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All posts in 4月 21st, 2021

牛肉……对国人来说是相当有档位的食品。在宋代,水浒英雄每次下馆子都会来两斤牛肉的事儿是不存在的。因为牛在国是耕田的帮手,只有在游牧民族才会有牛肉干这种食物,那时是做为行军干粮来用,可纵是如此,也并不天天吃、月月吃。曾几何时,国人都以能吃上牛肉炖土豆视为过上共产主义生活了。

当下引入罗宾和农场生意,就是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说到底,其实挺容易的,进口加出口,至于谁多赚点儿谁少赚点儿,那都不是事儿,关键是能引入数以千万吨的牛肉,改变中国人餐桌上的构成,让国人的身体素质悄悄的发生变化,虽然这并不能真的改变什么。

大豆这个超级巨大的蛋白项目才是韩枫要在食品领域做的另一重大工作。国人的蛋白能从动物蛋白中得到的渠道并不多,以猪为主的肉食来源居为主体,可是猪肉的情况摆在那里。豆油的提炼和豆制口的推广,将是蒙都食品领域内未来十年最重要的一个扩张方向。

就在这几天,国家的两种不同的新闻被人们所传播——国家重拳出击,打掉了一个超大的走私团伙,从姓赖的那人的家中,解救出来上百名失足妇女,包括三地甚至欧洲的很多女人,还挖出来价值近五亿的货物、美元、古董等物什,前后共抓了七十多余同伙,打死打伤十数人等,赖的侄子在外逃时被警方以火箭弹击中所乘坐的船只,这简直就是一九九四年最大的事件了。另一个消息就是外国的农业要进入中国了。

一个米最大的化肥厂带着数以千万吨的叫做米国二胺的肥料进入了中国市场,各地纷纷与之合伙,不管是化肥还是农药,正式流入中国大地。与首农的合作,与蒙都的合作,向着瞬间向人民开花结果一样的推了开来。

人们纷纷说外国的化肥好,有劲。

同时一起的还有大豆和牛肉。很多国人十分惊奇,东北不是种大豆吗,怎么还不够用了呢,进口这个干啥。而牛肉就更是不得要领,很多人活到这一辈子过来也没有吃过牛肉,进口这个谁吃?

蒙都集团接二连三的开避起新的产品战场,引入国际资本之后,建起了中国第一家合资农业合作关系,罗宾的财主们有了协议,连忙回去备货运货,对他们来说,一个拥有十亿多人口的大国无疑是十分惹人眼球。

海市的家中,韩枫与韩华坐在绿植的架下,一边喝着茶一边说话。

“你嫂子今年就能博士毕业,她学的是基础物理学,回来会进入国家物理研究所工作,我已经几次劝她,可都没有用。她说人生来就是要活一个过程的,她的理想就是为国家的物理领域发展做出努力,她也打算这么做了。”

韩华主管着韩氏集团十多个七七八八的大小公司,同时亲自抓着顺风物流公司的各种工作。现在一年过去,顺风公司司的业务已经几乎遍布了除台、西藏、新省等几个省区的国各大城区,正式进入赢利模式。至于韩氏的其它公司,地产、路桥梁等等,具体的业务也不需要懂,只要集中式管控着就可以,而且韩氏又没有发展成为上市公司的想法。

两人上次在米国见过一面,这次却围绕着苗苗的工作发生了讨论。

唯美梦幻薄纱裙美女图片

韩枫一笑,“哥,我说你别瞎操心了,按我嫂子的性格,怎么可能听你的话呢?”

“也是……”

这个话题本来就不会有结果,接着绕过这个话题,韩家兄弟两个谈及了另一件事儿,四年前韩华还是黄牛党老大的时候,曾和吴瘸子那伙人不对付,甚至还动过手。这回是吴瘸子找上了门,想找个活做做,黄牛的生意已经太不好做了,稍有不慎就会被警察请了去。

想起来那个中年人,韩枫记忆如新。除他们外,还想起来帮助过自己、帮过玲花、乌日娜的动物园派出所,四年前没有他们的支持,也许蒙羊公司要走很多的弯路。

吴瘸子和他的那帮子人,韩华打算安排进物流公司。什么叫不打不相识?还有什么是同是天涯伦落人,也许他们之间的友情就是。这个事儿,韩枫没有意见,大哥权安排就好,物流公司的事儿韩枫不会掺乎。

去年年实现000万的毛利润,这已经是初创期非常不错的成就,对一个人力密集型的企业,在这个阶段里不陪就是赚。而物流要想赚钱就得向快递速递的方向发展。韩枫搞出一个统一民入航来,其实也有这个方面的想法。

结大哥倒上茶,韩枫坐到了旁边的吊床上,一边摇着一边看着天空中的明月,夜风徐徐,大海市的热并未散去,拥有南京西路旁边的一层建筑,还带着一个小院的这种,就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房价升上了一倍,可是根本没有人卖。股市爆掉之后,人们就开始盯上房子,现在有眼光一点儿的人们没谁会卖掉手里的房子的,因为几乎国都吹起了一个风儿。..

住房改革将会从公共用房的改造开始,从产权私有化开始。

有的人还想再研究一下姓蛇还是姓紫的事儿,立即就有人把这些脑子不好用的家伙抓了起来,社会意识不是个人能左右的,韩华最担心的还是韩家虽然这么有钱了之后,会不会被人家给惦记上。以前他不理解韩枫为什么会和米国女孩谈朋友,现在他突然明白了。

“哥,你想多了。”韩枫摇头,“躲无可躲,避不可避,真的有那一天,大不了将钱财交了出去就是罢。哦,对了,今年我准备以个人名义给沈姐主持的阿妈基金以以十亿人民币,向世界几个大的救助组织捐款亿美元——这么做,不是为了名儿。”

“我明白。我也打算给阿妈基金捐一百万过去。钱多了就是数字,放在银行里,拿在手里都不是钱,还会被人嫉妒,会引来祸端。”韩华说,“就像东广省的赖家,哥在上半年就差点被赖文成拉到船上去,要不是你以前说过私货不能碰的这句话,你哥我现在也进去喽。”

君越制药,如今变成了什么样子,众人皆知!

李墨与谷离雪稍微一打听,便来到了君越制药的大楼外,经过了卓君越的事件,君越制药只造成了很小的影响,销量依旧是恐怕,而且现在已经超越了卓君越在时的最高销量。

按理说,一般出现假药的情况下,这个只要企业都会沉沦,但君越制药如今的领导人极有能力,当初主动揭露卓君越想制造假药的消息,并且说道,假药已经部被销毁了,根本没有上市,甚至是销毁的那一天,还叫来许多记者,邀请广大市民前来观看。

众人亲眼看着这无数盒药品,有百万以上的价格,直接被烧毁了,他们皆是心中震惊,同时又觉得卓越制药虽然曾经的董事长想制药假药,但其现在的掌控者还是极为亲民,非常有道义的。

而后,各地也出现了许多声音,支持君越制药的,这些声音当然是花费了许多钱请的公关,所以,君越制药的销售,才没有降低多少,经过这两个月来,又恢复甚至还有所超越。

“看来这些人是早有预谋!”李墨不屑道。

“董事长办公室在五楼,我们直接上去!”谷离雪的脸色非常难看,她心中已然知道自己极有可能是错了,强烈的自责感,让她非常难受,同时心中生出一股怒火。

她提着李墨的衣服,两人的身影赫然在大楼之外腾空而起,脚下一踩高楼,灵活的来到了五楼之中,然后打开窗子走了进去,看着外面没有人,两人便走了出去,开始寻找董事长办公室。

“你们两个是谁?在这里干什么?”两人刚刚走出去,便有一人在身后问道。

李墨淡然的转过身,然后沉声道:“我们受到邀请与董事长谈一些生意。”

这位职员看着李墨的神态气质非常沉着,旁边那位姑娘也是非常漂亮,一般人根本不可能与其在一起,所以也没有任何怀疑,便开口道:“董事长办公室在这里!”

“嗯,谢谢!”李墨道了一声,便走了过去。

性感毛衣美女

两人来到办公室外的时候,里面正有人说话,当然,以普通人的听力来讲,自然是无法听到的,但李墨与谷离雪却可以听的清楚。

只见里面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陈董,这月我们的销售再次提高了不少,已经第一次超过当初卓君越的销售额了,至于利润,更是比卓君越高了十倍,哈哈哈!”

“哼!”一道冷哼声传来,另一人发出不屑的笑声,“卓君越真是该死,好好的生意不合作,非得自己找死,若是他肯与我们合作的话,现在的他,比以前赚的更多,也不至于惹来杀身之祸,害的老婆带着孩子把房子都卖了,不过还好他老婆倒是明事理,没有什么动作,不然,一家人便可以去地狱团聚了!”

谷离雪眼中露出强烈的杀意与痛苦,卓君越果然是被冤枉的,都是这些人的错。

不等李墨开口,谷离雪便一脚踹开了房门,怒气冲冲,带着杀意冲了进来,里面是一个中年与坐在对面,办公椅前坐着一位老者,此刻正震惊的看着谷离雪与李墨。

“你们是谁?”这老者立刻站起来皱眉道。

“卓君越是因为不肯与你合作卖假药才被害的?”谷离雪咬牙道,干净的脸上,杀意极为恐怖。

闻言,这老者的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然后便笑了,“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那你……该死!”谷离雪秀拳一握,直接冲了过来,手中不知何时在哪里取出一把匕首,寒光一闪,直接便抹在了这老者的脖子上。

这老者根本没有想到,谷离雪一个小姑娘竟然会杀人,而且速度快到令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谷离雪的目光看向了另外一人,“你也知道实情,是不是?”

“不,我不知道!”那中年人吓蒙了,连忙摇头,一脸惊恐,“不关我的事,都是陈董吩咐的,我不敢违背,而且,据说陈董也是受人指使的,与上面有关系!”

“与谁有关系?”李墨问道。

“我不敢说!”那中年人摇头道。

“死,还是说?”李墨逼近那人,眼眸一寒。

这中年人的额头露出汗水,紧张到了极点,在李墨的耳旁轻轻说了三个字,李墨眉头一动,没想到竟然是这种等级的大官,他转过头看着谷离雪,然后微微点头。

谷离雪手中匕首再次一转,寒光掠过之后,这人的身躯亦是倒在了地上。

两人离开了这座大楼许久,才有人发现了陈董与王经理赫然已经死了,然后立刻便是报案,整个公司都惊动了。

此刻,在距离这座大楼不远处的一处公园之中,谷离雪坐在一个木椅上,大声的哭泣了起来,李墨知道谷离雪哭泣的原因,所以,便没有管,需要让她发泄一下。

公园人虽不多,但不时还是会有一两人路过,看着谷离雪哭泣的如此伤心,而李墨在一旁却不管不顾,皆是指点议论起来,这男人怎么是这样,女朋友哭的这么伤心都不管。

有的还故意将声音提高不少,害怕李墨听不见,最后再来一句渣男!

一直哭了半个小时,声音才渐渐的低了下来,然后停止,李墨递过来一张纸巾,开口道:“擦擦眼泪,我知道你的本性是干净善良的,只是被骗了而已!”

谷离雪擦着有些红肿的眼睛,伤心的道:“不管怎样,还是我把卓大哥杀了,都是我的错,走,我们去韩兰姐姐家,我要亲自给她道歉!”

李墨没有阻拦,他也觉得谷离雪的确是应该道歉,尽管这件事是道歉解决不了的事,但还是必须道歉,不管兰家怎么想,会不会接受,也必须来道歉!

“不过,在这之前,我先打一个电话,让七杀的人去将那上面的大人物暗杀了,没想到这么大的一个人物,竟然为了利益,可以不顾所有人的安危,实在是该死,要是没有这人在背后支持,这些人必定是不敢涉及假药的,怪不得没有被查出来!”谷离雪狠声道。

“没用的,七杀不会有人去,你以为你的那个义父真的不知道真实情况吗?不,他太清楚了,说不定他在其中也有一份利益。”李墨露出一丝淡淡的讽刺,“不信你可以打来看看!”

大殿之内。

一尊强大的身影,带着浑厚的血气波动,从大殿外,踏步走了进来。

这身影在进入大殿之后,一道道庞大的血气从这身影之中爆发出来。

“北冥狂!”

苏浩立即认出了这尊身影的身份。

北冥狂如今血气澎湃,带着一股强大的波动,朝着大殿内的人威压过去。

强大血气,如同山岳一般,压的众人都喘不过气来。

一些真我境三重四重的武者,猛然被这股气息一压,惨叫一声,立即就被压趴在地面之上。

王小龙和石黑龙两人挪动身形,挡在苏浩的面前,帮助苏浩抵消这个威压。

而另外一边。

先前那名出声之人,则是被北冥狂重点照顾,他脚下那不知名的地板,“咔嚓”一声,直接碎裂。

他双肩颤动不已,整个人被强大血气压在那里动弹不得。

清纯美女小夏自拍图片成表情包

“嘭!”

出声之人咆哮一声,周身真气快速流转,抵挡这股朝他压力的血气。

这时候,在那出声之人身旁。

一名同样真我境九重的武者,身形一脚踏出,来到那男子身旁,将自身气息融入到出声之人的身上。

而另外一名真我境九重的武者,周身真气爆发,一个踏步,直接冲向那的北冥狂。

此人脸部带着一道狰狞的伤疤,在靠近北冥狂的时候,拳头中爆发出一股黑色真气。

这黑色真气中包含着一股庞大的毁灭力量。

那北冥狂看着出现在他面前的拳头,嘴角之中露出一丝冷笑。

他一抬手,一拳也轰出!

这一拳轰出,一股庞大的气血犹如山峦一般,压向那出拳之人。

毁灭般的真气在庞大气血拳头之下,瞬间破碎,而后就见到北冥狂以一种无可匹敌拳势力量,直接轰碎那出拳之人拳头。

“啊!”

那出拳之人发出一声惨叫,想要后退,但是北冥狂简单一踏步,只见眼前一道红芒闪过。

北冥狂已经出现在那人的面前。

出手之人惨叫声还没完,就看到一只包满血气的拳头直接砸向他的脑袋上。

“你!”

就在这时候,正在抵挡北冥狂气息的两人,暴喝一声,同时踏步上前,同时出拳,拳头中带着狂暴的真气砸向北冥狂。

想要从北冥狂的手中救下那男子。

面对两人攻击,北冥狂眼神一挑,周身气血再度爆发起来,一层层的涌出,给人一种他就是血气源泉一般。

血气化作两头血气凶兽,朝着两人拳头轰击而去。

自己这边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留。

噗嗤!

他的脑袋被北冥狂的拳头砸烂。

而另外两人的拳头跟北冥狂血气所化的凶兽,相互碰撞爆发一股轰隆之身。

碰撞之后两人的身形被震退后数步。

“他的实力变强了,生命气息也变得浓厚了!”

在王小龙和王风雷身后苏浩眼神一凝,当初他将北冥狂的时候。

这个北冥狂,身上生机此时很是旺盛,跟苏浩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身上那即将熄灭的生机一比。

简直就是天朗之别。

一拳击杀一名真我境九重的武者,北冥狂身上爆发出一股噬血的气息。

他眼神望向被他震退的两人,眼神阴森的杀意,并没有消息。

他踏步朝着两人走去。

那两人面色一变,看着北冥狂的架势,是不打算放过他们两人。

“你还想杀我们?”

先前出声的男子,神色阴沉的看着说道,眼神中投出一股骇然。

“既然敢出来挑衅,那么我就不介意送你们一程!”

北冥狂声音显得很是冰冷。

“风雷,你出手?如果能斩杀这个北冥狂,就将他斩杀!”

苏浩想着王风雷传音道。

王风雷眼神一凝。

陡然踏步上前,周身真气瞬间爆发,形成一股力量涟漪,笼罩整个宫殿。

北冥狂的脚步顿时停顿下来。

他眉头一皱,扭头朝着王风雷望去。

可是王风雷脚下一用力,整个人腾空而起,一脚直接踢向北冥狂。

王风雷他们动作有些类似于格斗,喜欢近身,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极其强悍,快速。

扭头的北冥狂面色一凝。

连忙双臂护住胸前!

北冥狂的身体直接被王风雷的一脚踢飞,朝着宫殿的墙壁撞击而去。

轰!

宫殿的墙壁瞬间塌陷。

王风雷一击得手,身形一闪,凌空再次一脚,直接袭击向北冥狂的脑袋。

虽然刚刚王风雷得手,但是他知道对方身上没有受伤!

“吼!”

北冥狂低吼一声,周身血气上涌,一手拍向地面,腾空而起,另外身形在血气的暴涨之下,变成接近三米的大汉。

他一拳轰向王风雷脚掌。

轰!

两股力量碰撞,两人身形同时朝着后面退了过去。

咔嚓,咔嚓!

两人同时落地,地面上的地板瞬间裂开出蜘蛛网般的印记。

“你是谁?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北冥狂眼神阴冷的看着王风雷。

“先打过再说!”

王风雷得到的命令,可是斩杀这北冥狂,所以根本就不解释。

周身冰火两种真气迅速爆发出来,在他的体表之处,形成冰火罡气屏罩。

顿时大殿形成一时炎热,一时冰寒的气息。

他朝着北冥狂走了过去,每踏出一步,大殿都会晃动一下。

气势强悍无比,舍我其谁。

见状北冥狂眼神也变得猩红起来,周身血气爆发涌动起来,在他身后血气,不断涌出形成一条条血色巨龙。

这些巨龙汇聚在他身前,发出咆哮的声。

声音一出,有种地动山摇的感觉。

邪道冰火拳

血龙天罡拳

两人同时低喝一声,身体瞬间爆射而出,碰撞在一起。

轰!

两股力量瞬间碰撞,强大力量波动瞬间席卷四方,周围宫殿的石柱,在这股力量的席卷下开始倒塌。

周围的人纷纷撤退,但是他们眼神则是紧紧的盯着这一场战斗。

他们当然希望胜利的是王风雷。

因为现在这个时候,王风雷是代表着他们这些刚刚进入这个世界的人。

第一宫殿内。

雷破和西门老鬼,还有木衍道人,原本坐着的3人,同时的站了起来,他们相互的对望一眼。

立刻朝着殿外走去。

灯笔

高玄在明京待了不到一年,不过,他对明京颇有感情。

在明京的日子,也是高玄重生回来最窘迫最危险的时期。

那时候他力量微弱,却到处都是强敌。每天只能在刀尖上跳舞。看似潇洒,实际上却异常危险。

稍微露出点破绽,就会被敌人碾成碎渣。

高玄在这段时期,也结交了一些朋友。真正的朋友。许茵,卫真真,江雪君,青羽飞鸟,方正,包括教练姜元等等。

包括白玉棠,也是在明京认识的。

不管是图他的颜值也好,还是欣赏他的才华、喜欢他这个人,这些朋友都对他很好。

随着他力量越来越强,权势越来越大,朋友也就越来越少了。

也是在明京,高玄杀了上辈子第一大敌罗伽,拿到了天魔舍利。

那一战也异常艰难。几乎是险胜。

自从那一战过后,高玄再没有遇到过那般难缠的强敌。

嗯,这次遇到地藏不算。地藏太强了。高玄还有自知之明,现在他还没资格和对方为敌。

清纯校花美女教室里休闲写真活力无限

高玄对神魂上的伤势没有什么好办法,不过,暂时他还能压制的住。以他现在状态,拖延个几十年还不成问题。

他身体上的伤也好了小半,只要有足够时间,自然能够痊愈。

横练不坏金身的确是强横。而且,身体方面的伤势也更好恢复。神魂过于复杂,高玄在这方面积累又不够,一时间就没什么好办法。

既然这次回到明京了,正好顺便拜访一下老朋友们。也算是衣锦还乡。

高玄心情还算轻松,地藏王虽强,既然没能追过来,就证明他力量还是有极限的。

老甲鱼也说过,地藏王不能离开深渊。只要以后别往那面跑就行了。

至于神魂上的伤势,如果真的无法解决,还有修者世界。还有黄泉之上的九天。

从老甲鱼的记忆中能看到,黄泉是直通九天的。

而且,目睹老甲鱼横渡苦海直往彼岸,也让高玄大开眼界。

见识了无尽苦海,见识了彼岸之妙,也见识了老甲鱼的厉害。

从他的理解来说,无尽苦海就是重重多元宇宙,彼岸么,大概是就是多元宇宙的源点。至少可以这么理解。

想要穿越无尽多元宇宙达到源点,就好像一条鱼想要在无数支流中逆流而行到达源头。这其中绝无侥幸。

彼岸花最重要的作用应该是提供了一个稳定空间坐标,给老甲鱼指明方向。

高玄对彼岸很有兴趣,但他和老甲鱼不一样,并没有迫切前往彼岸的需求。

老甲鱼可能是活的太久了,厌世了。或者,寿命快到头了。所以怎么也要拼死一搏。

高玄见证了老甲鱼横渡苦海的壮举,这对他有着极大好处。

横渡苦海,实际上就老甲鱼对抗多元宇宙空间。在这个过程中,老甲鱼展现的力量变化,多元宇宙空间展现出的法则变化,都是巨大财富。

还有更玄妙的彼岸力量,同样也显露出来。

高玄只等消化了这些经验,他力量自然能提升。所以,他对神魂上的伤势并不是特别在意。

高玄表现的很轻松,卫越却轻松不起来。

今时今日的高玄,何等身份,何等权势。一言一行都会引发联盟地震。

高玄二十年没露面,结果,直接跑到她家里来。这本身就很诡异。

然后,高玄一睡三十天。怎么看都很不对。

现在,高玄却说要探访故友。这就更奇怪了。难道他不应该回中央星域?

卫越真的不太理解高玄的想法,她又不好问什么,只能点头答应。

“真真去了金牛星域深造,雪君现在是飞马星圣堂堂主,你要找她到是方便,姜元教练还在学校执教……”

卫越勉强镇定下来,把和高玄有关系的熟人情况简单介绍了一下。

高玄到是挺有兴趣,二十多年没见,故人们变化很大啊。

两人正聊着,卫越智能手环微微震动。她看了一眼,居然是许茵和卫明来了。

刚好高玄醒了,否则,还不好让这两人进来。

卫越对高玄说:“我哥和许茵来了?”

这里虽然是她家,她却要询问高玄的意见。虽说高玄才说的想见老朋友。

“哈哈,来的正好。”

高玄到是挺高兴,卫明,许茵,这都是故人。尤其是许茵,对他一向很好。

原本两人还有机会发展一下关系,因为白玉棠,许茵就自动退出了。

现在想来,还有那么点遗憾。

卫越征求了高玄意见,这才开门把卫明和许茵迎进来。

看到卫越出来,卫明嘿笑道,“你这段时间都很不对劲,是不偷偷养了小奶狗?”

卫明又自语说:“不对,你应该喜欢小狼狗!”

卫越板着脸:“有贵客在这,你别乱说话。”

“你家里还真有人?”

卫明非常惊讶,卫越什么身份,招待客人也不可能让客人住她的房间。

而且,有什么贵宾鬼鬼祟祟不能说?

可看卫越脸色,卫明知道卫越真的不高兴了。他到嘴边的机灵话也硬生生咽了下去。

许茵也非常好奇,能让卫越称作贵宾的可没多少。何况,卫越还在家里款待这位。可以想见,双方关系颇为亲密。

许茵和卫越太熟了,她真想不到那位贵宾是谁。

“别乱猜了。”

卫越说:“你们都认识。”

许茵和卫明对视了一眼,他们还真是猜不出对方是谁。

等推开客厅的门,许茵和卫明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高玄。

时隔二十年,高玄容貌没有变化,呃,也有变化,变得更英俊了。也多了两分成熟。

最显著变化当然是高玄睁开了眼睛,深蓝眼眸深处有着无数细微金光,就如同深邃的星空。

睁着眼睛的高玄,更展现出难以抗拒的强大魅力。

看到高玄的瞬间,卫明不由张大了嘴巴,许茵也呆住了。

两人事前再怎么猜测,也想不到卫越的贵宾是高玄。

高玄从沙发上起身相迎,他微笑问候:“茵姐,别来无恙呀。”

二十多年过去了,许茵容颜未变,那种骨子里的温柔优雅愈发迷人。

他又招呼了一声卫明:“卫总的气色也不错。”

以他的身份,当然不必主动起身迎接任何人。只是许茵是他朋友,卫明也能是老熟人。没必要在这两位面前端架子。

“呃、呃、呃……”

卫明一向能说会道,这会却不知该说什么,嘴里无意义的应了几声,脑子里已经成了一团浆糊。

许茵更是说不出话,只是呆呆看着高玄。

“哈哈哈……”

高玄笑着招呼:“坐下聊。”

卫越偷偷拍了卫明一下,卫明也太失态了。

卫明这才猛然清醒过来,他干笑一声:“突然见到、高先生,实在是太激动了。”

许茵也轻轻呼了口气,“真是太意外了,没想到你在。”

许茵以前和高玄关系颇为亲密,这会到是不太好称呼。远了近了都不好,就含糊的用你代称。

“也是突发奇想,就过来看看。”

高玄看到故人也是心情很好,“看到大家都很好,我也很高兴……”

卫明和许茵这会也是满心疑问,不知高玄为什么突然跑过来,而且行踪如此诡秘。

联盟中一直有个传闻,说高玄失踪了。只是圣堂实力太强,到也没人敢公开议论。

闲谈几句,高玄突然来了兴致,要去明京大学转转。

作为明京大学副校长,许茵理所当然的要陪着。

卫明卫越送这两位到底层车库,目送他们上了车,两人这才返回。

到了卫越的房间,卫明就迫不及待的问:“他这是要干什么?”

卫越白了卫明一眼:“这是你能打听的?”

“我这不是关心高先生么!”

卫明拍拍胸口,“咱可是忠心不二的高党。”

二十多年前,高玄和各大世家闹翻了,原龙公司也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巨大影响。

那时候也没办法,所有人都认定原龙公司是高玄的死党。

卫越卫明那时候也只能咬牙硬撑着。也幸好十二星域相对封闭,金牛星域的萧家也是高党成员。这才撑过了那场风波。

等到高玄制霸联盟,原龙公司也跟着水涨船高,到了现在,规模膨胀了近千倍。

原龙公司身上高党标签,是怎么都摘不掉的。所以,卫明对此并没有太多忌讳。

卫越却摇头:“知道多了没好处。”

卫明有些不甘心的提议说:“要不要让真真回来?”

“别折腾。他不想被别人知道行踪。我们要做好保密工作。”

卫明有点失望,要是高玄公开在原龙公司现身,那对他们公司的意义可太大了。

可卫越都这么说了,他也只能点头。

“不过,我还是要通知雪君一声。”卫越说道。

卫明突然摇头:“今天不行,你别那个耽误人家好事。”

“嗯?啊……”

卫越多聪明,一下就醒悟过来。对啊,高玄邀请许茵去散步,这明显别有居心。

高玄在这方面的名声,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许茵又和高玄有旧情,二十年前两人就勾勾搭搭的。她把江雪君喊来,很有可能坏了许茵的好事。只怕高玄也不会高兴。

卫越白了一眼的卫明:“还是你们这种lsp男人懂事。”

“……”卫明有点委屈,“我和那位可不一样,我可是很纯洁。”

夜色中松云峰,隐隐有几分清幽之气。

湖畔边的剑道馆,到是灯火通明。里面有几个年轻人正在练剑。

高玄站在窗外饶有兴趣的看了一会,几个人基本功很扎实。其实一个少女剑法颇有灵性。看起来有点像青羽飞鸟。

那少女也很敏锐,察觉到了高玄的注视。

少女提着木剑走出来正要质问,却看到了许茵。别人不认识,这位副校长她肯定认识。少女一惊,急忙抱拳施礼。

许茵摆手,“没事,你继续练剑吧。”

少女点点头,正要转身离开,高玄说:“你灵性很高,但是走错路了。用意不用力,源力不过是承载自身神意。你现在要把意凝结在眉心。”

高玄说完这些,就拉着许茵的手离开了。

少女不知高玄什么来历,只觉得高玄英俊无俦,自然就有种让人折服强大魅力。她也真的很有灵性,当下手持木剑凝结精神向前一刺。

木剑落在虚空,她凝结的精神力量却刺破眉心穴窍,跟着精神一震,周身源力自然汇聚凝结,源力连升三级……

许茵也感应到后方源力气息变化,她有些惊喜的赞叹:“好厉害。”

一句话就让人突破瓶颈,这等眼光智慧,真是让她异常佩服。

高玄却没在意这些,他说:“有些累了。”

许茵脸微微泛红:“我在学校有住处,你去我那吧。”

高玄点头:“再好没有。”

回到剑馆的少女,正满心欢喜接受同伴恭喜。

一个人忍不住酸溜溜的问道:“你怎么突然就突破了?”

“刚才有人指点了我一句。”少女实话实说。

很多人就不信了,“指点你一句就突破了?对方是神仙啊……”

少女正要解释,她突然想起来了那人的身份,禁不住惊叫一声:“啊,是他!”

“这人有病吧?”周梦璃表情精彩,这般质疑道。

看得出来,之前的庞岩明显就是想来挑事的。

而且找张狂喝茶肯定也没什么好事。

“我看这个胖子恐怕有点想要欠打。”叶阑珊直接是揉了揉自己的拳头,开口说道。

“我们在这里开医馆,关他普济堂什么事?普济堂开普吉堂的,我们太乙阁开太乙阁的。”林轻颜也是这般不服气的说道。

“算了吧,等张神医过来了再说,和这种人生气完没有这个必。”周梦璃想了一下,最终还是这般说道。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辆豪车突然停在了太乙阁的大门口,一位老人从后排走了下来。

然后走进太乙阁询问道:“请问,这里是张神医创办的太乙阁吗?”

看到来了客人,周梦璃这个时候马上迎着上去开口说道:“没错老人家,这太乙阁就是我们张神医创办的。”

听到周梦璃这肯定回答,老者瞬间就是狂喜,那表情一瞬间从一副深邃老者的形象变成了一个活泼的小孩一般,连忙说道:“太好了,太好了,终于找到师祖开设的医馆的。”

只不过,这一幕直接是看的周梦璃几女再次表情精彩。

林轻颜这个时候狐疑的问道:“老人家,您哪里不舒服?是过来找张神医看病的吗?”

腿长少女公园游记

老人闻言,直接是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过来看病的。”

“那您是过来干什么的?”叶阑珊也是狐疑道。

老者微微一笑,说道:“我是来这里应聘的,请问你们这里还差清洁工或者打杂的吗?我想来这里应聘一份清洁工的工作。”

“您要来这里应聘清洁工?”

陡然之间,几女的表情就是再一次精彩了。

看了看门外还停着的豪车,再看看眼前的老者,然后周梦璃哭笑不得地开口问道:“老先生,你确定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吗?”

“是啊,老人家,看您这样子和这身份,也就不像是来做清洁工的啊,您就不要寻我们开心了。”林轻颜也是这般开口说道。

只不过,听到这话之后,老者却是一脸的严肃,随即开口说道:“放心,我并没有寻你们开心,我确实就是来这里应聘清洁工的。”

当即,看到老者脸上那严肃的表情,周梦璃几女倒是真的有些相信了,这个老者的话看起来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只是,开着豪车来她们太乙阁应聘清洁工和打杂的,这怎么看起来都有一点扯啊。

就算是要体验生活,也不应该是来这里当清洁工啊。

只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店子门口又是有几辆豪车停下。

同样,有几位仙风道骨模样的老先生从车上走了下来,然后兴奋地冲进太乙阁当中。

“您好,请问这里还差清洁工吗?”

“打杂的也行。”

“实在不行,端茶倒水迎宾也可以。”

瞬间,周梦璃几女就是一阵措手不及。

一开始她们还觉得像是在开玩笑,但是现在陆陆续续的还有十多个老头在这里排队,周梦璃、林轻颜、叶阑珊几女都是感觉情况有些不对。

难道是隔壁的普济堂庞岩在给他们添乱吗?

但是怎么感觉起来,眼前的这些老头一个个表情真挚的样子,也不像是来故意捣乱的。

“梦璃,怎么办?”林轻颜这个时候也是忍不住直接开口问道。

再这么下去,这太乙阁门口就要被人给堵满了,他们还怎么做生意。

“各位,你们先稍等一下,我给我们的张神医打一个电话。”周梦璃果断作出决定。

只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道声音响起。

“你们这里还差一个保安指挥车辆停车吗?”

伴随着这一道略微熟悉的声音响起,几女的目光都是看了过去。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她们所见过的,神州中医针灸学的泰斗,回阳九针的创始人陶安生。

要说眼前这其他的老人要过来找工作,他们不认识也就算了。

可是这陶安生可是中医学的泰斗啊,居然这个时候也要来太乙阁打工。

此刻,几女是怎么都想不明白。

“陶……陶医生,怎么你也……”

陶安生冲几女开口说道:“没事闲着无聊,过来找点事情做,也算是活动活动筋骨吧。”

活动筋骨吗?

这些人部都是来活动筋骨的?

周梦璃顿时就是哭笑不得了。

“怎么,这里已经没有我的位置了吗?”陶安生闻言当即就有些失望的模样。

看到这样子,周梦璃连忙说道:“您稍等,我跟师父联系一下再说。”

这个时候周梦璃已经不敢再耽搁了,连忙拨通了张狂的电话。

张狂看到是周梦璃的来电,当即就是眉头微微一皱,随即接通了电话:“梦璃,怎么了?”

电话当中,周梦璃连忙开口说道:“师父,你赶紧过来店子里面看看吧,好多老人都要过来这里应聘清洁工,可是我们这里就算招清洁工也要不了这么多啊,他们都快要争得打架了。”

“好,我马上回来。”闻言张狂的表情直接是精彩,当即就是马上赶往了太乙阁。

等到张狂赶到太乙阁的时候,差点鼻子都没有被气歪,这太乙阁的门口差点就要成为豪车的展览区了。

而在张狂迈进太乙阁的时候,一众老头直接是迫不及待的冲了出来。

“师祖你可算是过来了,我们想在您这里上班啊。”

“是啊,师祖,我们不要工资的,只要您能够给我们安排一件差事就行。”

“师祖,你就把我们这些人都收下吧。”

眼前的一幕,看得周梦璃一群人直接是目瞪口呆。

这些老头一个个脑袋都没有问题吧,他们居然称呼张狂为师祖。

只不过张狂却是脸色铁青,随即没好气的教训道:“以后你们过来车子必须要给我停在五里开外走过来,现在算怎么回事?把我太乙阁门口当停车场了吗?”

听到张狂这话,这些老头一个个就是表情精彩,随即连忙说道:“是师祖,我们知道错了,这就挪车。”

接着整个太乙阁就是一阵打电话的声音。

眼下这些老头少说也有二十来人了,倒是让整个太乙阁显得有些拥挤。

而看到这些人部打电话给自己的专职司机,周梦璃一群人就更加想不明白了,就算有钱体验生活,也真不是这样体验的呀。

一个个专职司机送过来,就为了在这里当一个普通的清洁工吗?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显然,周梦璃一群人想破脑袋也不可能想明白。

不到一分钟,那些豪车几乎眨眼之间就已经消失不见。

周梦璃三女都是忍不住暗暗称奇,谁都没有想到,这些老头居然会这么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