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All posts in 4月 24th, 2021

魔都骷髅杀手虽然战斗力不弱,但是却依旧不被古大师所看好。

自然,按照贺猛心中所想,现在也算是铤而走险,骷髅杀手能将张狂斩杀那是最好。

可是,凭借古大师对于张狂实力的了解,这些蝗虫恐怕还威胁不了张狂。

能够轻易的剥夺他十年的寿命,这样的实力已经不是一个正常的古武者所能够具备的力量了。

古大师甚至都有一种怀疑,他们眼下对于张狂的了解,或许还仅仅只是那庞大冰山的一角而已。

“家主,我古某人作为贺家客卿也已经有些年头了,我想,现在恐怕也是到了说告辞的时候了。”随即,古大师深吸一口气,冲贺猛拱了拱手道。

“告辞?”

“古大师,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打算继续留下来帮贺家了?”贺猛一愣,神色无比意外的急促道。

“家主,古某人无能,不能带领贺家跻身魔都上层家族,如今我古某人被剥夺十年寿元时日已经所剩不多,对于名利已然淡忘,只想寄情于山水走完最后的路。”古大师开口这般解释道。

贺猛眼角狠狠的抽搐,在沉默了片刻之后,终于还是点头说道:“既然古大师去意坚决,我也不好再多留了,古大师走好。”

古大师点头,随即冲贺猛道:“家主,古某还有最后一句话要说。”

贺猛道:“古大师说吧。”

阳光的性感私房

“张狂此人,贺家还应付不了,能不撕破脸就尽力不要撕破脸。”古大师凝重道。

“古大师教训的是,我贺猛记住了,贺家随时欢迎古大师回来。”贺猛点头,这般神色复杂道。

古大师点头,径直离开了贺家。

欢迎他再回来?

古大师倒是担心贺家离灭顶之灾越来越近了,恐怕等不到他再回来了。

“家主,古大师走了,这对于我们贺家的实力有很大的影响啊。”一个贺家的强者皱眉道。

贺猛闻言,眼眸微眯,拳头紧握,咬牙道:“古大师已经被燕京的那个张狂吓破了胆子,便是继续留在贺家也不足以再信任了。”

一个产生严重畏惧和心理阴影的强者,便是实力再强,在贺猛看来也是难堪大用了。

“家主,那我们还要通知张狂吗?”贺家的强者问道。

贺猛沉声道:“半天时间,估计骷髅杀手已经行动了,而若是燕京方面没有传来任何的消息,就说明骷髅组织失败了,那个时候才是我们通知张狂的时候。”

闻言,贺家的古武强者都是点了点头。

不管怎么说,骷髅组织能否成功都和他贺家没有直接关系,一切都只是贺子龙单方面的行动。

只不过。

时间一点点过去,转瞬就已经到了晚上。

贺家人依旧没有找到贺子龙的踪迹。

魔都不同于燕京,这是一个巨大的国际大都市,想找贺子龙犹如大海捞针。

此刻,贺家人包括贺君皓一群人已经部聚集在了一起。

“爸,我已经找了二弟可能藏身的所有位置,只是道现在为止,也没有找到他的影子。”贺君皓凝重道。

“家主,燕京方面传回来的消息,张狂那边没有任何的动静。”另外的贺家强者道。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贺猛。

“爸,我们接下来怎么办。”贺君皓担心道。

贺猛紧握的拳头此刻是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最终开口道:“看来,是到了通知张狂的时候了。”

毫无疑问,到现在两方面都没有任何的消息,贺猛知道他可能赌错了。

为了消除张狂对于贺家的怒火,他贺猛必须要尽快通知张狂。

随即,在贺家一群人的注视之下,贺猛拿出了手机,深吸一口气。

下一秒,那原本凝重抽搐森寒的面色瞬间被一股歉意的笑容所笼罩。

调节好情绪之后,贺猛这才谨慎的拨通了张狂的电话。

“喂?”很快,电话另外一边就是响起了张狂的声音。

“张先生你好,我是贺猛。”贺猛连忙出声说道。

“我知道,有事吗?”张狂语气平淡的开口问道。

“张先生,逆子贺子龙在魔都最大的杀手组织发布了针对您的悬赏令,我们也是刚刚得到消息所以第一时间通知您,您这段时间要千万小心。”贺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懊恼道。

“第一时间通知我的吗?”电话这边的张狂,嘴角微微上扬,淡漠的开口道。

贺猛一愣,连忙补充道:“没错张先生,另外这杀手组织名为骷髅杀手联盟,虽然其中杀手的实力都算不得有多高,但是他们所使用的武器是专门针对古武者的,便是在魔都都是让人头皮发麻的存在,张先生切莫不能大意。”

“另外,逆子贺子龙到现在都没有被我们找到,不过张先生放心,等我们找到他,我贺猛一定亲自带他到燕京向您认罪。”

张狂沉默了片刻,摇头道:“你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我刚才在问你,你确定是第一时间通知我的?还是耽搁了半天的时间才来提醒我的。”

什么!

贺家当中,贺猛心头瞬间就是不由得咯噔一跳。

做贼心虚的他霎时间汗如雨下。

连忙开口解释道:“没有,张先生,我确实是现在才得知这小子雇请了骷髅杀手组织的杀手的。”

“是吗?”张狂挑了挑眉,随即开口道:“贺子龙的下落我看你们也不用找了。”

贺猛身形再次一僵,连忙问道:“张先生,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别的意思,多和你儿子说几句吧,我怕后面你们没机会了。”

张狂这般说着,就是将手机扔给了跪在他面前的贺子龙手上。

凭借龙启的手段,找一个人其实不难,在张狂吩咐过后,其实不出一个小时,龙启就在燕京发现了他。

只是,听到张狂这话,贺家当中的贺猛,身形直接是腾的一声从椅子上面站了起来,整张脸上都是写满了难以置信的震撼。

“爸,怎么了?”看到贺猛这般反应,贺君皓马上问道。

贺猛面目阴沉,开口道:“子龙落在了他的手上!”

温静皱了皱眉,姜迟的成绩在专业里一向是不错的,而且才第二个学期,他无缘无故怎么会被退学?

“也觉得很意外是不是?”姜迟苦涩地问。

温静缓缓地点头。

“我刚知道退学消息的时候,询问之下才知道竟然是品行不正,搞大了女学生的肚子,我承认,凌瑶怀孕这件事我有错,我认了,但是后来连连遭到报复,我好像也就只能想到是凌家的人,我和瑶瑶在一起的时候,凌家就一直反对。”

温静沉默着,对于凌家,她了解得不多。

凌瑶的确跟她说过凌家的反对,因为姜迟的身份配不上凌瑶。

但是如果真的是凌家在报复……学位对于一个家世普通的人来说,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当初有多难才能考上临海大学,她自己也经历过,所以此刻才会觉得遗憾同情。

“真的是凌家的人?”

姜迟闭上眼,没有再说话。

来到医院,姜迟被送进了诊室,温静看了看时间,给慕煜行打电话。

但是一直没人接,一般这样的情况,他都是在手术。

清纯00后瓜子脸美女时尚欧伦风秋意写真图片

半小时后,姜迟被转出来病房,医生的叮嘱是住院三天观察。

“需要通知的家属吗?”温静走进来。

“我的家人都不在南城,别通知他们了,我不想让他们担心。”姜迟摇摇头。

“回去吧,现在也不早了。”

温静缓缓地点头,只是刚转身,病房外面竟是聚集了好几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一副要揍人的架势。

温静吓到了,此刻他们挡住了病房门口,她出不去。

“们是什么人。”温静鼓起勇气,大声地质问。

“我们是慕先生的人,姜迟敢动我们老板的女人,活腻了是不是!”前头的人语气很是嚣张。

温静愣了愣,慕先生……

慕煜行?

不会的,不会是慕煜行。

难道是慕恒?可慕恒现在在牢里,而且更不可能是慕老爷子。

“这里是医院,们要是敢闯进来,我就叫保安!”温静挡着门,纤瘦的身影却散发着强大的力量。

“医院也是我们老板的,保安还不就是听我们的话。”男人拽得很。

温静脸色白了白,她记得……慕煜行的确是在中心医院有股份的。

“怕了吧,识趣的话就给我让开,姜迟这个混蛋,我们必须给收拾了!”

“们敢进来,我就喊非礼了!”温静捏紧了自己的裙子领子,仿佛下一秒就要撕开。

男人顿了顿,眼神变幻莫测。

“性子够烈,这一次我就绕过姜迟!”

见几人出去了,温静才松了口气,扶着门,她早就怕的出了一身冷汗。

男人带着下属离开医院之后,很快拨通了电话,“都按照吩咐落下话了。”

见走廊没有人之后,温静才放心下来。

只是,这些人恐怕还会继续找姜迟麻烦。

而且,这位慕先生……究竟是不是慕煜行。

“温静,那些人是不是在说,是慕煜行的人。”姜迟忽地问。

温静皱眉,没有点头。

她心底是相信,慕煜行不会做出这些事情的。

“不是慕煜行。”温静肯定道。

“这么确定?我记得凌瑶决定要去流产的那一天,她提到了慕煜行。”

之前姜迟并没有多想,慕煜行和凌瑶从来就没什么交集。

但是刚才男人的话,让姜迟起疑了。

“姜迟,不如报警吧。”温静沉声道。

“局里不受理。”姜迟闭上眼。

他早就报警了,但是这些人背后的主人身份滔天,是不能得罪的。

所以,他现在是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了。

背后的那个人,恐怕要逼死他。

“我想见瑶瑶。”姜迟呢喃着。

在这样绝望的时候,哪怕能见她一刻钟,他也能坚持下去。

“她在临海大学。”

“真的?”姜迟眼底一亮。

“现在不能出院,等身体好了再过去学校吧。”

“也是……快回家吧,今天真的很谢谢,麻烦了这么久。”姜迟礼貌地道。

“没关系。”温静笑笑。

刚出了病房,角落里落下来几道影子,恐怕那些人还没离开。

转身看了眼姜迟,恐怕他今晚还是会有危险。

她再次给慕煜行打电话,但是依旧没人接,本是想让慕煜行派人过来守着的,但现在,她先留下吧。

见到温静折返,姜迟抬眸,“温静……”

“我等会再走。”

“那些人还在?”姜迟很快明白了,“温静,对不起,真的太麻烦了。”

“反正慕煜行还在手术,我等等他电话吧。”

只是毕竟是深夜了,温静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快要天亮了。

揉了揉眼睛,不远处的病床上姜迟已经睡着了,温静看了看时间,离开了病房。

那些人似乎不在了。

只是刚走到电梯,里面熟悉的身影让她蓦地一愣。

慕煜行……

此刻的他紧绷着俊脸,浑身的气场有些可怕。

“慕煜行。”她想要挽着他,但是慕煜行没有配合。

“为什么在医院?”

“我遇到了姜迟,他出了些事。”

“跟他很熟?”慕煜行的嗓音极冷。

从手术室出来之后,他看到了温静的来电就回拨过去了,只是并没有接通。

查到了她的定位便立刻赶过来。

可她却在另一个男人的病房。

“不熟。”温静坦荡荡地道,不明白慕煜行这莫名其妙的怒意。

“不熟还跟他待一起,嗯?”搂着她的细腰,慕煜行的力气重得仿佛要把她揉进骨髓。

温静皱了皱眉。

“我们是同学,他有事了我就送他来医院,仅此而已。”

“现在已经快要天亮了。”慕煜行的脸色紧绷得很。

“我不小心睡着了。”

下一秒,慕煜行的怒意更甚了。

“静静,知不知道,我会很担心!”

“慕煜行,我没事,就是姜迟……”温静顿住,看着慕煜行的表情,但没有什么异样。

但脑子里却一直徘徊着刚才男人的话……慕先生,是慕煜行吗?

“姜迟怎么了?”慕煜行冷冷地问。

“他快被打死了。”温静低低地道。

“很心疼?”下一秒,下巴被狠狠地捏着,她不得不对上慕煜行的愠怒的视线。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龙羿的脸色也变得焦灼不安起来,小心的打量龙泽,主动献殷勤赔笑,“小泽,我还要去找爸爸交账,这个先给我吧?”

龙泽斜睨他一眼,漆黑的寒光强烈的射入他的眼底,“交账?这东西要跟谁交账!”

见龙泽生气了,龙羿亟待的想要撇清关系,呵呵几声,笑的脸上皱了几道褶子,“这个……小泽,这些真不是我做的,我是听安排办事,不是我主动发起的,想知道什么可以去问爸爸,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听完龙羿这么说,龙泽的脸色更是焦黑难看!几乎看到的他脖子上挑起来的一层青筋,一根一根的青筋从皮肤里突出来,可怖的横亘在皮肤上!

“龙羿,特么的好大的胆子啊!建筑材料的供应商一个月前就确定了,现在竟然敢临时更换,还敢在我面前推卸责任,呵呵,本事倒是挺大的!连我也骗!”

龙泽”啪”一下子重重的将文件摔到龙羿的身上,因为用力过猛,龙羿被他砸的往后退了一步,尴尬的杵在那里,抱紧文件绷住了脸。

“小泽,建筑材料都一样的,我调查过了,他们的基础建材都是从南方运输来的,而且这个建筑公司的材料比上一家便宜,光是涂料就差了这个数。”

他竖起一根手指,但是这个数字背后,肯定挂了好几个零。

龙泽冷着脸听他说完,“刷”一把揪住了龙羿的黑色西装衣领,强势的朝他逼近,凤目眯了眯,凝视他的脸一动不动,从齿缝里挤出几句话,“龙羿,找死!暗中更换建材公司,从里面那么多少回扣!这些资料董事会上早就通过的!预算的金额已经拨出去了,剩下来的钱,打算怎么办?打入的私人账户?!”

龙羿被他拽着领子,差点站不住,虚晃了一下稳住脚步,干笑一声,“小泽,别激动啊,听我说,这件事只要瞒过董事会,剩下的钱都是咱们的,做生意要头脑灵活,刚进入圈子,不懂规矩啊,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就是这个规矩。”

“放屁!什么规矩!我告诉龙羿,这件事到此为止,从今天开始,我要亲手抓建材,这些东西不用管了。”

清纯的下一个空间

玛德!

一条蛀虫!竟然在公司内部钻空子,想暗中套取公司的钱,这种人渣留在公司就是个祸害,就是一颗老鼠屎!

龙泽咬牙,下定决心将龙羿这个混账东西赶出去!

“小泽,……这是干什么?既然大伯让我主抓市场部,采购这边的事情就是我办的,我一定选择最最物美价廉的建材……”

“呵呵!”

龙羿的话没能说完被龙泽给打断了。

“我压根不信物美价廉,我只知道便宜没好货,龙羿给我听好了,公司的供货商必须经过我的审核,没有我的签字,贸然更换或者终止合同,我一定彻查到底。”

嗖!

龙泽狠狠甩开龙羿的领子,将他往后用力一甩,后者猝不及防的踉跄一下,黑色皮鞋摩擦地板,发出刺耳的“刺啦”声。

“小泽,……”

“还有,我再告诉最后一遍,以后在公司叫我总裁,再让我听到喊我的名字,市场部也别待了,去后勤部!”

龙泽怒不可遏,一根手指指着龙羿的脑门,气的手指颤抖。

“我……我知道了。“龙羿艰难的吞了吞口水,总算把一句话给说全了。

“滚!”

龙泽最后骂了一个字,脑门青筋突突狂跳,看着龙羿连滚带爬离开视线,才终于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一口气。

龙羿是市场部的经理,他带头投机取巧,下面的人就更不好说了。

以前大哥在的时候,没人敢这么做。

他现在觉得一个头两个大,没想到管理一家公司这么难,以前做代理总裁的时候,大哥什么路都铺好了,他只要每天形式上引导一下就行。

现在他成了船长,要独自掌舵驾驶一艘巨轮,真的好难,好难!

调整一下呼吸,龙泽又转身去了董事长办公室,有些话还是要说清楚。

——

袁淑芬悠悠转醒,她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到了下午两点多,温暖的秋日午后阳光打在脸上,融融的像孩子软嫩的手在触碰肌肤。

“阿芬,醒了。”

她甫一睁开眼,宋青玄已经坐在旁边了,他手里拿着一本书,可是书还停留在扉页,可见他并没有翻下去。

袁淑芬有些诧异,“老宋,怎么在这里?”

宋青玄见她挣扎着要起来,按了一下她的肩膀道,“别动,现在还很虚弱,躺着吧,刚才昏迷了,医生好不容易才把救活,可不能再出事了。”

宋青玄试了试她额头的温度,又替她把脉,终于稳定了。

袁淑芬勉强笑了一下,憔悴的脸上几乎没有血色,“我没事了,对了,枭儿和洛寒呢?他们来了吗?”

“来过了,但是孩子们工作忙,都回去了。昏迷的时候把小洛洛吓坏了,这孩子平时可不掉眼泪的,今天哭的我心疼死了。”

宋青玄夸张地捂着心脏,伤心的不得了。

袁淑芬嘴巴一颤,笑道,“行了,别装了,当年就喜欢转,现在还转,几十年都不知道换换套路。”

宋青玄给她倒了一杯水,放在旁边凉着,“套路虽然老了点,不也笑了吗?”

袁淑芬无奈的摇头,“们啊,跟绍恩真不知道怎么会成好朋友。”

明明是截然不同的性格。

一个是儒雅的绅士,不苟言笑,一个是逗逼,总是喜欢开玩笑。

宋青玄乐呵呵的道,“这个可以问问枭枭,他怎么跟顾延森那小子成兄弟了?”

想来也是啊,真是个奇妙的缘分。

袁淑芬笑完,严肃的道,“今天我见到一个人。”

宋青玄猜到了什么,也不开玩笑了,同样严肃的看着她,“嗯,说吧,看到谁了?”

袁淑芬眼睛无力的闭上,有气无力的道,“龙昇。”

宋青玄的杯子一下子打滑了,“该死的!怎么是他?!这么说,他们知道了?!”

“嗯,龙庭知道了,龙昇也知道了,而且,龙昇今天来,猜他想干什么?”

宋青玄的脑洞没那么大,实在不知道龙昇能干什么,他还能跟龙庭作对不成???“说吧,他什么意思?”

袁淑芬觉得挺讽刺的,“他想买走我手里的股份,我手里有MBK百分之三的股份,他想全部买走。”

宋青玄沉了沉眸子,“这个混蛋,都这样了,他还想压榨,玛德!这事儿我必须告诉枭枭,让他弄死龙昇!老东西,一把年纪了还想搞事情!”

——

楚氏,董事长办公室。

龙枭的电话响了,他看一眼接听起来,“说。”

那边是医院的安保部,“龙先生,让我们查的人我们已经查到了,今天出入的人员中,有一人进了母亲的病房,是您的伯父龙昇先生。”

龙枭深邃的眸子一眯一瞪,手指老练的一下一下敲打桌角,“竟然是他。”

“是的龙先生,这是唯一出入母亲病房的人,前后时间是二十五分钟,他从母亲的病房离开后五分钟,医生就冲进去了。”

那么,显然是龙昇刺激了母亲,所以她才会突然昏厥。

龙昇!

平时看着与世无争的老好人,竟然在关键时刻想翻天!

该死!

龙枭挂掉了电话,愤然拿起公司的内线电话,刚要拨出去找季东明走正常程序给龙昇点颜色,但是想想觉得没必要对他客气。

所以,龙枭转而拿起手机,刚翻到号码,一通电话却打来了。

是宋青玄的号码。

“宋伯伯,我妈怎么了?”

龙枭第一反应是自己的母亲。

宋青玄呵呵笑,在电话那头跟袁淑芬道,“怎么样?我没猜错吧?他肯定会先问。”

袁淑芬笑道,“枭儿,我没事了,伯伯有事跟说。”

听到袁淑芬的声音,龙枭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嗯,宋伯伯请讲。”

“我跟说啊枭枭,龙家真没有好东西,龙昇竟然让妈把手里的股份卖给他,龙昇狼子野心啊,想购买股票壮大自己在龙家的势力!

我特么的怎么就没发现,龙昇这个看起来三脚踹不出一个屁的软炮,还有这心思!”

宋青玄连说带骂,亢奋的直喷唾沫星子,画面真是美极了。

袁淑芬默默的别开头,“……”

龙枭皱一下眉头,“嗯,我知道了,我正准备会会他,看来龙家的事儿,我还是要管一管。”

宋青玄啧啧道,“清理门户这种事,宜早不宜迟!不过,龙家的门户,不清理也好,让他留在龙家,龙庭早晚会遭殃!私底下教训教训他,打个残废什么的,别真弄死他,直接弄死不好玩儿,让他祸害龙家呗!”

“不行,现在MBK的总裁是小泽,小泽心思单纯,他不是龙昇的对手,我会替他处理干净。”

龙枭不容置喙的道。

袁淑芬欣慰的点头,对儿子的做法十分认同,“枭儿,妈妈支持,再怎么说,小泽是无辜的,他当是他真正的大哥,我希望们兄弟俩能好好的。至于过去的事,别影响们的感情。”

宋青玄:“……阿芬,……心可真大!”

袁淑芬摇头,“大概是人之将死,所以……”

“妈!”打算了袁淑芬,龙枭道:“我不会让小泽为难,但是这些话,以后妈不要再说了。”

刘岩走到一旁去打电话,导演则来到丽莎旁边,小声说道:“丽莎,不好意思,你可能不太合适这个角色,我手头还有几个本子,再给你换一个。”

丽莎也不傻,她知道是刘岩的意思,就哼了一声,心里暗骂,可她表面上不敢说什么,和导演打了个招呼,转身离开了片场。

刘岩拨通了张小花的电话号码,这两天小花考完了试,难得休息,这相当于期中考试。

“小花,干什么呢?”

“图书馆呢,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广告片拍的怎么样了?”小花的声音很小,在图书馆里不方便大声讲话。

“广告片拍的不成功,女主角不合适。”

“女主角不合适?那就再找啊,女演员不是多的是吗?你们也不缺钱,好了好了,我要看书了,拜拜……”说着,小花就要挂断电话。

“小花,你先别挂电话,我有事和你商量,现在你能出来吗?我去接你。”刘岩赶紧说道。

“和我商量?什么事啊?”

“你先出来吧,见面聊。”刘岩很果断,语气不容置疑,这个广告片很重要,而且剧组都在这等着呢。

小花只好把书还了,走出图书馆,向校门口走去。

过了一会,刘岩的车停在了校门口,小花上了车,问道:“什么事啊,这么急?”

粉红小公主子滢性感私房照

“小花,想拍戏吗?”

“拍戏?拍什么戏?”小花一头雾水的看着刘岩。

“上次你不是和我说过,你在学校参加话剧社了吗?”张小花在学校里属于校花级的人物,课外活动自然少不了,也许是受了刘岩影响,她也对表演产生了兴趣,几个月前,她就报名去了学校话剧社,和刘岩在微信里聊过,还分享了一段她和同学们表演的视频。

“我那个就是演着玩的,背台词而已,你还真当真了?”张小花一脸惊愕,心想,刘岩不会是让她去做女主角吧。

“我看了,你演的还行,我这部广告片里就需要一个青梅竹马的女孩,还有比你更合适的吗?”刘岩说着,就把两页纸递到小花手里,让她先看看剧本和台词。

小花看了看,她觉得这个广告片剧情倒不是很复杂,对白也很少,可她对自己的演技没啥信心。

“我,我能行吗?”

“行不行的,试试就知道了,这事现在挺急的,你就当帮个忙吧。”刘岩不想给她太大压力,故意轻松的说着。

“帮忙倒是没问题,可你别笑话我啊,我真的不会演。”小花想着既然上了车,那只能去试试了。

到了片场,导演和工作人员迎了过来,他们看到刘岩领着一个女孩,非常清秀,身材苗条,可都不认识她。

“刘先生,这位美女是……”导演看到刘岩和小花手牵着手,不知道他们两人是什么关系。

“这是我女朋友,张小花,她演过话剧,我觉得她很贴合这个角色,让她来试试吧,大家当评委,不行的话再找别人。”

刘岩说完,导演愣了两秒钟,随即鼓掌说道:“太好了,应该没问题的,这和剧本情节太契合了。”

“先别把话说的这么早,来,我俩先对几句台词,刚才她已经看过剧本了。”刘岩拉着小花,走到了拍摄内景处。

导演连忙挥手,命令工作人员都待命,然后他走到监视器前,看着两人的试拍。

张小花有点紧张,她虽然演过话剧,可那是在舞台上,而且台词都背的滚瓜烂熟,这次在镜头前,还从来没经历过呢。

刘岩小声说道:“别慌,就当只有我们两个人,本色出演就好。”

张小花稳了稳心神,开始和刘岩对起了台词,她记得没那么清楚,就一边说,一边看着手里的剧本。

说了一遍之后,现场的人都震惊了,张小花的表演有些青涩,也没什么技巧,可是她的感情很饱满,看着刘岩的眼神,都是那种纯真少女对意中人的倾慕,这不是演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的。

“好!”导演带头鼓掌叫好,其他工作人员也跟着鼓掌。

张小花有点不好意思,羞红了脸,低头不语,刘岩从自己的感受上,是觉得小花演的很好,可他不能自己说,只能别人说。

见导演等人鼓掌叫好,刘岩笑着说道:“你们可要说实话,别看着是我带来的人,就违心叫好啊。”

“真的好,刘先生,这才是剧本里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真情流露!”导演其实也希望演员能够找到自己的感觉,那样的话,他拍起来更顺畅,也有成就感。

刘岩见大家也都认可了,就让张小花去道具组换了衣服,然后化妆,正式开拍!

说到底,刘岩并不是科班出身的专业演员,他的表演基本上都是本色演出,走心的,所以他和张小花演绎这个广告剧情,心里要舒服的多,演起来也很自然,流畅。

很快,不到两个小时,室内的戏份就拍摄完毕,基本上每个片段,两三条就能过,刘岩和张小花极为默契,就好像在演他们自己一样,分隔两地,无尽的思念。

这几段室内的戏份,原计划要拍两天的,没想到半天不到,刘岩和张小花就拍完了,导演很兴奋,看看时间,已经下午两点了,就走到刘岩跟前,问道:“刘先生,室内戏已经拍完了,您看咱们是今天去拍室外戏,还是明天拍?”

刘岩没有回答他,而是转头问张小花:“小花,你累吗?”

张小花现在正处于拍戏的亢奋期,她第一次在摄像机面前正式拍戏,和刘岩合作默契,正拍的过瘾呢,所以她根本就感觉不到累。

“继续拍吧,我不累,一点都不累!”张小花美眸放光,激动兴奋的样子,把剧组的工作人员都给逗乐了。

导演立刻命令工作人员:“赶紧收拾东西,咱们去下一个外景,要拍男主角在海边训练,女主和男主一起嬉戏打闹的片段。”

南海市三面靠海,找一个有海的地方很容易,刘岩开车带着张小花,剧组把摄影器材装到车上,一行人来到了距离最近的海边。

今天南海市的天气很好,海边的景色更是怡人,蓝色的海浪一波一波的扑向海岸,再一点点退去,留下了很多漂亮的贝壳,很多外地的游人在这里散步,嬉戏。

剧组工作人员把摄影器材都架好,道具组把补光的道具拿了出来,刘岩和张小花也重新化妆,开始拍摄海边的戏份。

这段戏也没什么难的,只要能表现出来两人发自内心的开心,恋爱中的甜蜜就可以了。

拍完了海边的戏份,就已经五点多了,天色渐暗,导演和工作人员把设备收拾到车上,然后走到刘岩身旁,说道:“刘先生,今天就拍到这吧,明天就开始分头拍男女主角分开后的剧情了。”

刘岩点头:“好,张小花的戏我一定要跟着,我的戏她可以不来,这样没问题吧?”

“没问题没问题!”导演连生回答。

接下来的三天,剧组马不停蹄的拍摄,刘岩和张小花也不辞辛劳,完配合剧组的安排,从早上七点一直拍到深夜,很快,这段七分多钟的广告片就拍完了。

虽然广告片很短,但能在这么短时间拍完,也是很少见的,主要的功劳还是在刘岩和张小花默契的表演上。

剩下的工作就是剧组的后期剪辑,合成,刘岩就不用操心的,只等着样片出来后,他和蔡辛等公司高层审核通过,就可以投入各大媒体宣传了。

就在刘岩拍完最后一场戏,载着张小花从剧组回学校的路上,刘岩发现自己的车被跟踪了。

“小花,坐稳了,有车跟着咱们,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刘岩的表情凝重起来,脚下慢慢踩着油门,保时捷开始加速!

“谁啊?”张小花向后望去。

“别动,坐好了,管他是谁呢,甩了他就是!”刘岩的车技进步很大,再加上这辆跑车,他很自信能甩了那个跟屁虫。

果然,经过两个路口,后面跟踪的车就没影了,刘岩吹着口哨,笑道:“甩掉了,小意思……”

谁知话还没说完,就有一辆车从一条辅路上冲了过来,而且还是一辆大型suv!

刘岩大惊,此时他这辆车前后都有车,想躲都躲不掉,而那辆suv又开的非常快,直直的冲向他们的车。

情急之下,刘岩只好往左一打方向盘,车子向中间的隔离杆撞去,那辆suv没有撞到保时捷的侧面,只撞到了车尾。

即使这样,保时捷还是被撞的转了好几个圈,隔离杆也被撞断了,碎块散落一地。

由于刚才的瞬间旋转速度过快,刘岩和张小花受到强烈的震动,昏了过去。

好在他们都系着安带,没有生命危险,而那辆suv肇事之后,立刻倒车,从旁边的辅路逃走了。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卞太太送完谢礼后,没有要求见到需要致谢的恩人谢映容本人,就告辞离开了。

如果换了是卞家其他人来此,估计做不到她这种程度。

临走之前,她还非常自然地提起了自家近日的出游计划:开春了,天气日渐回暖,但城里还是挺阴冷的,宁国侯认为这样的环境不利于重病初愈的嫡长孙调养身体,因此打算等程笃与左家的婚事定下,他便带着长子一家出城到自家庄子上住一段时间,还邀请了姻亲卞家人同往。

至于他的夫人与次子一家,就被他留在京中坐镇侯府了,不会同行的。

他们出发的日子不远了,估计赶不上谢家兄妹离京那一天,恐怕到时候卞大姑娘就不能前来送行了,所以卞太太要替女儿先向好友赔个不是。

如果卞太太真有心要向谢映容赔这个不是,就不会临到离开前才说起此事,又不主动求见谢映容了。谢慕林心知肚明,笑着祝对方出游愉快,便把人送出了门。

然后她心情微妙地带着那张礼单去了金萱堂,不过没有直接将东西送给谢映容,而是先把那百两黄金交给了大金姨娘。

大金姨娘呆呆地看着那满满一匣子金灿灿的金锭,眼神都直了:“这是……宁国侯的谢礼?!百两黄金么?!”

“对,折合白银应该有一千两了。”谢慕林非常淡定地告诉她,“姨娘先收起来吧,这一方面可以弥补在上回三妹妹出走时遭遇的损失,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三妹妹不大擅长理财,这笔钱还是先放在这里比较稳妥。将来三妹妹要出嫁了,再斟酌着拿这些东西给她置办嫁妆就好。”

大金姨娘倒吸了一口凉气,期期艾艾地问:“这……这样真的好么?如今家里处境不比从前,这么大一笔银子……”

谢慕林摆摆手:“这是三妹妹靠自己挣来的,宁国侯也明说了这些黄金是给三妹妹将来出嫁时的添妆,家里人怎会跟她争?姨娘且收好就是,只是需得看紧些,千万别听三妹妹哄几句,就随便把金锭拿出来给她使,结果浪费掉了。”

清新少女甜美写真静享舒适惬意时光

大金姨娘一脸的郑重:“二姑娘放心,我一定会把这些黄金收藏好的!”顿了顿,她又有些迟疑,“二姑娘,宁国侯送这些黄金给三姑娘……添妆,是不是……是不是……”

她有些不太敢问出那句话,但谢慕林还是回答了她:“对,人家很感激三妹妹献出药方救了程笃,但宁国侯府还是要跟左家结亲,不打算考虑三妹妹,所以程笃的父母才会竭尽全力置办了丰厚的谢礼,宁国侯又送上了百两黄金,以表谢意。三妹妹如果再提出其他要求,人家就有底气拒绝了。”

大金姨娘早就心里有数,女儿对程笃的妄想是不可能实现的,但一日未有准信,她还一日抱有几丝奢望,如今奢望终于被证实了只是奢望,她心中有一种尘埃落定的感觉,但心情也变得非常复杂,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了:“这样……也好,三姑娘可以死心了,日后也能安心嫁人……但愿老爷不会生气太久,不肯给三姑娘挑个好女婿……”

谢慕林伸手把装金锭的匣子盖盖上,就转身离开了,由得大金姨娘自顾自地继续发呆下去。她转身去了谢映容的房间,把卞太太今日的来意告诉了对方,又把那份礼单呈上。

谢映容呆住了。

谢慕林才不会多考虑她眼下的心情如何,径自把话点明:“宁国侯府也好,卞家也好,人家的意思如今也都很明白了。他们很感激拿出来的药方救了程笃,不过并不打算为了报恩,就牺牲掉程笃的婚姻与前程。程笃和左思云的婚事已经定下来了,不可能改变。不过也不吃亏——瞧瞧那一车的礼物和那百两黄金,简直就是赚大了好吗?如果是从前曹氏还当家的时候,出嫁还未必能得到这么多嫁妆呢!所以……不要太贪心了,否则连卞家的友谊都保不住,这一年的折腾就全都打了水漂!”

她转身要走,被谢映容叫住:“二姐姐,别走!跟我说清楚,宁国侯真的……真的不打算改主意了么?!”

谢慕林不耐烦地回头看她:“人家凭什么改主意?就因为拿出了一张药方吗?可就算没送出药方,程笃也不会病死,左家不是还介绍了一位医术高明的老大夫给宁国侯,把程笃的病给彻底治好了吗?我就不问那张方子是从哪里来的了。不同的人生同一种病,都有可能会因为身体状况与病情不一致,需要用不同的药方去诊治。人家大夫根据程笃的病情度身定制的药方,肯定比这张来历不明的方子更有用呀。

“宁国侯府还愿意记这份恩情,给送这么丰厚的谢礼,已经够厚道了好吗?严格来说压根儿就算不上程笃的救命恩人,凭啥叫人家以身相许,连未来的前程都不顾了呀?”

谢映容却好象听不进去,她的情绪非常激动:“不可能的!没有道理!左思云能嫁给程笃,为什么我不能?!我家世比左思云更好!我跟程笃的外家还那么熟!我甚至救过他外祖母的性命!我为卞家和程笃做了那么多,我有哪一点儿比左思云差了?!凭什么宁国侯宁可给嫡长孙娶区区御史之女,也不愿意多看我这个高官显宦家的千金一眼?!”

谢慕林皱眉看着她,说:“应该知道程笃和他的父母在家里受到宁国侯夫人与世子一家的打压吧?宁国侯支持他与左家联姻,就是因为左家有高官可以无视曹家的权势,为程笃打通另一条出路呀!衡量一个人的家世高低,就只是看官职大小吗?就没想过,自己根本帮不上程笃什么忙,对宁国侯而言毫无联姻的价值吗?!”

“什么?”谢映容一愣,有些转不过脑子来。她需要帮程笃什么忙?就算程笃在宁国侯府里被二房打压又如何?过几年他成了三皇子的心腹,很快又成为新皇座下第一新贵,那什么宁国侯夫人、侯府二房,全都不堪一击!这还需要她帮什么忙?大不了,她可以提供自己上辈子知道的消息,帮程笃更早获得三皇子的信任。除此之外,她什么都不需要做吧?只要静静地等待程笃飞黄腾达就好了!

谢慕林看着谢映容的表情变化,都不想跟她啰嗦了:“行了吧,就是想攀上人家侯门公子,然后附在他身上吸血,压根儿就没想过要为他做些什么。对程笃而言毫无价值,人家又不喜欢,凭什么要娶呢?为了一张药方,送来这么多谢礼,就够厚道的了。差不多就得了吧,别死缠烂打的,真把自己的名声搞坏了,将来想嫁个象样点的对象都难。难不成嫁不成程笃,就打算一辈子不嫁人啦?!”

谢映容歇斯底里的表情顿时一肃。那当然是不可能的!只是……放弃了程笃,她上哪儿找这么好的婚配对象去?她上辈子困于内宅,也没听说过几个外男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