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All posts in 4月 12th, 2021

..co,最快更新某魔法的霍格沃茨最新章节!

清晨,

威廉和赫敏吃完早饭,才离开安表,然后又离开废墟般的有求必应屋。

走廊上,十分安静,学生们都还在礼堂睡觉。

有求必应屋在八楼,而格兰芬多休息室也在八楼。

两人便直接顺路,沿着走廊,朝着格兰芬多休息室走去。

还没靠近,威廉就闻到一股浓郁到致死份量的臭味。

他连忙施展泡头咒,与赫敏变成两只小天龙人。

胖夫人已经消失,肖像画的破坏,比威廉想象中还要严重。

帆布小片在地上到处都是,大块画布,被完从画框上撕碎。

门不知道被谁打开了,两人顺着通道钻了进去。

麦格教授独自一人站在休息室,她也顶着大鱼缸,在检查她制作的盔甲护卫破损情况。

女神级别的学姐清纯美照

幸好她放了些护卫在这儿,才能保证休息室安。

看来需要加大预算,将其他教授的开支暂时砍一砍、减一减,都投入到自己的小作坊,再制作一批‘手办’。

这绝对不是为了满足个人喜好,而是为了保障学生安。

谁赞同,谁反对?

想来经过这次事件,也没谁会当着她的面反对吧?

听到门口传来动静,麦格教授转过身,她惊声道:

“哦!史塔克先生、格兰杰小姐……们俩……昨晚去哪了?!”

“邓布利多教授布置了任务,让我们去完成。”威廉含糊解释道。

“什么任务,需要们两个小巫师去做,还得一夜时间?”麦格教授气呼呼道。

“布莱克可能还在城堡或者附近,这么危险,邓布利多教授真是……老……嗯,糊涂了!”

这倒不像是麦格教授会说的话。她仿佛庞弗雷夫人附体,闪着护士长威严。

直到今天,庞弗雷夫人也是唯一一个,多次怼过校长的女巫。

在她看来,学校就不该开设那么多危险课程,只教一门医疗护理就好了。

她其中一个小目标,就是把食死徒们改造成白衣天使军团。神秘人任大护士长。

神秘人任护士长,大概只能教导大家整容和长寿的方法。

不过,众所周知,教导长寿的砖家,一般都会早死。

麦格教授化身庞弗雷,也不是没有理由……谁让威廉干过太多危险的事。

一年级就在黑魔法防御办公室,抓住了食死徒泰温。

她误以为,邓布利多让两人去追捕布莱克了。

威廉与赫敏怎么可能会做这种危险的事。

他们也就抓了些摄魂怪,顺便……解决了伏地魔的魂器。

这么一对比,是不是就让人安心多了?

其实,威廉昨晚解决魂器时才不到十点。

之后又和远在美国的尼可,用凤凰书视频通话了一会。

尼可当时正在华盛顿的国家广场参加大规模游行,感受美国的日常与风土人情。

他还问威廉要不要代购,都是正版奢侈品,就是没有发票。

两人讨论了一会拉文克劳的冠冕,他说会尽快赶回英国。

聊完后,威廉发现快十一点了,就没有回礼堂。

回礼堂干嘛……和那么多学生挤睡袋吗?

难道有求必应屋,和安表它不香吗?

他和赫敏索性就没有走。

“校长在找们,所有巡逻的教授也在寻找。”麦格教授担忧道:“们俩真的没事吗?”

“嗯,真的没事,教授。”威廉急忙问道。“邓布利多教授现在在办公室吗?”

“在。”麦格教授道:“不过福吉部长也在,他来了有一会了。”

威廉点点头,与赫敏帮着麦格教授检查破损的盔甲‘手办’。

幸好麦格教授不是天朝人,不然她还不得复制一波兵马俑啊?

看来麦格和秦始皇一样,都是手办达人。

威廉暗示了好几次,既然破损了,能不能送给他。

但麦格教授嗯嗯啊啊,东拉西扯,就是不搭腔。

这场‘麦格薅学校羊毛’、‘威廉薅麦格猫毛’的拉锯战,最终还是麦格教授,技高一筹。

怪不得人家是副校长,威廉只能每个月拿一西可,当个穷酸的古代魔文代理老师。

不是没有理由的。

休息室里还有很浓郁的臭味,都是皮皮鬼的陷阱造成的。

他在休息室,布置了大量大粪蛋和龙粪混合物。

布莱克和盔甲护卫,大战了一场,从公共休息室的沙发,激战到男生宿舍,又转战三十米,进入盥洗室,在里面边战斗边冲澡。

任何别人能用来少儿不宜的地方,都被两个家伙激战了。

那些味道随着双方移动,沾染的到处都是,都腌入味了,估计得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彻底散去。

“女生宿舍也被袭击了吗?”赫敏惊讶道。

“没有。”麦格教授摇摇头,“布莱克进不去女生宿舍。”

“那怎么这么多裙子……还有女生的衣服?”赫敏指着放在一侧的学生物品。

麦格教授古怪道:“布莱克进入男生宿舍后,双方在里面造成了破坏,东西散落一地。

反正不知道都是谁的,便先收拢在这里,等着失物招领。”

“……”

“应该没谁会主动认领吧?”

“是的。”麦格教授点点头:“但被破坏的宿舍,还有不少物品散落。”

“我会用魔法直播的形式,挨个宿舍整理物品,谁的就让谁认领。

没人认领,就让宿舍的学生互相指认。”

威廉深深望了眼麦格,微微颔首。

他莫名想起,前世的一个朋友。

因为疫情缘故,学校直播给学生打包宿舍物品,准备寄回去。

那个朋友却把什么娃娃,反正威廉也不懂的奇怪充气物品,遗漏在衣柜里,而最终……社会性死亡。

看来麦格教授也是恶趣味满满的狮子王。

当然,揪出幕后的女装大佬,这也是为了学生好。能够及时疏通对方内心的问题。

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啊。

赫敏留下帮助麦格教授,威廉离开休息室,朝着校长办公室走去。

他绕了一大圈,走到三楼小怪兽前。

说出口令后,怪兽突然活了起来,跳到一旁,身后的墙壁裂成了两半。

说实话,威廉对校长门口的小怪兽眼馋很久了。

它能够攻击,能够看门,完聚集了胖夫人和盔甲护卫的功能……简直是居家必备、看门打狗的魔法物品。

威廉顺着旋转楼梯,来到一扇闪闪发亮的栎木门,上面是一个狮身鹰首兽形状的黄铜门环。

他敲了敲门。

“请进。”

邓布利多疲惫的声音传来。

威廉开门走了进去,福吉部长坐在椅子上,满脸通红,似乎很是激动。

“威廉,先等我一下好吗?我很快就要和我们的部长先生谈完了。”

邓布利多没有让威廉出去,而是以另一种方式,暗示部长赶快结束谈话。

他显然早就不耐烦了。

……

……

(求推荐票各位大佬。)

“不住这儿住哪里?”

“那就不知道了,我们是下人,哪里知道主子们的事?”

康学街白府的下人们虽然觉得他们在说谎,但他们没有证据,也拿他们没办法。

最多是凶巴巴的吓唬对方一顿。

但能被刘老夫人留在这里看守房子并伺候白善的下人能被吓到吗?

那当然不可能了,于是康学街白府的下人只能无功而返。

请了大夫来,已经不怎么生气的白余一下又气了起来,怒道:“人不在家里还能在哪里?这是自觉闯了祸便躲起来,以为这样我就找不到他了?”

下人们低着头不敢说话。

白余道:“明日一早备好车,我去府学找他!”

“是。”

段氏听了忍不住眉头一皱,悄悄地去找了老夫人。

第二天一早白余去给左老夫人请安时,左老夫人便留下他道:“几个孩子的口角罢了,大夫也说二郎没事,你教训他几句也就行了,别吓着人家孩子。”

温柔阳光清晨照进美女闺房暖黄色系写真

她道:“你知道心疼自个的儿子,人家那可是根独苗苗,岂不更心疼?”

白余道:“所以才更要教,明知道自己是独子还如此惹祸,还三个打一个,这……”

“那你也得问一问他们到底是为什么打架,”刘老夫人想起昨天晚上儿媳妇的暗示,垂下眼眸喝了一口茶才道:“白善和白诚我只见过两次面,不太了解,但跟着他们一块儿打架的那小姑娘我却是说过好些话的,看上去温温和和,大方爽朗的一个小姑娘,她怎么也动手打起人来了?”

白余一时没说话。

左老夫人敲打道:“我知道你心疼二郎,但你也要记得,二郎上头还有大郎呢,虽说他们两个都是庶子,但庶长子总还占了一个长。你疼宠二郎,自然觉得他万般都好,可我看他也太娇气了些。”

“我们家刚搬到益州城来,跟脚都没站稳呢,正是需要亲戚们借力的时候,这时候跟亲戚们闹起来像什么样儿?”

白余垂下眼眸应了一声。

左老夫人见他听进去了,便让他下去了,“准备准备去衙门吧。”

话是这样说,但白余走到外面还是忍不住停顿了一下,然后上了马车道:“去府学。”

他倒要问一问白善,他们到底是为什么打架。

但跑到府学的白余依然扑了一个空。

白余:……

值守的先生看了白余一眼,道:“白善家的人一早就来请假了,说他受伤了,要请一日假。”

白余就想到他儿子那鼻青脸肿的样子,以为白善脸上也受伤了,便没在意,而是问道:“先生可知他们住在何处吗?”

值守的先生奇怪的看着他道:“这位大人不是说是白善的伯父,怎么竟不知他的住处吗?”

要不是他一早亮明身份说是五品官儿,他才不会泄露学生信息呢。

看了一眼白余拿出来的名帖,先生还是把白善登记的住址告诉了他。

白余没想到他们还真不住在浣溪街,带着长随直奔新得的地址而去。

周四郎正蹲在巷子口一个摊位前与人吹牛,顺手挑拣一下摊子上的莲藕,突然看到一辆马车过来,他便瞪着眼去看马车上的徽记,发现那还真是熟悉的白家徽记。

于是周四郎立即起身,拔腿就往回跑,小贩忍不住在后头叫他,“周四哥你不要了?”

周四郎头也不回的道:“要要要,你先给我留着,我忘了带钱,回去拿钱。”

“那你可以先把东西拿回去,一会儿再拿钱来……”话还没说完,周四郎已经跑没影了。

周四郎一溜烟的跑回家,小院里,三人正背着手站在阳光底下摇头晃脑的背书,庄先生坐在躺椅上优哉游哉的听着。

昨天晚上浣溪街的下人连夜上门来,说康学街白府这边去人找他们,说是白余要请他们过去。

白善他们没想到还真是打了小的,招来了老的,于是三人凑在一起商量了一下,第二天一起告了病假。

庄先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应允了。

不过他们三虽然不用去书院和药铺,在家也不能闲着,所以一大早,该背书就背书,该上早课就上早课。

周四郎一跑进来,见他们正在读书便急着团团转,又不敢突然打断他们。

庄先生见他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便忍不住问:“你这是怎么了?”

见庄先生终于注意到他,周四郎立即奔上去道:“先生,隔壁白府的马车来了,您说他们是不是来找麻烦了?”

庄先生微微皱眉,看向满宝,“你们不是说只是皮外伤吗?”

满宝仔细的回想了一下,昨天揍完人后她有看过的,就是皮外伤,难道是因为没摸脉,所以估量得不准?

她下意识的看向大吉。

白善和白二郎也看向大吉。

正在给马喂草料的大吉顿了一下后道:“就是皮外伤。”

“……那用得着一大早的上门来堵人吗?”周四郎也吓了一跳,现在略微放回去稍许,看向白善和白二郎道:“不是说是你们家亲戚吗?这种小孩子打架让小孩子自己解决就是,他们家大人怎么这么护短?”

庄先生也觉得隔壁白府的大人太过护短,想了想后对三个弟子挥手道:“行了,今日的早课便到此吧。”

三人一时没动作,这大早上的不上课他们干嘛去呀?

周四郎见他们三没动作,气得跺脚,“还愣着干什么,会床上躺着装病呀!”

三人回过神来,偷瞄了一眼先生,见他面色淡然似乎没听到周四郎的话一样,便转身各自跑回自己的房间趴好。

满宝还有些怀疑,在心里问科科,“科科,你昨天有没有看我们揍人?”

科科应了一声。

“那他受内伤了没有?”

科科:“多为软骨组织挫伤,没有大碍,多休息一段时间就行。”

它这么一说满宝就放心了,看来的确是皮外伤,不知道来的人是谁,四哥能不能应付得了。

正这么想着,她的窗口突然被敲了敲,她抬头看去,就见庄先生正站在他的窗前,“出来,你两个师弟都受伤了,家里只你一个懂医术的,你不得好好的照顾照顾你师弟们。”

满宝一愣,眼珠子一转,立即就明白过来了。

《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

喜欢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请大家收藏:()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更新速度最快。

从南天门出来,战云向西南疾飞,足足飞了三天工夫,总有近万里之遥,前方出现一片绵延不知多少里的群山,山高谷深、险峻奇瑰,江河纵横、蜿蜒曲折。

从空中望下去,无边无际,一眼望不到头。

“那条最宽的河便是巫江了,巫江流域方圆万里,诸天林立。别看那么大一片土地,其实原本都不属北俱芦洲,而是一个个诸天连接并入的。我们从天上看到的,只是各自洞天福地连接北俱芦洲的入口区域,更大的世界,是看不到的,需要深入进去。”王钦指着下方道。

顾佐遥看片刻,问:“这片流域连接了六十二个洞天福地?”

王钦道:“不错,怀仙于此驻兵,需谨慎小心,不到万不得已,切莫深入各洞天福地之境。须知此处不比封国,封国之内,就算有威压加成,也不过增添少则一二成、多则三五成的实力。但洞天福地原本就是有主的,其天道规则由洞天之主掌管,在人家的地头上打斗,还没动手就先吃个大亏,实力受到极大压制,很难打。”

顾佐点头:“紫霄宫已经跟我说过了,尽量不要擅入此间洞天,做好分隔阻断就是。”

王钦问:“图纸拿到了?”

顾佐取出一副舆图:“有的,放心好了,上面标注得很清楚,西川原左近千里之地,哪些是咱们可以去的,哪些是不能去的,都有。”

按照图纸,战云飞到一片盆地处,这里就是方圆百里、呈狭长状的西川原,也就是紫霄宫给顾佐规划中的驻兵地点。

西川原就在巫江边,沿着巫江上溯二百里,有一片极为险峻的江峡,那里便是巫峡,由灌江口兵马驻守。

两个驻军点一东一西,扼守住巫江的南北两岸,对这片地区的五个洞天福地起到分隔作用。

从天上俯瞰西川原,沿着江边的少许土地,有百姓正在耕作,一片一片的棚屋搭建在这里,十分简陋。

清纯少女别样美

王钦道:“这些应该是附近几个洞天逃出来的百姓,有一千多人,还有更多的逃难百姓散布在群山中,据神君上报,总数不下数万。”

顾佐点头:“所以我们的任务还有一条,救治和收容难民?”

王钦道:“尽力为之吧,事关天庭信力,玉帝于此还是比较看重的。好,我们下去。”

两人刚才看了一圈,选定了修筑军营之处,这里距江边较远,有二十里之遥,背靠附近最高的瑶山,是个扎营的好地方。

顾佐从储物盒中取出天库分派给他的那件军营法器,捧在掌中,有个箱子那么大,掐诀念咒之后,将箱子抛了下去,落地之后立刻翻转滚跳起来,转动中伸展出各种设施,包括中军帅帐、营房、军库、马房、伙槽、寨垒、辕门、壕沟、箭楼哨塔、吊斗旗杆,一应俱。

看着下方这座占地百亩、可容纳五千人的大军营,顾佐愈发觉得自己赚到了,这可是好东西啊,省了多少工夫!

顾佐将高仙芝唤了过来:“让军士们进驻吧,所有事项,你和李嗣业、陈玄礼商量着办,你负总责。”

五百多人,指挥起来不难,高仙芝和李嗣业、陈玄礼井井有条的布置安排完毕,让军士进驻。除了大营外,还在背后的瑶山几个险要位置布设了哨岗,将瑶山监控起来。

同时,还在军营向前一里之外设立了一道警戒线,派驻了一队修士值守。

王钦道:“军士们都安顿下来了,怀仙,随我去见巫山神君吧。”

顾佐问:“什么来头?”

王钦道:“便是巫山的山神,原本西川原还有个土地,那土地也不知所踪了。”

顾佐点头:“伍子胥嘛,找他也是咱们的一项任务。”

山神和山神也是不一样的,据王钦介绍,巫山山神地位很高,和孔安国那种潜山山神相比,高了好几个档次,除了修为深厚外,这位巫山神君身份也极为尊贵,乃是王母娘娘的女儿之一,排位二十三,正宗的昆仑山嫡女。

因是之故,王钦才说是去“拜见”,而非传来相见。

但实则用不着去拜见了,他们两个还没出军营,巫山神君便主动过来相见了。这位神君穿着一身粗布衣裳,半块帛巾遮住了大半脸庞,却依旧挡不住她眼角眉梢带出来的美艳绝伦。

单就这模样,便看得人忍不住心中一跳,若是换了华裳,更不知是何等惊艳了。

王钦很是诧异,连忙拉着顾佐向她躬身行礼:“神君因何这般装扮?”

神君微蹙双眉,道:“我刚才就在江边那片棚屋之中,正在给百姓施医诊治,见你们抵达,故此前来相询,尔等可是天兵?”

王钦道:“正是,受天庭军令,下派巫江,稳定战乱。”

神君立刻道:“如此最好,快些腾出营帐来,把江边这些百姓安置进去,施粥舍药,尽力救治。”

王钦和顾佐面面相觑,这可是军营,哪有腾出营房来的道理?

王钦道:“启禀神君,军营重地,不可由闲杂人等轻入……”

神君催促道:“人命关天,先把人救治了再说,很多百姓遭了瘴、中了毒,还有不少受了伤引发风寒的,水边湿气太大,不利疗养。”

如此姿容、如此善心、如此身份,这样的神女,她的请求谁能拒绝?

王钦拒绝的话再难开口,看着顾佐,以眼神询问,顾佐也心软,看了看神君,神君长长的睫毛眨巴着,澄澈的目光望过来,似乎满是哀求。

哎呀,我去,真挡不住!

顾佐当即应允:“请神君前往江边,把百姓们请来此处,我大军立刻为他们施舍粥饭、施药救治。”

巫山神君眼眸一亮,喜道:“那就好,我立刻去把人带过来,大概三个时辰,你们早些准备。”

巫山神君飘然而去,望着她俏丽的身影,顾佐叹道:“美人盼兮,巧目柔兮……”

王钦道:“行了,别吟诗了,怎么办?”

顾佐道:“好办——高长江!”

高长江赶了过来:“太师?”

顾佐指着军营侧方的空地,道:“三个时辰,跟那边再起一座大营,容纳千人,行不行?”

高长江搓了搓手:“三个时辰,嘶,有点紧张,给我六个时辰。”

顾佐再唤:“顾佑——顾佑——”

“太师?”

“刚才那位是巫山神君,看见了?”

“呵呵,看见了,好美……”

“美不美跟你有关系吗?”

“这个……”

“知道她是去江边带百姓吧?”

“知道。”

“你偷听我们的话?”

“这个……”

“想个办法,让他们晚到三个时辰,你去办。”

“遵令!”

江浮回头看了一眼李辰乐,然后,他随脚踢起了一块小石头。

石头飞向了李辰乐。

李辰乐的脑门被石头给砸中了,这货感觉额头一痛,摸了一下,然后鲜血从额头滴落了下来,然后,他看着自己手指上的鲜血,呆愣了一下,“血。”

噗通!

李辰乐李大少倒在了地上。

宁狂几人看了一眼李辰乐,默默的移开了几步步伐,然后又退的离战场远了一些。

靳明风紧张兮兮的问道,“我们还要继续看热闹吗?真的不能走吗?”

“不怕死的话,你可以试试看,你能不能走。”宋君临扫了一眼靳明风,“我觉得,百分之十的可能,我们转身走了,会被抓的,可能还会被打。”

靳明风:……

所以他为什么不去好好演戏,跑来这里学什么银针的东西……

他忽然想要乖乖的回剧组去,剧组比这里好玩多了,这里实在是太可怕了。

“墨先生会怎么样?”靳明风冷静了一下之后,小声问身边的宋君临跟宁狂。

简约清新牛仔裤女生午后淋雨图片

“我猜他可能会死的很惨。”宁狂哈哈大笑,“就没见过这货吃瘪过,这一次估计要吃瘪了,我是不是应该拿个手机出来录视频,是不是应该留下四爷的黑历史?”

一边笑着,肿了一半脸的宁狂同志还真的很不怕死的掏出了手机,准备拍视频。

结果还没开始拍,一把刀片就猛然飞了过来,然后一把击中了手机,手机被贯穿了,那刀片差点把宁狂都给击中,还是宁狂手机丢的快,才没有击中他!

“卧槽,我只是想拍个视频而已!几位爷,我是站在你们这边的!”宁狂说道。

“我飞的刀片。”冷蓉蓉看向了宁狂,挑眉。

“你你你你……”宁狂一时间想破口大骂,但是生生的噎了回去,毕竟他也看出来了,这三位大佬很不凡,而且,好像很护短。

宁狂也没有骂出来,其实江浮几人的视线已经锁定他了。

好像只要他一开口,江浮几人就会瞬间暴怒,然后对他出手。

宁狂心惊胆战,还好他没有骂出来,他如果骂出来的话,八成会死的比墨凛渊都惨。

“我对你们没有意见,我对冷小姐也没有什么意见。”宁狂讪讪的说道。

“我看你对我有很大的意见。”冷蓉蓉看着宁狂冷哼了一声。、

“没有,不敢,不敢有!”宁狂慌忙摆手,“我哪里敢啊,蓉爷你那么厉害,我还有求于你,肯定不会对你有意见的。那个,我们之间的事情,以后可以再说,你们现在的情况,难道不应该是先解决眼前的情况么?继续打啊,不要管我,我一个外人,这个时候不参加你们的家务事。”

江浮继续对墨凛渊出手。

墨凛渊继续反抗,两人打的很厉害。

陈岚跟唐子易想要加入其中,但是被冷蓉蓉给挡住了。

“二爹爹,三爹爹,咱们有话好好说好吗,不要这样打来打去好吗?”冷蓉蓉小嘴一瘪,开始撒娇,“我知道二爹爹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三爹爹是对我最好的人,是最听我的话的人,所以,蓉蓉说不打就不会打的对不对?”

“咳,那当然是,三爹爹肯定是最疼爱你的。”唐子易一听到冷蓉蓉的话,顿时就激动了几分,“不打了,爷我不打了!”

“二爹爹?你还疼小蓉蓉吗?”冷蓉蓉眼泪汪汪的看着陈岚。

陈岚不知所措的停住了自己的动作,“疼。”

“那也不要动手好不好,我们都还没有好好说过话,没有好好叙旧过呢,难道打人比蓉蓉更加重要么?”冷蓉蓉问道。

“没有,你最重要!”陈岚收手。

“那,你们先进屋子好吗?”冷蓉蓉眨巴了一下眼睛,声音软软糯糯的甚至于带着小奶音,听起来让人心都软了起来。

唐洛跟李如花几人在旁边看的都惊呆了。

靠,少奶奶还有这样的一面么?

他们还以为少奶奶只有那种彪悍,可怕的时候,刚才那个女人是少奶奶么?

这演技,绝了!

她演的简直就是一个无比单纯,无比可爱的少女……

陈岚跟唐子易被冷蓉蓉三言两语,轻而易举的忽悠去了客厅里面了。

其余几人也都跟着去了客厅里面。

院子里,就剩下冷蓉蓉,江浮跟墨凛渊三人了。

墨凛渊跟江浮都是高手,两人动手,一下子就将院子里很多的花草给毁坏了。

“我的花!”冷蓉蓉忽然惊呼了一声,然后,回头红着眼睛瞪着墨凛渊跟江浮,“你们把我的花杀死了!”

江浮跟墨凛渊几乎是同时住手了。

江浮眼底带着担忧,刚才那一身煞气部都不见了,“蓉蓉,不怕,大爹爹再给你买一棵!”

“买一棵怎么能一样,这是我种了好久的,它是独一无二的,你们把我的花杀了,它本来今年可以开花的!”

豆大的眼泪开始落下。

冷蓉蓉抱着自己的膝盖埋头哭了起来。

“蓉蓉——”墨凛渊皱眉,一脸心疼的靠近冷蓉蓉,本来想要将冷蓉蓉搂进自己的怀中,但还没等他动手,江浮忽然窜了上来,然后一把将冷蓉蓉拉到了自己那边,狠狠的看着墨凛渊,“都是你的错!”

墨凛渊:???

他刚才好像没有碰到这棵树。

“明明是大爹爹你弄死的,大爹爹你赔我树!”冷蓉蓉抬起头,红着眼睛,眼泪汪汪的看着江浮。

那模样看起来让人心疼的不得了。

江浮一下子心里难受极了,“小蓉蓉,干爹再给你买,买十棵一样的好不好?”

刚才还满身戾气的江浮,此时此刻一下子心软了起来,开始各种安慰冷蓉蓉。

“不好,一百棵都不好,买不到的一模一样的了。”冷蓉蓉气鼓鼓的说道,“不要碰我,你们打吧,你们继续打吧,把我的院子里的东西都打坏了,这样最好,反正你们也不在乎蓉蓉,蓉蓉是生是死你们都无所谓的,蓉蓉的意见都不重要,你们的意见最重要……”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江浮皱眉。

“大爹爹不是什么都不说就开打么,反正也不想跟蓉蓉说话,那就打吧。”冷蓉蓉抹了抹眼睛,似乎是在压抑眼泪,简直比嚎啕大哭都惹人心疼。

姬智晑的这些女战士都是跟着虞丽从灵越岛过来的,也应该算是虞丽的追随者,她们都很信任虞丽,甚至是崇拜虞丽。

但是到了南乙岛之后就完变了,现在她们的待遇比灵越岛上时差的太远了,在灵越岛上她们还有专门伺候的丫鬟呢,每人一个房间,基本上不用做什么事,就是每天训练,提高战斗欧力。可是到了这里,非但没有了原来的生活水准,就连最基本的标配都很难满足了。

在灵越岛时虽然是看不惯虞千荷的管理方式,但是没有撕破脸之前,她们的待遇可是和灵越山的女战士一样,而且那时候大家伙都已经感受到了灵越岛的巨大变化和兴兴向荣的发展前景。但是最后她们还是选择了跟随虞丽。

可是现在到了南乙岛,虽然也算是有了个落脚之地,可是生活质量却是落差太大了,而且前几个月还做了海盗,结果也是很失败!关键是这些日子以来,她们没有从虞丽身上看到什么希望,反倒是完被姬智晑给控制了!

而且姬智晑也很会耍手腕,凡是肯听话的,都能得到好处,那些性子刚烈,不肯就范的,现在连卫生纸都没得用。这么多女战士当中,总有些意志薄弱,会看山水的,很多女战士都是尽量的讨好姬智晑,当然也就得到了相应的好处。但是姬智晑得到的更多,这些女战士就随便他开采了,所以姬智晑有把握卖出去五名女战士,但是一定要虞丽配个,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是被卖了!

双修完之后,虞丽没有马上开始练功,而是坐在那里默默地垂泪,这种事让她有点恐慌和内疚,虽然选中的女战士都是比较贪图享乐,意志薄弱的,但是也是自己的姐妹啊!再说了,说是一年后就送回来,想想也知道啊,一年以后恐怕已经被采伐殆尽,基本上就是废了!

“哭什么?又不是让她们去送死!再说了,你想想看,四百万两银子啊!我的危机都解决了。下个月的女战士们的标准配备我也给你们加倍!”姬智晑难得的没有离开,而是和虞丽同床共枕,现在的关键时候,一定要哄一哄这个女人的!

“那……就让虞芙,虞茜,虞珠,虞怡,虞筱她们五个去吧!”虞丽低着头小声的说道,好像是生怕被别女战士听到一样!

“呵呵!这就对了嘛?再把那个断了腿的虞仟带上,整天哭哭啼啼的,还要人照顾,正好还可以多卖几万两银子!”姬智晑这才满意的说道,而且还灵光一闪,想出了个处理掉那些残疾了的女战士的绝妙办法,不但可以少个累赘,还能多赚些!

“也行!正好可以说是让她们护送虞仟疗伤!”虞丽点了点头,那些残疾的女战士的确是很大的累赘,特别是重度残疾的,根本就没一点利用价值了!现在虞丽反倒是开始为出售女战士深思熟虑了。

“哈哈哈哈!这就对了嘛!要知道该怎么表现出自己的忠心!等到我羽翼丰满,有

了自己的封地,或者是君临天下,你说我会亏待你吗?”姬智晑非常满意的笑道,敢情这厮的所图不小,也想当个王爷,甚至是坐上皇位。

性感清纯美女低胸吊带户外甜美回忆写真图片

第二天,姬智晑就很痛快的把五名女战士交给了景甘,另外还送了个断了腿的。景甘也很知趣,马上又送上了二十万两的银票,虽然他也搞不清楚这断了腿的女战士还能不能用,但是想来应该没什么问题,至少下面还是完好无损的,修为也还在!

虽然有些女战士都很好奇为什么派这五个姐妹护送虞仟外出治伤,但是虞丽马上就很激情的解释了一番,最瑞国有神医,能让断肢重生!这下倒好,那些缺胳膊短腿的女战士都很羡慕虞仟了!虞丽此时都有点自豪感,好像真的是做了一件好事一样!只是看到姬智晑又把一沓银票穿进怀里的时候,她的心里才又开始抽搐起来……

过了十天,景甘就又回来了,这一回他和姬智晑心照不宣,见了面竟然还非常的亲近,姬智晑还特意的摆酒接风。在姬智晑看来,景甘又给他送钱来了!而景甘也没有再客气,马上又提出了再要五名女战士,缺胳膊断腿的也照单收!但是提出了个要求,希望这一次的五名女战士的修为能高一些的,至少需要一名大武师级别的!

原来景甘回去把五名女战士交给了虞万峰之后,虞万峰大为惊喜,他都没想到景甘居然能一下子就买回来五名女战士,而且这五名女战士还不像上一次的那么刚烈。更让虞万峰激动地是,他也强行占有了一名女战士,果然是效果非常的明显,就连他的修为也是精进了一点点!

二殿下虞世昌刚开始也很兴奋,而且他的日益增强的杀性也平缓了很多,但是随即就发现了不足之处,这五名女战士的修为太低了,都是二级武师的修为,这对于他的‘虎胆雄心’的修炼帮助并不大。反倒是那个断了腿的虞仟,她的修为倒是一级武师,虞世昌在她身上倒是小有收益!

所以这一次虞万峰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当然了也重赏了景甘,还把自己的一个女儿也赐给了景甘,景甘一下子倒变成驸马了!只可惜,这位公主看不上五短身材的景甘,压根就没让景甘接近过。反倒是景甘每天还要给这位公主请安,生怕那里照顾的不周到,得罪了这位公主,他老爹一发火,自己的脑袋就搬家了!不过景甘还是很兴奋,毕竟又往上爬了移步,现在已经是太子的妹夫了!

当然这一回太子又是愁眉苦脸的拿出了五百万两的银票,其他的珠宝玉器一样也不给了。不过景甘也没有为难太子,他身边还有五百万两银票呢!

听了景甘的要求,姬智晑暗自点头,看来景甘的主子修为不低啊,居然想要大武师级别的双修道侣,那自己也至少是大武师的级别的!

“不行!你当我的女战士都那么容易培养的?能修炼到大武师都是天纵之才!更何况还是……”姬智晑把脸一沉,貌似很生气的说道。

但是景甘还没等他把话说完,一沓银票已经推过来了:“二百万两!残疾的也行!”

“嗯!这个么倒是可以考虑,毕竟残疾的女战士还是需要妥善安置的嘛!”姬智晑马上就换了口风,点点头说道。要说健的大武师级别的女战士,他还真是舍不得,可是残疾的就不一样了,居然能换取更多的银子,这可是意外的惊喜啊!现在南怡岛上残疾的大武师级别的女战士还有三四个呢!

“虞嘉怡?你疯了?她就算是断了一臂,她的战斗力也比一般的大武师毫不逊色,而且她一直都是我的贴身护卫,断了一臂之后才去负责训练女战士的!你要把她也卖了?”虞丽一听姬智晑的想法,顿时就惊怒的叫道。

“哼!现在就属她的牢骚最多,在女战士中间蛊惑人心,所以才不能留下她!”姬智晑恶狠狠地说道,其实还有个原因就是这个虞嘉怡曾经很不客气的拒绝过姬智晑,后来因为断了一臂,姬智晑也就没什么兴趣了。

“她只是就事论事,我们在这里的确是发展的不好啊!”虞丽诺诺的说道。的确,虞嘉怡很多次在公开场合都表示现在这样,还不如当初不出来呢!因为现在的虞丽根本就没有什么发展的方向!完是在听从姬智晑的摆布。

“什么叫发展的不好?跟着我就是你最好的发展!你去和她聊聊,就说紫瑞国的神医的断肢重生的效果很好,你是给她个重新治愈的机会!这样一来,她不但会感恩戴德,也不会再胡说八道了!”姬智晑阴阴的说道。

“那……好吧!可是,万一今后她回来了……”虞丽有点担心的问道,这种实力超强的女战士,说不定就能摆脱困境,经常能创造奇迹!

“哼!她永远都会不来了!”姬智晑淡淡的说道,然后忽然心中一动,又递给了虞丽一颗小药丸:“哼哼,等会儿你把这个给她吃了,老子总不能做赔本的买卖!”

第二天,姬智晑满面春风的带着人给四名女战士送行,虽然比上一次少了两个,但是修为都高了很多,特别是两个残疾的女战士,都是大武师的修为。众多的女战士都是依依不舍的来给她们送行。

其中的断了一臂的虞嘉怡,恨恨的看了看姬智晑,昨天晚上这个人还玷污了她,虽然她很怀疑是虞丽暗中做了手脚,但是看到虞丽伤心难舍的样子,她只好就自认倒霉了!

但是姬智晑心里有鬼,所以他给这几名女战士准备了最好的香皂和卫生纸,还有极品烧刀子。同时也暗中叮嘱景甘:“那个叫虞嘉怡的女战士,性子刚烈,你到了紫瑞国,一定要把这颗药丸给她吃下去,千万必要露出破绽!”

“呵呵!我知道,这种事我最拿手,看到没有,我带来的这几个下人可都是大武师的境界!你就放心吧!”景甘满脸笑容的说道,这一次可谓是圆满的完成了任务。回去少不得又要被重赏一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