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All posts in 4月 19th, 2021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a href="" onMouseMove="cursor('手机阅读')" onMouseOut="hidecursor()">

“来晚了,赵厅长,各位领导,对不起了。”季子强双手抱拳,向众人行礼,走过去坐下。

“季市长,柳林市的政法工作受到了表彰,今天可要多喝几杯酒啊,否则我可是不依的,韦书记也功不可没,但是没有市政府的准确执行,就无法取得这样的成绩。”

看来这赵副厅长市想要帮季子强挣个公道,但季子强心中就有点紧张了,他看了韦俊海一眼说:“还是市委的领导准确,没有市委的支持,根本不会有这次行动的成功。”

服务员正在上酒,韦俊海也开口说话了,他也听出了赵副厅长那话中的一点味道,但他却不以为然,这算什么,不过是个副厅长罢了,我要的是省委和政府的认可,的看法一点都没什么关系。

不过作为一个资深的政治人物,韦俊海市不会和赵副厅长计较什么的,人家到底市省上的领导,就算级别和自己差点,但也不能小视,他现在的目的就是要让大家放开吃饭喝酒,至于其他的,不用理睬,在这一桌吃饭,如果他和季子强不能够放开,其余人是不好放开的。

韦俊海说:“恭敬不如从命,老领导开口说了,我和子强一定执行,多喝几杯,这次工作上取得的成绩,主要是班子集体的功劳,个人可不敢贪功,不过酒是要放开喝的。”

赵副厅长也就不再提那话头了,笑呵呵的,显得很是高兴,他从服务员手里拿过了酒瓶,说:“既然是政法干部喝酒,就不要显得那么斯斯的,都用大杯子,基础酒每人一杯,不准叫苦叫累打退堂鼓,一杯之后看情况。”

一大杯酒有四两,可不是小数目,这还难不倒季子强,看着服务员忙忙碌碌换着大杯子,季子强知道赵副厅长今天是高兴,赵副厅长过去也是秘书出生,上任以后,第一次召开这么大规模的表彰工作会议,所有工作都很顺利,会议也圆满,应该高兴。

大家当然明白赵副厅长的想法,所有人都显得很高兴,此刻,别说是一大杯白酒,就是一杯毒药,也要喝下去。

一杯酒喝的差不多的时候,韦俊海好像想起了什么,问问坐在对面的广电局局长:“闵力娜记者怎么没有来,先前不是说要来敬酒的吗?”

旅游外拍美女长发飘飘阳光下好清纯

局长忙回到:“韦书记,闵力娜记者一定会来的,我估计她回电视台编辑闻去了,闵记者现在是市台的名记者、主持人,能够有如今的成绩,一定是与她平时严谨的工作作风有关系的,她既然答应您了,就一定会来的。”

赵副厅长也说:“嗯,们今后多加强和闵记者的联系,我们的工作离不开舆论的支持的监督,加大宣传力度,是我们下一阶段的重点工作之一。”

广电局的局长点头忙说:“好的,我打电话问问,看看来了没有。”

话还没有说完,服务员打开了包间门,闵力娜进来了,尽管包间里面有浓浓的酒味,季子强还是闻到了香味,不用说,是从闵力娜身上传来的,季子强记得,在会议大厅的时候,没有闻见香味,看来她是回去补了一下。

韦俊海就高兴的说:“说曹操,曹操到,我还以为闵记者不来了,快请坐。”

闵力娜看着韦俊海,严肃的脸上挤出了笑容:“韦书记,我回台里编辑闻了,会议的情况,今天晚上的闻是一定要播出来的,所以来晚了,请韦书记原谅。”

韦俊海挥挥手,大度的笑笑说:“闵记者说哪里话,是为了工作,是为了宣传全市政法工作,辛苦了,我代表政法系统的全体干部谢谢了,来,我给介绍,这是省厅的赵厅长,我们都是他管辖下的子民。”

季子强对闵力娜的印象不是很好,女人有很多种,闵力娜应该属于那种事业有成、个人生活一塌糊涂的,这样的女人很优秀,算是女强人,平常生活中压抑自身的感情,也是因为要求太高,一般的男人看不上,让很多的男人望而生畏,其实,这样的女人,感情一旦爆发出来,是非常汹涌激烈的。

在招呼完在坐的其他领导后,闵力娜就对季子强说:“季市长,您好,好久没见了。”

季子强就调侃的说:“闵记者好,我们怎么没见面,我天天在电视上看呢。”

闵力娜站在季子强的前面,季子强只好站起来和闵力娜握手,闵力娜身上的香味灌进了季子强的鼻子里。

“季市长,不过,我听说,季市长好像不是怎么喜欢闻报道啊。”

“呵呵,这是大家误解了,舆论宣传的作用非常重要,我不赞成宣传个人,绝对没有忽略宣传舆论的意思。”

“好啊,我希望今后有机会单独采访季市长。”

“呵呵,以后有机会再说,闵记者还是快坐下吃饭吧。”季子强倒不是想着闵力娜吃饭不吃饭,而是闵力娜一直握着他的手,没有松开的意思,外人看来,好像是季子强总是不松手,这样的黑锅,季子强不想背。.

赵副厅长就帮季子强解围了:“闵记者,虽然是女同志,但巾帼不让须眉,这杯酒,我还是要敬的,今后一定多多报道我们的政法工作,我们政法队伍里,可是有不少的先进事迹和先进人物的。”

这闵力娜只好松了手,转过身对赵副厅长说:“赵厅长,谢谢您了,这杯酒我一定喝,我还要敬您一杯酒,希望今后您多多支持我的工作,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您一定批评指正。”

季子强心里有了一丝不满,这个闵力娜真是厉害啊,赵厅长不过说的是客套话,她竟然能够顺着表达出来自己的要求,女人天生就比男人有优势,特别是漂亮的女人,季子强隐隐有了警惕的态度。

闵力娜喝酒的作风和男人一样,服务员拿来的是小杯子,可一小杯白酒也有一两多,闵力娜一口气喝完两杯,丝毫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喝掉几杯后,闵力娜又缠上了季子强:“季市长,我敬您一杯酒,希望季市长今后能够多多关照小女子。”

季子强客气了一下:“闵记者客气了,我们互敬,应该是我先敬的。”

闵力娜看向季子强的目光,带有挑衅和审视的意思,季子强面不改色,和闵力娜喝下两小杯白酒。

闵力娜回到座位上,旁若无人坐下,显然没有给其他人敬酒的意思,季子强有些愕然,这个闵力娜,是不是太傲了一些。

喝酒还在继续,大家都给韦俊海和赵副厅长,还有季子强敬酒,当然,没有谁会强迫着他们几人多喝,毕竟身份不同了,季子强总是感觉有一双目光在审视自己,他知道,一定是闵力娜,这个女人漂亮、冷漠、高傲,事业有成,和莫静霞太相似了,季子强对闵力娜也就是见过几次,丝毫不熟悉,不知根知底,季子强是不会轻易搭讪的。

此刻,赵副厅长端着酒杯,给闵力娜敬酒了,赵副厅长分管省厅的机关事物,平日里和省电视台联系,闵力娜没有拒绝,可没有回敬,见到这样的情形,其他人都准备给闵力娜敬酒,赵副厅长笑着没有说话。

季子强有些看不下去了,这一定是闵力娜高傲的态度令大家心里有些不舒服,其他方面不好说,喝醉还是可以的,季子强以为,闵力娜毕竟是女同志,漂亮的女人有资格高傲,如果是和蔼可亲,身边不知道会有多少的男人围着转,烦都会烦死。

季子强就说话了:“今天气氛很好,我看这样吧,赵厅长在吃饭之前已经发话了,酒要喝好,我看就不要分什么领导不领导了,大家都一样,共进退,从现在开始,无关的杯子全部撤了,剩余的酒一口喝了,我们按照统一的标准倒酒喝酒,酒量欠佳的同志拿出十二分的力气来,这喝酒和做事情一样,不激励是喝不出兴头来的,闵记者是女同志,我看就随意,红酒饮料都可以,大家看怎么样?”

“好。”众人说动就动,和领导在一起喝酒,还没有这样随意过,大家都将杯子里剩下的酒喝完了,服务员开始撤去桌上多余的杯子,很快,打开的茅台酒端上来了,赵副厅长拿过了酒瓶,亲自倒酒,他首先给韦俊海面前的杯子里倒满,接着是季子强。

季子强没有正眼看闵力娜,不过,他一直感受到那股目光,此刻是明显了,大家都明白,季子强开口,化解了闵力娜即将遭遇的危机,如果这么多酒喝下去,闵力娜一定承受不住,如果不喝,得罪人是一定的了。

接近一斤茅台酒喝下去,季子强也感觉有些顶不住了,酒再好也是酒,喝多了一样不舒服,好在季子强的酒量还可以,已经有人告饶了,有人趴在桌上了,大家都显得很高兴,今天是放开了肚皮喝酒,到了这个时候,韦俊海才发话,吃饭终于结束了。

季子强站起身离开的时候,感觉有些晕乎乎的,今天真是喝多了一些,赵副厅长用力拍着季子强的肩膀,显然是赞赏季子强如此讲义气,放下身价,和众人喝酒。

“季市长,我想搭您的顺风车,您看可以吗?”

本书来自 品&a;书#网

“你整没整自己知道,还有你的作风怎样?我可是听人说过,你现在在这里说没有,反正又没人能够揭穿你,随便你说喽!”赵婉耸耸肩讽刺道。

“美颜水什么效果我们还能不知道,你不是撒谎是什么?你要是没傍大款能有那么多整容的钱吗?我记得你家很穷的!”孟茹也攻击道。

特别是看着陈俊看向潇潇的眼神之中,似乎带着不一样的色彩,两人的话语便更加的放肆了。

“你们胡说!”潇潇眼中含泪,气的快哭出来。

李墨的脸上亦是露出浓浓的厌恶之色,他刚刚站起来,然后便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又坐了下去。

“够了!”过来之后,一直温文尔雅,阳光帅气的陈俊忽然怒吼一声,将所有人都镇住了,他一脸厌恶的看着赵婉与孟茹等人,“潇潇的确变美了许多,但她的样子是整的还是自然的,只要不是瞎子都可以看见,这里谁才是整容的,只要不瞎,所有人也能够看的见,隆鼻,隆胸,打瘦脸针,胶原蛋白,割着夸张的双眼皮,有些人已经完不像当初的自己了,人不人鬼不鬼的,竟敢在这里好意思说别人?”

“潇潇傍大款了吗?我不知道,但是我在这里,看见有人傍大款,还不止一个!”

陈俊的话,极为的锋利,虽然并没有看赵婉与孟茹,但所有人都知道,陈俊在说谁,正如陈俊所言,只要眼睛不瞎,都能看出赵婉与孟茹那夸张的整容。

这两人自己就挽着一个四十多岁的老总,竟然在这里说别人傍大款,的确是真够讽刺的。

“谢谢你,陈俊!”潇潇看着陈俊,点头感谢道。

“原本我还认为,大家同学一场,的确有必要相聚在一起聊聊天,谈谈那时的回忆,但有些人的变化太大了,为了钱已经不择手段,心底也完变了,势力而刻薄,岁月真是不饶人!”陈俊摇头感叹了一声,然后对着白总与李总微微点头,“抱歉!”

他知道这样说,令两位老总的面子也有些挂不住。

长发美女优雅气质漫步银杏林低头浅笑写真图片

“你不用跟我们说抱歉,我们也只是玩玩而已,真想找一个过一辈子的,谁会找这样的,也就是图一个年轻新鲜而已!”李总微微一笑,根本不在意,他玩的这样的女人太多了。

此言一出,赵婉与孟茹的脸上,更是火辣辣的,像是被人狠狠的扇了一巴掌,不,陈俊的话扇了他们一巴掌,而李总的话,又再次在她们脸上的伤口撒了一把盐。

所有人都是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们,刚才的奉承与客气也只是看在李总与白总的面子上,如今一个个都露出了讽刺之色,刚才不是很嚣张狂傲吗?怎么不继续了?

“正好,我们大学的同学都在,我就当着大家的面,想对我一个心仪已久的女孩表白,请大家见证!”陈俊环视一圈,然后微笑着道。

“什么?陈老板竟然在大学时期就暗恋一个女生?”

“我还以为陈俊你不喜欢女生呢?”一名女孩笑着说道。

“赶紧吧,我想看看是谁让陈俊这么念念不忘,现在已经是大老板了,还依旧是初心不变!”

“在大学时期,很多女生追过我,这个可不是我吹牛!”陈俊笑了一下,很多同学也都笑了,“但我觉得,我那个时候条件不好,也没有什么能力,所以便一心学习,将这份心思暂时压下来,但我的心中一直是对她无法忘却,一直到毕业后,我偷偷要来了她的电话,但却一次都没有打过,反而是心创业!”

“我不想让自己在遇见喜欢的人时,却没有那个能力让她过的很好,所以,这三年我努力打拼,一天都不敢停歇,直到如今,我终于是稍微有一些事业了,也敢对那个女孩开口表白,我有能力可以让她过上好一点的生活!”

“现在,我想对那个女孩表白,当着所有人的面!”

陈俊说着,然后拿出了手机,按了一下。

潇潇忽然发现自己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她连忙拿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她接了然后喂了一声,只见从陈俊的电话中传来了她的声音,她顿时露出了震惊之色,不敢相信。

陈俊拿起了手机,放在了耳旁,然后深情开口道:“潇潇,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吗?”

众人皆惊,所有人心中之前都在猜测这个女孩到底是谁,猜来猜去,但都没有人猜到是潇潇,毕竟以前的潇潇,实在太过普通了。

“怎么可能是她?为什么是她?”赵婉的脸色极为难看,扭曲在一起,她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是潇潇。

“因为她单纯,善良。”陈俊说道,然后深情的看着潇潇,等待着回答。

“答应他,答应他!”一众同学愣了一下后,纷纷起哄。

“亲一个,亲一个!”甚至有人大喊了起来。

潇潇的脸色瞬间便红了起来,让她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的美丽动人了。

“做我女朋友好吗?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陈俊说道,眼神温柔,充满了疼惜。

“这陈俊还可以!”李墨点头,潇潇与这陈俊在一起会听幸福的,以李墨如今的眼光,看一个普通人,基本是不会出错的。

“不行!”潇潇摇头,看着眼前这个阳光帅气,又极有才华,资产雄厚的人,然后很坚决的道。

“为什么?”陈俊的心猛地一痛,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潇潇看着陈俊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但却没有办法,她不喜欢陈俊,自然不能与他在一起,“我喜欢的人,就坐在那里!”

潇潇指着李墨!

所有人的目光,也随着潇潇看了过去,便看见一身运动装的李墨,正在那里吃喝水果,然后露出了错愕之色。

“陈俊,这小子只是一个开药店的,而潇潇是在他的药店打工!”乔梁说道。

“他是你男朋友吗?”陈俊的脸上强装平静,但语气却已经有些颤抖起来。

“不是,他的女朋友比我优秀多了!”潇潇说道。

此言一出,众人更加震惊了,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一个开药店的,竟然令潇潇如此痴心,他的女友还比潇潇更出色,这怎么可能?

当幼年大地之熊跪在成年大地之熊母亲身边时,灵韵竟红了眼眶,她急忙垂下头,眼中闪过一丝内疚……

无论仙界的现状如何,灵韵对于成年大地之熊母亲的死,仍然有一些心怀芥蒂。

敏感察觉到灵韵有一些失落的罗天,只是默默的牵起灵韵的柔荑,默默的没有说话,用深邃却异常闪亮的目光,给灵韵带去勇气。

灵韵察觉到罗天的温柔,会心一笑后,心里也轻松不少。

在灵韵心里,最重要的是罗天没有有没有成见……

灵韵却不知道,在人间,罗天所看到的,所经历过的事情,也同样的复杂,关于人性,关于抉择,他没那么圣母的认为,一定是这样才是对的。

两人一熊,就这样站在已经逝去的成年大地之熊母亲的面前,算是用这种方式来为她进行最后的送别和默哀……

幼年大地之熊的眼中一片悲伤。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后,罗天伸了一个懒腰道。

“那个啥……小棕熊,差不多就行了,你母亲为了救你而死,希望你以后不要做傻事,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冲动,我和我媳妇在这里好好的,你非要扑出来攻击我们。”

罗天这么说,听上去有些绝情似的。

实际上,是罗天在给大地之熊敲响一个警钟。

性感碎花裙李梦清纯写真

虽然,大地之熊的母亲是死于灵韵所制造的虚空之门中,但是,罗天不希望大地之熊对此有什么怨恨,把这股子气撒在灵韵的身上。

即便是签了血咒,罗天还是要这么说。

果然,这话一出口,大地之熊唰的一声站了起来,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罗天。

罗天浑然不惧,摆摆手道。

“咋地,我说的不是这个理么?如果是我们先找你麻烦,那你还能记恨我们,你母亲死了,我们也很难过,可是,这个世界上,每天多少人生,多少人死,你别觉得我无情,既然已经做了俺媳妇的兽宠,就乖乖的,俺媳妇可是一宗之主,以后啊,你就坐着享福吧。这么大一个靠山……啧啧啧,还不用怕被人类追杀了,想想你妈是真的英明神武……”

话还没说完,大地之熊忽然站起身来,一下子凑到了灵韵面前,把正在说话的罗天吓了一跳。

接着,大地之熊屁股一扭,将罗天挤飞出去,自己则趴在灵韵的脚下,仰起头,一副乖宝宝的模样……

至于罗天……

一屁股坐在地上,不仅如此,大地之熊还非常拟人化的回头,鄙视的看了罗天一眼,仿佛在说。

“瞅瞅你那小损样!”

灵韵见状哈哈大笑起来,伸出手掌,拍了拍大地之熊的脑袋,接着对罗天眨了眨眼道。

“俺媳妇……俺媳妇……土死了~这下好了,以后我有大地之熊保护,哼哼,某些人可没那么轻易欺负我了!”

罗天见状一边晃着脑袋,一边从地上站起来,不忘拍了拍裤腿的灰尘,满脸绝望道。

“女人果然都有一颗母亲的心,这小熊居然找到了新妈妈……”

灵韵知道罗天在开玩笑,也没在乎,笑了笑而已。

大地之熊则满脸警惕的看着罗天,仿佛对灵韵那句,“某些人不能轻易欺负我”的某些人直接和罗天划上了等号。

罗天看着熊,熊瞅着罗天,滑稽的是,两者就像是卯上了,谁也没让谁……

最后还是罗天一揉眼睛道。

“服了,熊眼就是牛逼,我瞪不过好吧。不过,之前一直说你是小公熊,我倒是有点好奇,你是公还是母?”

回应罗天的却是一声低吼……

罗天被大地之熊这一吼吓了一跳,不由跳起身来道。

“小熊,我可是你主人的老公,你特么能不能尊重我一点?好吧……好吧,你是男是女?”

“吼吼吼!!!”

罗天这下彻底哑火了。

正所谓,凶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流氓头子罗天,居然怕一头熊,说出去,也没人信……

最终,罗天只好求救似的望向灵韵道。

“媳妇,你这熊是不是要调教调教,也抬不听话了吧?看他这么调皮,还这么凶,我估计,是公熊无疑了。”

罗天自以为是的逻辑分析着,全然不顾大地之熊龇牙咧嘴的模样。

灵韵已经和大地之熊签订了契约,自然知道它的性别,见罗天侃侃而谈的模样,偷偷一笑道。

“罗郞,这次可能猜错了哦!”

罗天闻言一惊,瞪大眼睛望着满脸不爽的大地之熊道。

“我去……是母的?这虎背熊腰的,以后怎么嫁的出去?真是母的啊?来来来,我看看……”

罗天说着就准备上手,很自然的被大地之熊快要暴走的表情给劝退了。

灵韵也是脸蛋微红道。

“连母熊都不放过……”

罗天立刻傻眼了,举起双手道。

“冤,我只是好奇而已!”

灵韵白了罗天一眼道。

“妖兽和人类可不同,与人间更不同,母兽在妖兽里面才是地位最高的……至于原因嘛,想必你也能想到!”

罗天听后连连点头道。

“明白明白,传宗接代嘛,特别是你们这种上古奇种,不容易啊。小母熊,别对我这么大意见,以后本公子给你捉一条龙当老公,再给你配个麒麟暖床的,哦,对了,白虎专门陪你玩……”

大地之熊如果可以说话,肯定已经跳起来大骂罗天了。

就算是兽族,也没见过皮能比罗天厚的人!

这是大地之熊的心里话,可惜,现在她还不能说话……

罗天看着缩小版的大地之熊,玩心一起,各种调皮捣蛋。

灵韵在旁边看得好笑,戏谑道。

“罗郞,我发现你和母的,都能说上话,玩好久呢!”

罗天一听,立刻收起坏笑,严肃的像一个谦谦君子,摆手道。

“咳咳,那个啥,咱们走吧……”

灵韵正要说话,突然,天边传来一声呼唤。

“师尊!”

声音由远到近,离这里已经不算太远了。

罗天听到这声音愣了一下,自言自语道。

“嘿……说出来你别生气,我刚才好像听到你那个花花小徒弟的声音了……”

(本章完)

【 .】,精彩免费!

时令之冷笑道:“那就试试!”

“我出五亿!”

时令之再次叫价!

萧易眯眼一笑:“那我六亿!”

时令之脸色发青,怒笑道:“七亿!”

“八亿!”萧易依旧笑容洋溢,只要东西对他有用,元石无所谓。

毕竟,元石这东西没了,还能再去抢……

反正看他不顺眼的势力挺多的,萧易也不介意去他们府上一夜游。

时令之笼罩在紫袍之中的双拳,不由紧了紧。

能如此随意喊出八亿的价格来,让他逐渐意识到眼前这个青年定然来历不浅!并且身上的元石,定然充足至极……

“小子,究竟是谁?”时令之冷声问道。

花样少女浴缸写真

萧易哈哈一笑,道:“怎么,时少宗主这是兜里的元石不够了吗?所以打算威胁我了?”

时令之哼声道:“笑话,以我的身份,需要威胁?我只是想知道,这天下青年一辈中,除了我时令之,还有谁敢这么狂的。”

萧易笑眯眯的说道:“那我就满足的好奇心吧,我姓张名狂,可以叫我张大哥,也可以叫我狂哥。”

“张狂?”时令之眉头一皱,冷声道:“这名字我从未听过。”

萧易笑道:“要是以前听过这个名字,那也肯定不是我。我随师尊修行至今,这次还是第一次出门历练呢!”

时令之一愣,原来是个愣头青?

全场的人,也是一脸懵逼,但也很无语,就算是个愣头青,也不该不知道万魔窟的大名吧?

赵珠花本想笑话萧易一声的,但想想这家伙连八异元石都有,那肯定不是她能招惹的……想了想,赵珠花悄悄的起身,离开了拍卖会。

这时候她要是还拎不清,赵珠花觉得自己就真是和这小子一样傻了……

柳灵姗可不想萧易被吓唬住,当即皱眉出声道:“还有比八亿更高的价格吗?如果没有,我就要宣布结果了。”

时令之冷哼一声,道:“十亿元石!”

嘶!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十亿元石!

萧易笑道:“十一亿。”

时令之怒道:“我要求现场公证我们各自的元石数量!”

他身上,只有十一亿元石……

而十一亿的价格,已经被萧易先行喊出了……

除非能证明萧易手中没有十一亿元石,否则这颗天魄珠,便与时令之无缘了。

天魄珠时令之可以不要,可是他刚刚说过,这是他将要下给柳家迎娶柳灵姗的聘礼!要是珠子被人抢了,岂不是打脸?

萧易微笑道:“的那点元石就不用公证了,我的倒是可以给们看看。”

说话,萧易手掌一挥,顿时无数元石飞出,令得整个天宫幻境,都被元石所充斥……

“这……这尼玛得多少元石啊!”

“太富有了!这至少得几十亿吧?”

“绝对有的!”

“这愣头青到底是谁家的弟子,这么富?”

柳灵姗、天离魄也是相视一眼,从各自眼中看到震惊。

几十亿的元石,其实各族都有这样的底蕴,但没有任何一族,敢把几十亿元石交给一个青年一辈任意挥霍……

即便是时天的儿子时令之,也没有这么多元石啊!

时令之看到满天的元石,整个人也是蒙了……

“…………”时令之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萧易咧嘴一笑:“看够了吧,那我就收起来了。”

嗡!

萧易拂袖一挥,满天元石尽数倒卷,回到元戒之中。

时令之脸色阴沉,哼声道:“张狂,算狠!”

萧易眯眼一笑:“承让。”

随即,他看向柳灵姗,道:“柳姑娘,现在可以宣布结果了。我想,应该没有还想打肿脸充胖子的人了。”

听了这话,时令之脸色一黑。

眼下,他这张脸肿得可是有些厉害了……

“该死的混蛋,我不会放过的!不管什么背景,我都要死!”时令之心中怒吼一声,杀意已生。

柳灵姗带着震撼,微笑道:“张公子财力惊人,天魄珠归了。”

萧易淡淡一笑,身子坐回浮石上。

一切,再次归于平静,但整个拍卖会上的人,内心注定是无法平静了。

所有人对萧易的身份,都充满了好奇和猜测。

萧易原本也想低调一些的,不过为了天魄珠,高调一回倒也没什么。

反正,回头他一抹脸,别人又会认不出他来。

只要被遇到圣师五重以上的人,他的身份基本不会泄露。

收拾好情绪,柳灵姗将命人将最后一件拍卖品送上来。

“这最后一件物品,乃是我柳家所炼制的天罗阵盘!天罗阵盘内刻天罗大阵,只需将元力灌注其中,便可瞬起大阵,笼罩方圆百里范围!此阵一处,天罗密网之下,即便是圣师一重的强者,半日之功,也难破阵法!这也是我柳家近些年来,炼制而出的最强阵盘。它的起拍价,与天魄珠一样,同是一亿。诸位若有兴趣,可以开始竞拍了。”柳灵姗微笑道。

众人的目光,不由纷纷看向萧易去……

如果这个叫张狂的青年有意竞拍,他们也懒得再废口水叫价了。

毕竟,那几十亿的元石财富,谁能争得过他?

柳灵姗也是有些无奈,这一次,她倒是希望萧易不要参与了……

否则,萧易一开口,多半无人相争。如此,天罗阵盘的最终成交价,肯定不理想。

萧易见四方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不由笑道:“各位随意,我对这个天罗阵盘没有兴趣。毕竟这种级别的阵盘,需要耗损很强的元力为支撑,我这点修为,买了也是用不了。”

众人眼神一亮,却从萧易的话里,得出一个信息来……

这小子有钱!

但是他修为肯定不强!

一时间,不少人心里都萌生了一种心思……

柳灵姗松了一口气。

“老夫出价两亿。”

“三亿!”

“三亿一千万!”

“三千五千万!”

“四亿吧!”

一道道的叫声,此起彼伏,但价格攀升的速度,并无天魄珠时那般激烈了。

秦长春、时令之的情绪,似乎还处于低落之中,也一直没有参与。

最后天罗阵盘的成交价,定格在了四亿九千万上,连五亿都没破。

原本最为压轴之物的天罗阵盘,才应是全场最高价,但因为萧易与时令之之争,反倒是让倒数第二件拍卖品,成了全场爆款之物……

真论价值,天魄珠其实也就值个四亿左右。若用这么多元石,全力购买增长魂力类的灵材、丹药,一样能够令得魂魄之力大增。只不过,如此一来,修炼周期就会被拉得更长。

唐县令和杨县令都没告诉老唐大人白善和满宝的事,但告诉过老唐大人,魏知自益州水患后就一直在查益州王。

老唐大人和皇帝也都知道,因为犍尾堰决堤一事,魏知一直觉得益州王要负主责,朝廷给他的处罚太轻,所以他盯着益州王皇帝和老唐大人一点儿也不惊讶。

但皇帝吃惊于他竟然这么早就和白启的后人联系上了?

那他查到了多少东西?

魏知倒不隐瞒,将他当初偶尔查到白家,以及这四年来和白家的联系一五一十的说了。

说白了,魏知根本就没想到益州王是想造反,他就是想查到十二年前益州王杀害白启的证据,以及拿到十二年前益州王贪墨犍尾堰的证据。

和杨唐两家不同,魏知出身寒门,他可不觉得益州王贪墨这么多款项只罚没一些封地就可以了,他四年前之所以默认皇帝的处罚方式是因为他拿不到主要证据,不能定死益州水患是因益州王起,不然,剑南道几十万人,他不信磕不死益州王。

他实在没想到,益州王做的事比他想的可大多了,这也是他默许与唐家结盟的原因所在。

皇帝等他叙述完便问,“白启之子叫什么?”

“叫白善。”

皇帝恍然大悟,毕竟他刚刚才想起那三个有趣的孩子,“那个叫周满的孩子……”

魏知怔了一下,他刚才可没有提过周满的名字,但他还是顿了一下后道:“是周银的遗孤,不过据说那孩子从小被她大伯收养,她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也是近来才知道的。”

清冷气质的花房姑娘图片

皇帝就想起当初在观里她说的那番关于益州王的话,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算不算是天生的冤家,还不知道真相时,她就先讨厌益州王了。

皇帝便挥了挥手,“朕知道了,魏卿去了益州城后便宜行事吧,最好将他们送进京来。”

皇帝若有所指的道:“太后千秋,身体多不如以前,要是没有实证,朕总不好让太后太过忧心。”

这哪里是需要实证,是需要一个把案子捅出来的引子吧?

魏知想到白启和周银都只有这一个孩子在世,沉默着没有说话。

皇帝便皱了皱眉,问道:“魏卿怎么不应?”

“陛下,他们只是两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这样的大事不应该把他们牵扯进来。”魏知已隐隐有些后悔刚才提起他们那个了。

皇帝就笑道:“怎么,你还怕朕吃了他们不成?放心吧,他们进了京城,朕自然会保护他们的安的。”

魏知抿了抿嘴,那是在他们做引子前吧?

等他们做了引子,皇帝还能不能想起他们另说,就算想起,到时他们扯进这么大的事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他们的命,皇帝愿意为了保他们付出多大的代价?

但这些思虑魏知都不能说出口,权衡了一下,他只能低头应下。

因为他明面上的任务是巡视,暗地里的任务才是查探益州王的谋反证据,但在他之前已经有人出发,他最多算是给人打个掩护。

所以魏知一点儿也不急,慢腾腾们的收拾好了东西后才带着一众手下出京,他打算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巡视过去,益州城排在中间。

而要进益州,可以先拐道巡视绵州,到时候可以去见一见刘老夫人和那两个孩子。

白善和满宝对此一无所知,他们现在依然站在春风中痛并快乐的背书呢。

大半本书,白善和满宝反复背诵,终于在被罚一个月后将所有文章都背了下来,通过检查,庄先生终于容许他们进书房上课了。

至于白二郎,他还差三篇课文,不过念在他是初犯,庄先生也法外开恩的让他跟着进去了。

白善和满宝都惊呆了,凑在一起小声道:“早知道是这样,前几天我们刚背下来的时候就应该让先生检查了。”

“就是,是为了等你,我们才拖了四天的时间。”

“有本事你们拖到我把所有课本都背下来呀,你们今天让先生检查不还是想丢下我吗?哼,我一点儿也不感动。”

“那是因为你背得太慢了,就四篇那么短的文章,我们都给你讲完释义了,结果你死活背不下来。”

白二郎:“你们以为谁都是你们呀,文章过两遍就熟了,我……”

“咳咳,”庄先生总算是把他这段时间写的卷子给找了出来,一回头见他们这样肆无忌惮的叽叽喳喳,便忍不住重重咳了两声,他警告的扫了三人一眼,道:“既然你们都背下来了,那今儿我们就先做一套卷子,明儿再上课。”

一人一张量身定做的卷子,上面是他们这段时间背诵的课文默写、释义以及制文的题目。

白二郎看得心底发虚,白善和满宝却是习以为常的拿起来扫了一眼题目,然后就放下试卷,一边思索着后面的制文,一边磨墨。

三人的卷子都不一样,就是敞开了给彼此看也没用。

当然,还是有用的,比如白善和满宝就能偶尔指点一下白二郎。

不过刚才白二郎刚将他们得罪,于是俩人决定无视他求助的目光,低头专注的看着自己的卷子。

白二郎就咬着笔头叹息一口气,皱着眉头思索起来,默写他还是能默出绝大部分来的,就是那释义……尤其是那制文……

白善和满宝只给他粗略的说过释义,他可没记多少,更别说制文了。

白善和满宝也觉得难,毕竟这本书都是他们自己读,自己翻的典籍解析出来的,先生可没讲过,所以制文还是很有难度的。

三人做一套卷子愣是在书房里坐了一下午,直到下人找来说要吃晚食了,庄先生才敲了敲桌子道:“满宝,将卷子都收上来。”

满宝放下咬着的笔,又磨蹭了一下给师弟们挤了挤时间,这才去收卷子。

庄先生手边按着卷子,摇着扇子问他们,“这一次吃足教训了吗?”

三人连连点头。

庄先生:“那以后还敢犯吗?”

三人连连摇头。

庄先生认真的看了他们一会儿,挥手道:“既如此,你们出去吧,对了,今日府上有客,你们不要过于活泼,要持重知礼些,知道吗?”

正要蹦起来欢呼的三人按捺住自己,连连点头。

《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

喜欢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请大家收藏:()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