,不少武装警卫已经紧张的打开了枪械保险,随时准备和马队交火。

如琬似花美少女清纯白净闺房养眼写真图片

孙立恩忽然直起了身子,他指着马队喊道,“是乌萨马!”

年轻的新任大巫师一马当先,出现在了烟龙的最前头。他一边骑着马,一边向着车队一侧望着。等看到车队的窗户边上露出了他和祖父赠送的腰刀后,乌萨马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他骑着马,身上的黑色羽毛大氅被风带出了一道又一道的波浪。黑色的手臂高高举起,然后朝着车队使劲挥了挥。

烟龙朝着两侧散去,马蹄的声音也渐渐消失不见。车队重新恢复到了正常行进状态,之间的车距也从一米拉开到了十五米。

“他们应该是专门来送行的。”看着远去的马队,坐在副驾驶上的保卫把保险重新拨了回去,然后松了口气对车后的孙立恩以及胡春波道,“你们到底治好了什么人?图示族以前可不会对外来人表示出这样的敬意。”

“一个普通的老人家而已。”孙立恩笑了笑,没再说话。

·

·

·

波利坦维亚境内虽然有不少路已经有了中国施工队正在修筑,但基础建设毕竟是一项需要时间才能看到成效的工程。车队的行驶速度时快时慢,能开在中国施工队建造好的公路上是一种享受。但离开营地后不久,道路就变成了被大车碾压出来的天然土路。再过两个小时,甚至连土路都没有了——地面上只有两条车辙印,而车辙印中间和两侧都是茂密的杂草。

“大家注意安全,不要停车。要上洗手间的先忍一忍——这种到处都有草的地方可能有蛇。”对讲机里传来了刘堂春的声音,刘主任不顾众人的阻拦,自己坐到了开路的头车上。一路上有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他都是第一个向后发出通知和警告的。如今车队进入了稀树草原,刘堂春的任务就更重了。

“刘主任警惕性挺高啊。”迷迷糊糊睡了一会的胡春波此刻彻底清醒了。他有些好奇的问道,“你们干急诊的都这样?”

孙立恩摇了摇头,“你觉着我能和刘主任一样?他那是以前当兵留下来的习惯。”

“刘主任以前还当过兵呢?”网络爱好者胡春波顿时来了兴趣,“是什么兵种?三五十个人近不得身的特种兵?”

孙立恩哭笑不得的答道,“什么特种兵能三五十个人近不得身啊?你说的那不是特种兵,那是只豪猪。”他指着坐在副驾驶上的武装保卫道,“你要不要问问咱们这个保卫大哥,他能不能三五个人近不得身?”

这次和孙立恩等人坐一辆车的保卫,就是之前那个法国外籍兵团退役下来的突击手。他扭过头来对胡春波笑道,“平时喜欢看网络吧?”

胡春波点了点头,“喜欢看。”

“那你记住。”突击手对胡春波认真道,“网络里的兵王啊狙击手啊,那都是骗人的。没有一个字儿是真的。”

“人家写嘛,有点夸张也是正常的。”自己喜欢的东西被人否定总是令人难以接受的,胡医生试图为自己的爱好做一些小小的辩解,“如水意你知道吧?他写的就很好啊。”

“我也是水大粉丝。”突击手悠悠道,“我当初就是看了他的书,才下定决心去外籍兵团的。”

感情你也是个爱好者?胡春波有些纳闷,既然你也喜欢看网络,和我抬什么杠啊?自言自语到了这个时候,胡春波突然一愣,“诶,不对啊。你要是水大的粉丝,怎么会去法国?水大黑法国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去法外的时候,他还没开始黑法国人。”突击手悠悠道,“还好,法外在水大手下还算看得过去,要不然我可真不知道那几年自己到底是因为啥才去当兵的。”

孙立恩在一旁听的一头雾水,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当一个合格的吃瓜群众。而胡春波则起了个串场穿插的作用,“所以说,刘主任以前当的是什么兵种啊?”

琢磨了一会,孙立恩觉着自己知道的这点事儿应该也不算泄密。于是才转述了一遍周军之前对自己讲过的内容——刘主任以前是某部队侦察营的战士,上过老山战场,职位是捕俘手云云。反正孙立恩自己倒是记住了这些内容,但捕俘手是个什么工种他也只能从字面上去理解。具体刘主任都干过什么,孙立恩实在是一无所知。

法外的突击手听完了这一串描述后,和胡春波对视了一眼,然后摇摇头重新缩回了自己的座位上,“嗨,有这么厉害的人物还叫我们来干什么?我服役了四年,也就在马里开过枪——而且还没打中人。上过老山的捕俘手……他来当医生干什么?嫌自己当兵的时候下手太重,来当医生平衡一下?”

絮絮叨叨了一路,车队终于在当地时间晚上六点四十分左右进入了预定休息的营地——这里是美国两个NGO医疗队的撤退营地,他们预定在明天开始撤离。美国的医疗队之前和中国医疗队多有联系,双方还能经常性的互通一下有无。比如抗生素,医疗器材甚至干脆连医生都可以相互暂时借用一下。大家关系一直挺不错的。

然而当车队在营地门口停了足足半个小时,明明能看见营地里有人却没人开门的景象的时候,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太对劲。

刘堂春站在门口,给自己认识的两个医疗队领队打了二十分钟的电话。但两个电话都没有接听的意思。在门口叫人开门也没人来管——明明门口两侧的塔楼上都站着持枪戒备的警卫人员。

过了一会后,刘堂春面色难看的回到了车上,和安保人员讨论了一下后,下令车队越过营地,向备用休息区前进。和他相熟的一个医疗队领队通过海事卫星电话发了一条短信来,内容大概是说营地现在被军方接管,军方认为中国医疗队属于高风险目标,一旦接纳就容易导致基地遭到武装分子袭击。

至于具体是哪儿的军方……刘堂春朝着窗户外很没形象的啐了一口痰,做了一句评价,“这帮狗日的在朝鲜被揍的还不够疼。”

Sorry, no comments or trackbacks are allowed on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