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All posts in 4月 23rd, 2021

“可是队长,就算我们相信这样的说法,民众也不会相信啊!”有民警道。

“是啊,是啊,一个人能在短时间之内杀死七八十个训练有素的持枪者,怎么听起来都像是天方夜谭!”又有人道。

唐龙淡淡道:“看来诸位是不相信我唐某人的说法了!”

唐龙很清楚,大家虽然借口都是普通民众不相信,其实最主要的还是他们自己不相信。

“那我就像大家展示一下人到底有没有这样的力量!”唐龙冷声道。话音落下,轰的一声巨响在会议室中响起,唐龙右手重重落在会议室中间大大的实木会议桌上,一下子将小半边结实的桌子拍的四分五裂。

这还没有完,借着拍击桌子的巨大反震力,唐龙的身体如同离弦之箭,瞬间出现在七八米外的墙壁前,借着右手握拳,重重一拳击出!

“轰!”又是一声巨响,这声巨响还带着整个会议室的微微颤抖,在巨大的响声中,墙壁直接被唐龙的拳头砸出一个方圆尺许的大洞,直透外间!

会议室中,除了陈靖、朱宁、铁军这三个唐龙的老战友见怪不怪之外,其他所有人,包括宋琳,都被唐龙的这两手大动静震惊得目瞪口呆。

拍碎实木桌子需要多大的力量众人没有什么概念,但是结实的承重墙,竟然被一拳轰出个大洞,这样暴力的场面,除了在电影中见过意外,在座众人无人在现实中见过。这得是多大的力量啊!

如果唐龙换一个其他的表演方式,不管怎么神奇,众人都可能猜测是魔术或者事先准备的东西女。但是今天,与自己朝夕相处多年的墙壁被一拳打出个大洞,着实震撼了所有人的心灵,这绝不可能是事先准备的。虽说天朝豆腐渣工程很多,但是警察局,还是没人敢偷工减料的,散落在地上的砖石也证明里面确实是厚重的混凝土砖石,而不是什么稻草黄沙。

唐龙转过身,轻轻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淡淡道:“出手的那人功夫还在我之上,那样的功夫,杀几十个人诸位没有什么怀疑吧?”

没有一个人敢接话,唐龙已经用他强劲的实力获得了所有人的敬畏。

怀恋酒吧遇见你的那一时

宋琳轻轻咳嗽一声,道:“好了,唐队长已经向我们证明了是有人有这种能力的,所以,我们也要尽快的将调查的方向转正,不要在执着于挖掘帮派件的斗争信息,转而抓紧调查城内的功夫高手以及可能隐藏的国外*。同时,将几起案子研究一下之后进行并案,从而加快调查的效率。”

接下来,宋琳进行简单的分工之后,会议宣告结束。所有民警急匆匆的退出了会议室,临走之前还不忘敬畏地看一眼唐龙。

“真是多谢唐队长了,要不是您露了一手功夫,恐怕我们现在还在无休止的争吵之中,我也不可能这么容易就将调查方向扶正!”宋琳颇为感激地道。

唐龙笑着摆摆手:“宋队长客气了,今天破坏了你们局里的公物,还望多多恕罪!”

宋琳笑着看看四分五裂的桌子已经墙壁上的大洞,道:“我真希望把这些痕迹都留下来,时时刻刻的提醒大家提醒我,这世界上有太多不合常理的事情,我们不能被经验束缚了手脚和头脑!”

“对了宋队长,我突然想起来,龙青曾经跟我提到过有个黑袍人的故事,他说那个黑袍人功夫不在他之下,还参与过海城叛国事件,当时从官兵们围困的山里面,强行截走了一个扶桑人,你说,这几起案件会不会跟那个黑袍人有关?”唐龙问道。

“黑袍人?”宋琳微微皱眉道,“这事情我倒是不清楚,也没听说过江城有关于黑袍人的案底和传言,不过如果龙青所说属实,那么这个黑袍人嫌疑很大,毕竟向这样的高手人数极少,每一个都值得我们去怀疑去调查。”

唐龙点点头:“如果说这个黑袍人截走了扶桑人,那么说明他跟扶桑人之间可能有着某种联系,我们可以注意一下江城之中的扶桑人,说不定能够找到什么线索!”

铁军忍不住开口道:“说来说去还不是要查一查江城武道院,我早就让你们查了,你们非不信,还说我笨!”

唐龙瞪眼道:“就你能!”

“少爷,事情有些不妙,我找了江城警察局内部的朋友,将我们的猜测告诉了他,希望他能调查和对付一下龙青,但他却说公安局内部已经排除了龙青的嫌疑!”一间屋子中,孙青和孙文麟二人谈论着。

孙文麟皱眉道:“排除了嫌疑?难道这个龙青路子这么野,在公安局内部高层也有他的人?”

孙青道:“据他说,好像是案子发生的时候,代理队长宋琳正在和龙青一起吃饭,因此直接排除了他的嫌疑!”

“这么巧的事?”孙文麟站起身,一边走着一边道,“到底是真的还是宋琳和龙青已经串通在一起了?”

孙青道:“不好说,不过我想应该是真的。因为这件事情很好验证,只要把饭店当时的录像拿出来就知道了,宋琳应该不会在这件事上撒谎。”

孙文麟皱眉道:“如果是真的,那事情就更加复杂了,除了龙青,谁又有那个动机去覆灭魏老头那么多人?”

孙青道:“魏家这些年来能快速崛起,恐怕得罪了不少人,有人抓住魏老头出京的机会给他致命一击也不是不可能!”

孙文麟摇头道:“你错了,有这样本事的人,哪怕魏老头不出京城,照样躲不过去。所以,这件事情绝没有这么简单!不管怎样,这至少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江城还存在另外一个绝世高手,这是我们必须得警惕的事情!”

孙青点头道:“是啊,七八十人的强大力量,说杀就杀了,真不知道这些人的武力已经达到了什么样的高度,真是恐怖啊,恐怖!”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唐云和康小伟并不是光说不练。

事实上,学校外面有混子堵截凌馨儿的消息就是两个学生偷偷的告诉凌馨儿的。

不过,在把这重要的消息告诉给了凌馨儿之后,两个学生也走不了了。

因为他们两个一出校门,就被严小松带着的几个混子给包围了。

“唐云,听说你想要帮着新来的小妞,行啊!山中无老虎,猴子就敢称大王了!”严小松趾高气扬的看着唐云。

“松哥,那个,我……”康小伟胆子最小了,平时他都是松哥长,松哥短的叫着,这一次他背叛了严小松,自知严小松不会放过他,所以吓的浑身发抖。

“至于你这个吃里爬外的!”严小松用手掌拍着康小伟的脸颊:“等我收拾完唐云这个小骚妞回头在给你扒皮拆骨!”

严小松这边刚刚说完,冷不丁的,脑袋上面就挨了一板砖!

“哎呀!”

严小松捂着脑袋转身。

却看见雀斑妹唐云手里拿着一个板砖,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呢。

清纯可爱大眼美女意境唯美醉人写真

“尼玛的,给我上,扒这个小妞!”严小松哇哇大叫。

而利用这个机会,康小伟则一把拉住了唐云,转身回到了学校里面。

晚上六点钟,凯达中学基本上所有的班级都下课了。

教学楼内一片漆黑。

而这期间只有一个办公室的灯光却仍旧亮着。

凌馨儿带着康小伟和唐云三个人坐在办公室内面面相觑。

“老师,要不咱们报警吧!”唐云看着凌馨儿。

“没用的!”康小伟一脸的颓丧:“上一个老师也报警了,不过警察说严小松没成年,管不了的!”

“那怎么办呀!”唐云也有些慌张。

“唉!”康小伟有些后悔了。

早知道新老师就这么点本事,他还不如继续和严小松虚与委蛇呢!

“没事的,没事的!”凌馨儿还不知道两个孩子的心理活动呢,她觉得自己是老师,应该更坚强一点:“一会我先出去,然后把混子引开,你们然后在走!”

凌馨儿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自己的小包包。

这个包包,还是一个礼拜以前,两个人新婚的时候,高明远给她买的呢,也不知道这个人现在去了那里!

想到这里,凌馨儿心里一阵暗淡,更加想念高明远了。

康小伟见老师先走,心里放心了一些,他已经想好了,明天会从家里拿点好东西送给严小松,争取戴罪立功,重新回到严小松那边。

现在看来,新老师不行,班级还是严小松等几个混子的天下啊,等到自己回到严小松那边之后,在帮着严小松设计新老师吧!

两个学生就这么看着凌馨儿走出了办公室,然后看着她停在了那里。

在接下来,他们看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拿着一大束鲜花出现在了办公室的门前。

“老公!”凌馨儿愣了一下,然后身上的挎包脱落,接下来,她张开双臂紧紧的抱住了那个男子!

办公室里面,唐云和康小伟面面相觑。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个男子,自然就是刚刚赶回来的高明远了。

“让我好好看看你!”高明远松开了凌馨儿,然后捧着她的脸颊。

凌馨儿没有说话,只是仰着小脸,泪珠儿却是不住的滚落。

几日不见,馨儿瘦了,嘴唇上面都起了一圈大水泡,看上去有些憔悴,但是却更加美艳动人了!

摇了摇头,高明远吻上了凌馨儿。

而凌馨儿则激烈的回应着高明远。

由于还是在学校又当着两个学生的面,凌馨儿吻了高明远一下子,就示意他放开了自己。

“到底是怎么回事!”高明远问起凌馨儿。

虽然拥有心灵感应,但是具体的事情他还是要听凌馨儿诉说。尤其是他刚刚来的时候,竟然看见有几个严彪的小弟守在外面,觉得有些奇怪呢!

“师公是这个样子的!”这个时候,康小伟走了出来。

不等凌馨儿述说,伶牙俐齿的康小伟就把几个人被混混堵在学校不敢出去的事情讲了!

“原来如此!”高明远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眼凌馨儿:“我们一起走吧,那几个混混应该不敢动我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高明远的眼睛里面射出了一抹凶残。

趁着自己不再的时候,动自己女人,严彪胆子好大啊!

原本他打算放过严彪一马的,而现在,这笔帐就要好好算算了!

“嗯!”想起高明远的一个身份,凌馨儿心里稍定。

接下来,她转身对着唐云和康小伟道:“走吧,没事了!”

“没事!”

唐云和康小伟满脸的狐疑。

两个家伙虽然人小,但是鬼大啊。

虽然在学校里面,但是社会上面的事情也是相当清楚的!

所以,两个家伙知道严彪在大林那可是响当当的名号啊,而严小松是他的侄子,凌馨儿得罪了他,怎么可能说没事就没事呢!

不过,康小伟心比较细,他偷偷打量了一眼高明远,发现后者体格不错,个头也蛮高的,应该比较能打,至少能比自己抗揍一些,估计有他在,混混们应该重点照顾他,而自己则比较有把握溜走吧!

想到这里他默默的跟着几个人一起离开了学校。

一出学校的门,那些早就守候在那里多时的几个混混就包围了过来。

康小伟原本是想要逃走的,可是他一见到这些混混就知道大事去矣!

为啥呢,因为与刚刚他出来的那个时候相比,在学校门口堵人的混混又多了几个。

刚刚放学的时候,他出去的时候看到的是几个未成年的混混,而现在这些混混中间竟然多出了几个成年人!

这说明什么,说明严小松是打定主意不想放过新来的老师了!

在想想,有传闻说,教导主任对新老师感兴趣,而教导主任又和严小松家关系密切。

这样看来,一切的一切都是教导主任私下安排的,早知道如此,自己就不趟这个浑水了!

放下人小鬼大的康小伟这边心里一系列的思想活动不提。那边严小松已经带着一大群混混们把高明远和凌馨儿几个人给包围了起来。

最终场-角斗赛。

瓦伦.尼古拉斯VS黛安娜.艾普西隆。

场景:【巨石遗迹】

因特殊原因,韩东已提前登场。

总决赛第一场的对手,正是在半决赛中,事先示弱让自身处于劣势,随即一招击败野兽骑士的地下学生……

能肯定的是,这位少女与黑蔷薇骑士团必然相关。

“黑蔷薇骑士团,罗兰团长……守夜人的领袖。

罗兰团长必然知道,我在早期的集训中完成隐藏任务,提前拿取了「守夜人勋章」。

在预选赛里专程派遣两名地下学生给我制造麻烦。

可能有两重目的。

其一,提前考核我是否符合‘守夜人’的基本素质。

其二,提前收集关于我的情报信息,以便让黛安娜提前做好对付我的准备。”

齐肩短发美女愉快下去茶写真图片

擂台已更变。

类似于巨石阵以及古代玛雅遗迹的区域。

各种阶梯式建筑以及高达十米的巨石伫立于此

中立型场景:

巨石阵内完全封锁飞行能力,同时会提升土系魔法亲和性。

巨石以及遗迹建筑具有较高的强度,可借由场景因素来躲避攻击。

禁飞。

就这一条,就让韩东陷入很劣势的局面。

现阶段的毕业生,还是有很大一部分还无法做到自在飞行……【飞行】本身就是极大的优势。

就有飞行的能力,韩东能在天空区域获得更多的施法机会。

“真是麻烦呀……黑蔷薇骑士团本身就主打暗杀,一旦被近身就相当致命。

关于这位女生的情报也基本为零。

前期先用魔法进行试探吧。”

盯着隐藏在斗篷里的地下学生,韩东能清晰感受到一股异常的危险感。

裁判阿隆索叮嘱着:“记住,一旦我宣布比赛结束,禁止再有任何的攻击行为……比赛开始。”

韩东第一时间选择的是-拉开距离。

就在韩东退后的同时,黛安娜消失于所有人的视野中……完全不同于半决赛中故意示弱,拖慢节奏。

总决赛一开始。

这位地下学生就选择强攻,绝对不能让法系为主的韩东获得‘安全施法距离’。

“这么快?!”

嗖~

眨眼间,黛安娜已与韩东位于同一条线。

第一时间给予防御性魔法-【沙之壁垒】。

密集的黄沙迅速在两人间形成一道厚实的墙壁,表面也附带着「圣甲虫」的防御印记。

然而……

黛安娜却死死锁定着自己的目标。

根本没有因黄沙的阻碍而有任何的滞怠。

没有任何的刺杀类兵刃。

而是从斗篷间伸出一条细腻的手臂。

一枚镶嵌着蓝色水晶的戒指-「破魔者的印章(蓝色精良)」戴在其中指,专门针对魔法的攻击性道具,让戴安娜能击破施法者的防御。

拳术!

在黛安娜出拳时,能清晰听见一阵阵骨节发出的贯通响声。

啪!

黄沙崩散。

一拳命中韩东的右肩……

一股难以言喻的痛觉传入韩东大脑,面部通红,青筋突出。

G壁上的增生肉质与强化骨骼层层破碎,甚至于躯干的肋骨也被击破,内脏受到贯穿性的影响……

一拳的贯穿力竟比长枪还要恐怖。

忍痛。

借着这一拳的冲击,韩东迅速退飞,想要拉开距离。

但……

然而黛安娜的速度,却比韩东被击飞的速度更快,两人再次位于同一条直线……拳头锁定韩东的颅骨。

危险时期。

嘎嘎~~

几只乌鸦由韩东的体内飞出。

黛安娜眼神剧变,果断放弃攻击……

就这样,两人的距离被拉开。

数十只乌鸦通过拉扯抵消掉韩东受到的冲击,稳稳落在某一遗迹建筑的顶端。

乌鸦叼着被破碎的血肉,为主人重新构建右臂。

韩东就此坐下。

身下自行构建出一道黄沙座椅。

“果然是从一开始就做好了对付我的万全准备……连这种破魔装备都带上了。”

「不死祭祀之臂」的伪装解除。

露出缠绕着木乃伊绷带的干尸手臂,同时祭出「渡鸦者」。

观众席上的雨果团长盯着韩东的手臂,轻声道:

“哇哦……真是一条值得考究的古老手臂。”

嗒!

韩东以法杖点触地面。

其身下的阶梯式建筑立即发生全面的沙化……黑色沙化。

短时间内就将建筑化作小型的黑色金字塔。

嘎嘎嘎~~同时有着超过五百只以黑沙构建的乌鸦,盘旋于金字塔的周围。

死亡领域全数铺开。

以金字塔为中心,周围石头区域也都在逐渐沙化……随着比赛的持续,原石擂台都将化为一片黑色沙漠。

此番场景下,韩东就宛若一位【法老】。

嘴角挂着一丝笑容,盯着金字塔脚下的黛安娜……

“好可怕的杀敌手段,这少女所专精的应该是自身的【骨】,以自身骨骼为暗杀兵器,真是异类……认真对待吧。”

面对这等场景。

黛安娜的眼里却看不到任何的一丝畏惧。

稍作调整后。

似乎在斗篷下构建出一种防御结界,踏上金字塔的阶梯,直逼坐在最顶端的韩东。

嘎嘎嘎~~

数百只以死亡黑沙构建的乌鸦,果断汇聚在一起,俯冲而下,杀死胆敢靠近‘法老’的入侵者。

「通骨」

超快速出拳。

黛安娜的出拳速度超乎想象。

连续击破正面袭来的乌鸦群……因破魔效果,一拳就能将乌鸦完全击碎且让黑沙作用于身体。

但是,乌鸦的数量实在太多。

总归会有一两只【漏网之鸦】。

乌鸦撞击在斗篷上时,直接撞散成黑沙……

黛安娜也是比较忌惮这样的死亡之力,果断将正在沙化的斗篷脱去……首次在大众的目光下露出真容。

纯黑色而略显凌乱的头发。

在圣城里极其少见的东方人面孔。

樱桃小嘴与微微上翘的小鼻子,配上其偏小的瓜子脸与身形,就如同一位刚刚上高中的女生。

与常人不同的是。

黛安娜有着一对黑白眼瞳……

全身上下还缠绕着大量的药用绷带,散发着浓厚的中药气味。

咔咔咔……

骨节贯通的声音再次传来。

以自身为杀器,骨骼贯通,直指韩东。

【天赋树-万骨】

一拳就将韩东脑袋打碎一半……而剩余的脑袋下半部却保持着蜜汁微笑。

“这些我都知道了。但是我最想知道的是……

我妹妹,现在在哪里?”

林西紧紧盯着姬林,想要从他的眼神之中,看出些什么来。

姬林微笑,双手一摊:

“这个……爱莫能助啊……”

林西夜瞳微眯,盯着姬林,看得他发毛。

“林少,九息楼也不是万能的啊……”

林西啧了一声,眼睛一闭,再次睁开:

“好吧。那我换一种说法,我妹妹现在,是否安全?”

姬林立即回答:

“这个自然,她现在很安全……”

林西笑了,但是那笑容接近极度深寒。

轻松一夏 美女陪你玩游戏

“需要付出多少资源?我目前还有不少灵脉,上品极品的没有。但是只要我有的,们可以全部拿去!”

姬林这次苦笑了。

“这不是钱的问题。”

林西追问:

“那是什么问题?”

姬林开始无奈咂舌。

“这个问题,参考爱莫能助吧……”

林西沉默半晌:

“意思就是,们知道我妹妹在哪里,被谁掳走,就是们忌惮对方的势力,不愿意出卖这个信息,不想得罪对方,是吧?”

姬林高傲地笑笑:

“忌惮?呵呵,这大陆上,让我九息楼忌惮的势力,貌似还不存在吧……”

林西紧追不放。

“给个理由先?”

姬林摊手:

“没有理由。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有理由。爱莫能助,就是爱莫能助。还请林少海涵……”

看着姬林打死也不说的样子,林西沮丧。

“好吧,那我就先海涵一下,不过告诉,逼急了我,镇压了也说不起了,到时候,也希望们大人大量,也海涵一下……”

姬林尬笑:

“林少说笑了,我们之间的友谊,不是一直在稳步发展嘛……”

林西站起身来,就要离去。

姬林再次一伸手。

“再为林少提供两个消息吧?”

林西冷漠道:

“这个也是免费的?”

姬林正色道:

“我九息楼已经做出决定,以后林少所需要的信息,只要我们能够提供的,绝不收取任何费用。”

林西呲牙笑了。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姬林再次延请林西坐下。

“林少先听完这两个消息,自然知道,我九息楼的用意……”

林西依言落座,不再说话。

“第一个消息,与中域布家有关。

中域布家,先后派出近乎三十路强者,在整个青沌域寻找布飞烟。现在他们已经汇合,在前来大秦帝都的路上。

他们的目标,就是找到,擒拿镇压。从身上再找到布飞烟。

这一次,他们汇合之后,有三十个九层境大能,实力不可小觑。

林少要小心应付……”

林西点点头:

“我知道了。那第二个消息……?”

“第二个,实际上是一个,关乎我青沌域九息楼,在九息楼总部地位的一场竞争。”

林西愕然:

“们内部的竞争,和我有关系?”

姬林郑重点头:

“不仅有关系,而且关系重大!

这么说吧。我九息楼,在九沌大陆各大域,都设立有分楼。各大域之间的分楼,虽然同属总部下设外派机构,但是资源的分配,权力的占比,却都要通过竞争排名来决定。

每隔千年,总楼就要主持各大域分楼,开始进行一场资源分配,权力分割的竞争。

所以,每一个千年之中,各大域分楼,都会关注和遴选一批,天赋强大,年龄不超过百岁,尊境以下超级天才,代表各分楼,参与竞争。

我青沌域九息分楼,已经将林少确定为竞争的天才人选之一。”

林西笑了。

“所以,们本来能够从我身上,赚钱一大笔钱的,因为这个竞争,就全部放弃了。这个代价可是有点大啊……”

姬林也不隐瞒自己的观点:

“将欲取之,必先予之。这个道理,林少应该知道。还有句俗话,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哈哈,说笑了,林少请勿介意……”

林西也笑了:

“好吧,我就是那头狼,认了也没啥。说的这个竞争,又是怎么个竞争法?”

两句玩笑话,气氛开始温和融洽起来。

姬林最担心的就是,林西对这个事情,有所抵触。

看来林西还是很识好歹的。

至少林西自己觉得,九息楼在很多地方帮了自己的忙,即便人家对自己有所利用,那也是可以理解的。

毕竟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免费的午餐。

假如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时候,给对方做点事情,作为回报,这也是人之常情

“那就太感谢林少了。

这一次的竞争,和之前几届竞争,有所不同。

可以说,这一届的竞争,处于一个大世,竞争会异常激烈,甚至会有生死危机,所以我青沌域九息楼,希望林少不要勉强。即便不答应参与,我们依旧会是朋友……”

林西笑道:

“这,比勉强我可厉害多了。说吧,为什么说这一世,乃是一个大世,或者说,这一届的竞争,和这所谓的大世有关?”

姬林点点头。

“不知林少注意到没有。

青龙之墓开启在即,这是千万世以来,青龙之墓第一次开启,实在说,而且是这大世开启的第一个神兽墓葬。

接下来,其他五行大域,还会先后开启朱雀之墓、白虎之墓、玄武之墓,以及中域的麒麟之墓。

五大神兽之墓,先后开启,这开启的神兽墓葬,就是九息楼,九大分楼竞争之所。目标就是,谁能够获得某一个神兽的传承。

获得传承的分楼,将会获得更多的资源,掌握更大的权力。”

林西夜瞳失焦,心中呼喊。

“妹的啊,五大神兽之墓,将会先后开启,这不是大世又是什么?”

不过,林西还是皱了皱眉。

“但是不对呀,九沌大陆,那就是九大域,怎么只会有五行大陆有神兽墓葬开启,其他四大域呢?”

姬林笑道:

“当然,林少已经注意到这个了。其他四大域,分别是风沌域、雷沌域、光沌域和暗沌域。

这四个大陆,却不是出世神兽墓葬,而是要进入四大域中心禁地,探索其中奥秘。

获得的奇遇,其成绩,也一并计算。”

林西呲牙,对禁地俩字很是敏感。

“姬管事,们这是打算让我送死啊,禁地,我日,会有多少不可知的危险等着我?”

姬林正色道:

“也会有无数难以想象的奇遇,等着林少。

比如,突破人族寿元桎梏,破碎虚空,飞升成仙的奥秘!”

巍峨的王座之上,气息滚滚翻腾,犹如翻江倒海一般,诸天可慑。

七星大帝的怒火,仿佛连这片苍穹都承受不住。

“看来我七星大帝确实沉寂了太久太久了,连一些宵小之辈,也敢在我面前跳叫嚣张。几千年年没有动过手,看来已经有人不知道天高地厚,非要挑衅本帝的尊严!”

无穷的怒火,席卷宇宙苍穹一般的向秦萧和叶君河涌了过来。

光是这怒火的威压,就足够的可怕。

“小心,七星大帝要玩狠的了。”叶君河面色一沉。

不用叶君河提醒,秦萧也感觉出来了,滔天的杀意腾腾如万里的江海倒倾一般。

天地变,四海沉,虚空封禁。

无数的银丝带着极致的阴寒从虚空之中迸射了出来,将整个空间都完的穿透了开来,让这片空间仿佛顿时化身成了无数的银丝空间。

好可怕的手段!

秦萧和叶君河心中都不由的微微的一阵颤抖,太是可怕了,不愧是七星大帝,果然是好手段啊。

秦萧也不敢有丝毫的迟疑,直接的将混沌古兽放了出来。

妩媚牛仔的诱惑

混沌古兽身化万里,可是在这空间的压迫之下,并没有能够将整个空间给撑爆。

混沌古兽的身体防御,那可是连顶尖级的大能都难伤的到的,就是光凭防御,混沌古兽也是可以抗的住七星大帝的攻击。

秦萧以混沌古兽为挡,削弱了大部分的攻势,然后他力的出击,再加上叶君河的手段。瞬间,便是让他们的战力飙升了一个层次。

“嗯?”巍峨王座上的七星大帝脸色终于是微微的变了,眸中闪过了异样的锋芒出来:“混沌古兽?这个小子,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够拥有一头混沌古兽当仆从?而且,已经快要跨入半成年了。给这头混沌古兽成长的话,那一旦成年,就是堪比主宰的存在。”

“拥有一头混沌古兽当仆从,那纵横宇宙,也是有足够的资本,若是我能够收服下这头混沌古兽的话”

只是这个念头一出,就马上被七星大帝否定掉了:“我现在时间根本不多了,就算拥有一头混沌古兽又如何?而且混沌古兽一旦认主,恐怕会誓死追随。时也,命也,罢了,罢了。我七星大帝纵横无尽岁月,可到头来,还是一场空,一场空啊。”

七星大帝的眼眸,更加的幽深,冰冷,让人发寒。

七星大帝的攻势,竟是被秦萧两人挡了下来,当然了混沌古兽是功不可没。它可是舍己为人,以自己的身体强行的抗住了大部分的攻势。

让秦萧和叶君河两人有些奇怪的是,七星大帝并没有继续的出手,反倒是停了下来,双目森森的看着两人。

七星大帝停了下来,秦萧和叶君河自然也没有再进攻,就算是加上混沌古兽,可是面对七星大帝,依然占不到多少的便宜。

如果真的拼命的话,可能败多胜少。

如此的局面,其实秦萧和叶君河只想保命,只想能够安然的离开这里罢了,并不是想跟七星大帝拼个你死我活的。

不过有混沌古兽相助,其实说起来,秦萧和叶君河也确实有跟七星大帝一战之力。

叶君河眉头微皱,一脸的若有所思。

秦萧看着七星大帝,也不知道七星大帝此时想要干什么,怎么才一个交锋,就停了下来了呢?

他滔天的怒火和杀意,不应该就此平息下来吧?

七星大帝的举动,确实让秦萧和叶君河都有些摸不明白。

“你们二人实力皆很逆天,恐怕都是拥有着宇宙神魔榜地榜前十左右的实力。以你们的天赋,看来都是神界五大圣地的弟子。若你们的实力不是在这里受到了压迫的话,恐怕我都不一定能奈你们何。”七星大帝开口道。

圣地,是对神界五大势力的一个尊称。

五大圣地,便是神界最强的五大势力,统治着整个神界无尽疆土,也是整个宇宙最强的势力之一。

莽荒神殿,便是圣地。

神界中,也唯有这五大势力方能称之为圣地。

除了神界之外,还有三处圣地,分别是妖界的天妖圣地,深渊恶魔界的魔祖圣地和幽冥界的幽皇圣地。

这是宇宙公认的八大圣地,统治着整个宇宙的疆域,高高在上,没有任何一个势力可以企及。

听着这语气,秦萧也嗅到了恐怕事情有些转机。

心中一动,便是道:“实不相瞒七星前辈,我们都是莽荒神殿的弟子。前辈既然知道我们是来自神界,那应该知道我们没有办法答应前辈刚才的要求。如果只是让我们不要将这里的一切泄漏出去,那自然是没有问题,其他的就恕我们不能答应。”

“我们无意冒犯,还望前辈可以海涵一二。”

七星大帝目光落到了秦萧的身上,道:“以你如此的境界,能够上一头混沌古兽当你的仆从,也算是有逆天的本事,逆天的气运。看来你的来头,也是不小。我还是挺欣赏天才的,你们两个心境倒也极为的不错,在本大帝的滔天怒火之下,还能如此的不卑不亢。”

“大本帝倒也不是那种赶尽杀绝之人,看在你们是莽荒神殿的弟子份上,我给你们一个生的机会。只要你们都立下誓约,不将这里的一切传出去,那我便放你们离去。”

这个条件,本来秦萧和叶君河他们就是能够接受的。

只是,秦萧总觉得这里面有些怪怪的。

刚才七星大帝还愤怒滔天,还要杀了自己,怎么这一会儿就这么好说话了?

是因为忌惮莽荒神殿?

可这显然说不通的,这里可是小宇宙,莽荒神殿再是强大,也没有办法渗透进来。所以,就算七星大帝把秦萧他们杀了,那莽荒神殿又能如何呢?根本是奈何不了七星大帝。

只要七星大帝一直在这小宇宙中,那就安然无恙,不会受到半点的威胁。

退一万步说,就算七星大帝以后成就了主宰,离开了小宇宙进入神界,可是莽荒神殿也不可能会因为两名弟子来招惹一尊主宰了。

主宰,那是何等的高高在上?

更何况说,秦萧到目前为止可还不算是莽荒神殿的弟子呢。

所以七星大帝用这个理由,总让秦萧觉得怪怪的。

欣赏天才?

刚才不欣赏,现在来欣赏?

奇怪啊,真是奇怪。

之前秦萧本来就觉得怪怪的,现在更是觉得这里面透着一股古怪的味道。

“秦萧”叶君河的声音忽然在秦萧的脑海里响了起来:“七星大帝好像并不愿意与我们交战到底,以他的脾气和实力,不应该向我们做出如此的妥协才是。所以,我猜测七星大帝应该是有些忌惮于我们。”

“忌惮于我们?”秦萧有些不解了,以七星大帝的实力,不可能会忌惮他们才是啊。

虽然说有馄饨古兽的相助,可也不应该能够让七星大帝忌惮才对。

而且七星大帝极善长阵法,这里有他无数岁月的布置,光是利用阵法,恐怕都足可以压制秦萧他们了。

秦萧和叶君河之前的设想,就是尽力的在七星大帝面前有保命的实力,只要能保的住命,拖下去,就能让七星大帝松口,放他们离开的。

“我有一个猜测,可能七星大帝早就冲击主宰失败了。”叶君河又道。

“冲击主宰失败?”秦萧微一楞,道:“不太可能吧,如果是几千万亿年七星大帝就冲击主宰失败的话,那他不应该早就死了吗?一旦失败,那最多只能再活亿年罢了。如果是最近才冲击失败的话,那更不可能啊,那应该是更加的疯狂,心里直接扭曲了才对,还会跟我们这么好说话?”

确实是如此,有些大能一旦冲击失败之后,那便会去做一些疯狂的事情出来,来发泄他的心性。

宇宙的历史上就不乏这样的例子,疯狂的令人乍舌。

叶君河道:“理论上来说是不可能,可是我知道有一种情况是可能的。虽然说冲击主宰失败,确实只能最多活一亿年。不过宇宙之中,什么样的可能都会有的。没有绝对的定律,只有相对的。”

“借助一些宇宙珍宝,和一些特殊的手段,是可以将自己进入假死的状态,好寻求可以活的更久。我猜测,七星大帝之所以沉浸了几千万亿年,恐怕就是进入了假死的状态,才让他一直活到现在。”

“但是我们打进帝山,就将他给苏醒了。如果他保持苏醒的状态的话,那他很快就会死去。所以,他可能是想保存实力,好再次的进入假死的状态之中。否则的话,那他就真的要死了。所以,他才不敢跟我们继续的战下去。”

叶君河这么一分析,秦萧还真觉得很有可能。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主动权就是在我们手里了。说不定,我们还能够借此来要一点好处呢。我们辛苦的打到这里,要点好处也不过分吧?”秦萧撇了下嘴。

只是这事,秦萧可不敢确认啊。

叶君河沉默了半晌,才又道:“就现在的情况来看的话,我觉得有九成以上的可能是这样的。”

既然叶君河都说九成以上的可能,那看来是**不离十了。

秦萧的眼眸中,也闪过了一抹异样的锋芒。

七星大帝的目光冷扫了过来,见到秦萧两人迟迟没有动作,声音不由的冷冽了下来:“怎么?给你们生的机会,你们还不要是吗?哼,再迟疑的话,那我就要改变主意了。我看你们,是真的不想离开这里,真以为本大帝不敢杀你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