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All posts in 4月 27th, 2021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个龟儿子。”

林北辰被吵的有些烦了,直接喝断,道:“别逼逼,小心弄死。”

龟忝:——————

“……”

堂堂登陆海族之中地位‘数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龟谋士,气的头发昏,咬牙切齿地看着林北辰。

不过当他最终发现这少年眼中凶芒闪烁,再联想到他在擂台上将‘黑浪无涯’的尸体‘扎心’的凶残行为,顿时如一盆冰水泼在了头上一样,终于冷静了许多。

“我是来向云梦人族发挥照会函的。”

龟忝快速冷静下来,取出一片晶莹玉润的翡翠龟甲,放在林北辰面前,道:“擂台战在两日之后举行,们速速准备吧。”

擂台战?

又来?

林北辰拿起一看。

施淡妆温柔美丽少女蕾丝长裙花下写真

上面写着两段话。

一段是海族文字,歪歪扭扭,不知所云。

另一端则是人族文字。

林北辰看完,鼻子都快气歪了:“五战三胜,当时就说的很清楚了,现在还要打?们海族还要不要脸?”

看到林北辰生气的表情,龟忝像是大夏天翻了个身一样爽。

“当初的擂台战,的确有‘五战三胜’之说,但也有不死不休的说法,约战们人族的确是赢了,我们也遵守了之前的约定,这几日对于们人族,秋毫无犯。”

龟忝恢复了几分谋士的镇定,淡淡地道:“也希望们人族遵守约定,五战不死不休。”

“个龟孙子。”

林北辰冷笑道:“搁我这玩文字游戏呢?”

从一开始的‘龟儿子’贬低为‘龟孙子’的龟忝,微微一笑,道:“要学会利用规则。”

“利用个锤子。”

林北辰不耐烦地道:“之前没听说过这个什么容主教,哪里钻出来的狗东西,跑来兴风作浪,定是他出的馊主意吧,回去告诉他,别搞事,不然我一枪打爆他的乌龟.头。”

“我劝说话,最好客气一点。”

龟忝冷笑道:“容主教乃是我西海庭海神殿的八大主教之一,代表着海神殿,是海神殿下行走在尘世间的代言人,对容主教无礼,便是对海神无礼,不要低估海族勇士维护海神冕下荣耀的决心和意志。”

“哦豁?”

林北辰不屑一顾地道:“本帅还代表着剑之主君冕下的意志呢,大家背后的靠山都是神,不服单挑啊。”

“单挑?”

龟忝笑容中的讥诮意味更加明显了。

“林大少,的个人实战之力,的确是惊人,但那已经是过去式了,如今只怕是连容主教的坐骑,都无可奈何。”

龟忝道。

林北辰剑眉一掀,正要嘴炮。

突然他脑海之中浮现出那日黑云滚滚,一条青蛟穿云而过,淫威四

射,气势骇人的画面,然后想起了那个站在蛟首上的身影。

难道这个容主教,便是那个神秘人?

这样的话……

e

还真得有点儿不好搞。

但场面话依旧是不能输。

“那条青色的小虫子啊,呵呵,我一只手就可以捏死十条。”

林北辰面不改色心不跳:“回去告诉姓容的,夹起尾巴老老实实做鱼,不要搞事情,什么狗屁补战,一边玩蛋去,们想要补就补啊,爷现在忙着呢,没空陪们这群海洋单细胞生物玩耍。”

龟忝冷笑道:“这句话,我会如实转达给长公主殿下和容主教,希望到时候,不要后悔。”

林北辰急眼了:“在威胁我?”

龟忝淡淡地道:“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每个人都要为他的言行付出代价,林大少也不例外。”

林北辰用中指揉了揉眉心,不怀好意地道:“背后这壳不错啊,多少年份的啊?拆下来风干了,用来算卦,应该很灵。”

龟忝面色一变:“林大少开玩笑。”

“不。”

林北辰道:“我认真的。”

龟忝:“……”

“林大少,我其实也不是在威胁。”

他脸上挤出笑容,老老实实地道:“容主教乃是海神殿中的主战派,黑浪无涯是他最得意的弟子之一,这次携带着‘海神之泪’而来,可以随意调动海族大军,便是长公主殿下,也不能反抗她的意志……”

“海神之泪?”

林北辰心中一动,不由得问道:“那是什么东西?和【海神之令】一样吗?”

“竟知道【海神之令】?”

龟忝颇为意外,道:“当然不是同一个圣物,【海神之泪】乃是海神殿的信物,而【海神之令】则相当于们人族的神谕,拥有更高的权力。”

林北辰想了想,一颗心放回到了肚子里。

那还怕个屌啊。

心情大好的林大少,眼珠子一转,道:“本少爷想要见识一下【海神之令】的模样,,过来给我画出来。”

确认一下,到底那个【五海之主】打赏的【海神之令】,是不是眼前这些海族口中的【海神之令】,还是很有必要的。

“啊?”

龟忝有点儿懵:“什么意思?为什么要画?”

林北辰不耐烦地道:“让画就画,废话怎么这么多?”

“可是……”

龟忝道:“那可是我海族圣物,怎可……”

林北辰目光重新又落在了龟忝背后的龟壳上。

龟忝面色一变,大义凛然地道:“那可是我海族圣物,当然不能马虎,取上等纸笔来,我族圣物,当然好认认真真好好画。”

“算

个龟孙识相。”

林北辰眉开眼笑。

片刻后。

他拿着龟忝画好的图像,满意地点点头。

别说,这龟孙画技不错。

和【珍爱网】中那位神经病女神打赏的东西,一模一样。

这就放心了啊。

“好了,的龟壳保住了,滚吧。”

林北辰摆摆手。

龟忝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他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能充当使者,来见林北辰这个人族脑残了。

今天发生的这一切,实在是太荒诞可怕了。

简直就是恐怖如斯。

他一溜烟跑的飞快,就像是异世界的甲壳虫小汽车一样,离开了第三初级学院。

生怕林北辰再改变了主意。

林北辰将画小心翼翼地保存了下来,心中在酝酿着一个大胆的计划。

王忠又在外面叫号。

一直到晚饭时分,楚痕和杨沉舟几个人,才黑着脸走了进来。

“哟?几位大哥。”

林北辰立刻笑嘻嘻地道:“大忙人,又见面了哈,快请坐,芊芊,茶,上茶,上好茶。”

又问道:“杨大哥,韩不负和岳红香两个人呢?我等他们喝酒,可等了整整一天了,没听人家说嘛,小别胜新婚,我和他们可是离别已久了啊。”

“也知道我们忙?”

杨沉舟的眼珠子都快绿了,道:“竟然排队排号见面,连我们都要排队,我……”

气得他都不会说话了。

林北辰故作惊讶地道:“什么?们也在排队?这真的是岂有此理,王忠,王忠这个狗东西,给我滚过来受死,怎么做事的,不知道杨大哥乃是我结拜大哥吗?竟然还要他排队?”

王忠心中一个激灵,心说少爷我让您看了排队名单,您当时也没有反对啊。

“对不起,杨大侠,是我这个狗奴才自作主张,少爷他根本就不知道……我给您赔礼了。”

王忠已经练就了一身接锅的本领,立刻就将林大少甩过来的锅,背在了身上。

杨沉舟一下子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啊,没事没事,也是为林兄弟做事……最近找他的人,的确是太多了。”

楚痕在一边直摸额头的黑线。

杨兄弟就是太实在啊。

林北辰在一边骂道:“这个狗东西,今天要不是看在杨大哥的份上,我打断的腿……记住,下次改进一下排号方案,可以先挂贵宾专号,杨大哥就是贵宾,见面费少手一点!”

王忠:“……”

说了半天,少爷您还是要收费啊。

——-

今天继续是四更。

蟒蛇妖兽速度极快,很快就来到了苏冥和白素素身前,目光凶恶地盯着苏冥和白素素,身上散发出一道令人心悸的可怕力量!

呼呼呼!

蟒蛇妖兽张开巨嘴,嘴里不断喷出一道道猩红气体,竟然直接将所过之处的草木全部腐蚀成一片粉末!

不仅如此,有些巨石被猩红气体喷中,当即也直接裂口,随即化为一片石粉!

“这头蟒蛇妖兽喷出的气体,腐蚀性好可怕!”

苏冥看见那些被腐蚀成粉末的草木和巨石,当即忍不住目光一凝!

旋即,苏冥施展破网眼,一下子就看穿这头蟒蛇妖兽的真实修为,相当于人类的一阶星王!

不过同境界的修为,一头妖兽的真正战斗力,却是比人类强很多!

“这一次封妖,就封这头蟒蛇妖兽了!”

苏冥目光一闪,当即下了一个决定!

这头蟒蛇妖兽的修为虽然不算太高,但是其腐蚀性却是极强。

如果苏冥能够将这头蟒蛇妖兽封印,那么以后施展封妖神术,他也就能够拥有这头蟒蛇妖兽的腐蚀特性,在某些时候将会拥有奇效。

女孩乡间路上的清纯唯美写真

铿!

苏冥打定主意,手中噬魂剑当即举起,发出一道尖锐剑鸣声,随即身体猛地化作一道幻影,直接朝着那头蟒蛇妖兽冲了过去!

蟒蛇妖兽看见苏冥的举动,当即忍不住一愣!

它实在是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实力弱小的人类如此大胆,竟然主动向它发动攻击!

下一刻!

吼!

蟒蛇妖兽彻底震怒,仰头发出一道可怕怒吼声,随即庞大的蛇尾向着苏冥猛地一抽!

蓬!

蛇尾蕴含的力量太过恐怖,直接将周围的空气抽得发出一道爆鸣声!

蛇尾速度极快,眨眼间就冲到了苏冥身旁,直接对着苏冥毫不留情地抽了过去!

苏冥神情平静,手中噬魂剑剑气大盛,直接向前猛地一刺,和蛇尾重重地撞击在了一起!

轰!

两者猛一接触,顿时发出一道轰鸣声,令人耳膜剧痛!

与此同时,一道道火光,当即飞溅而起!

“这头蟒蛇妖兽的力量不错!”

经过这一番争斗,苏冥一下子就摸清了这头蟒蛇妖兽的虚实。

吼!

蟒蛇妖兽一击没有杀死苏冥,目光中当即凶光大盛,体内的妖力狂涌而出,直接弓起蛇身,旋即猛地发力,直接对着苏冥扑杀过去!

轰轰轰!

一道道恐怖气势,当即从蟒蛇妖兽体内轰然爆发而出,令得这一片山谷都猛地一颤,谷壁裂开一条条裂缝,无数碎石从上空倾泻而下,溅起一地尘埃!

吼吼吼!

蟒蛇妖兽身子一跃,身子在半空迅速膨胀,发出一道道令人心颤的怒吼声,旋即速度陡然大增,庞大的蛇头陡然张开,直接朝着苏冥一口咬了过去!

与此同时,一团腥臭无比的液体,闪烁着一道道火光,陡然之间从蟒蛇妖兽口中喷出!

嗤嗤嗤!

这些液体所过之处,空气中突然发出一道道尖锐爆鸣声,随即诡异无比地燃烧起来!

“这些液体好可怕的腐蚀性!”

苏冥目光一凝,随即直接祭出八宝轮!

嗡!

一道光幕,当即凭空出现,将苏冥包裹在内!

下一刻,那些液体直接撞在了光幕之上!

嗡嗡嗡…

那些液体的腐蚀性虽然极强,但却根本无法突破光幕的防御!

光幕微微轻颤,那些液体当即滑落而下,对苏冥无法造成一丁点的伤害!

苏冥此刻抬起头,目光冷漠地盯着蟒蛇妖兽扑咬过来的蛇头!

旋即,苏冥的身体,陡然化作一道幻影,直接冲了过去!

铿!

苏冥右手一抬,噬魂剑上剑光大盛,直接毫不留情地一剑劈在蟒蛇妖兽的头上!

轰!

蟒蛇妖兽的防御极强,苏冥这一剑竟然没有破开它的防御,只留下了一道极淡的剑痕!

“这头蟒蛇妖兽的境界堪比一阶星王,防御果然可怕!”

苏冥身形爆退,目光中没有沮丧之意,反而轻轻地笑了起来。

旋即,一道更加恐怖的剑光,当即从噬魂剑上轰然爆发!

这一刻,苏冥没有保留,直接施展最强一击,务必对这头蟒蛇妖兽造成致命一击!

轰!

噬魂剑上剑气纵横,携带着一股锋锐之气,直接化作一道电光,再次朝着蟒蛇妖兽击杀过去!

蟒蛇妖兽感受到噬魂剑蕴含的可怕气势,一双蛇眼中当即闪过一道惊惧之色,庞大的身躯当即朝着左侧闪避而开!

不过噬魂剑恍若锁定了蟒蛇妖兽,随即改变攻击方向,再次爆发出一道更加恐怖的剑光,在蟒蛇妖兽没有回过神来的瞬间,直接斩在了蟒蛇妖兽的头上!

蓬!

这一剑,蕴含了苏冥的最强力量,杀伤力空前可怕,即便以蟒蛇妖兽的恐怖防御力,蛇脑依然被苏冥一剑刺得炸出了一团血雾!

吼吼吼!

一股剧痛袭来,当即令得蟒蛇妖兽发出一道凄厉无比的嘶吼声,庞大的身躯疯狂地滚动,蛇尾胡乱地四处拍打!

蓬蓬蓬!

蛇尾力量强大,直接将地面拍得炸裂而开!

就在这个时候!

嗡!

苏冥直接运转封妖神术,双手在虚空中划出一个个玄奥轨迹,随即一道暗金色印记浮现而出。

下一刻,苏冥的精神力,当即从脑海中用处,进入这道暗金色印记。

“封妖神术,封!”

苏冥双目中闪过一道冷芒,猛地冷喝一声,直接控制着这道暗金色印记涌入这头蟒蛇妖兽的脑中!

吼吼吼吼吼吼……

蟒蛇妖兽陡然爆发出一道前所未有的怒吼声,看向苏冥的目光中如同要喷出火来!

与此同时,蟒蛇妖兽的身躯,剧烈地颤抖起来,凝聚起所有的精神力,与脑海中苏冥的精神力疯狂争斗起来!

这种情况持续了片刻,蟒蛇妖兽的身躯,突然之间就安静了下来。

旋即!

咻!

蟒蛇妖兽的身躯,陡然之间化作一道光芒,直接射入苏冥体内!

蟒蛇妖兽,被苏冥施展封妖神术,直接封印入造化之门!

呼呼呼!

虽然封妖成功,但是苏冥此刻也是脸色微白,呼吸急促,很显然消耗很大。

第二更,今天还有三更,电脑买回家了,终于可以安心码字了,九鹞一定做到保质保量!前几天对不住大家了,九鹞自己也是无奈,用手机码字没有一丁点状态,自己都写得恶心!哎!

(本章完)

听到陈步的质问,罗院长的冷汗已经下来了。

他已经察觉到,此时此刻,陈步对他说话的语气已经变了。

变得有些不耐烦,甚至还有些许不满。

可是考虑到药方的重要性,他咬咬牙,还是决定将自己想要说的话说下去。

“陈医师,您不要误会,大家都是医生,都是想要治病救人的,我只是从医生角度出发,并没有任何道德绑架的意思,所以还希望深思熟虑一下。”

陈步冷笑起来。

“好一个为了治病救人,我问,我这一次买药材,花了多少钱?有三百万吧?”

罗院长艰难点头。

“那就没问题了。”陈步说道,“所以,我不相信们医院还能遇到马三水这样的病人,换一种说法,马三水到们医院,们会花个几百万给他医治吗?嗯?”

罗院长脑门蒙了一层汗珠,有些无言以对了。

话都被陈步说了。

搞得他接下来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百花丛中笑颜美女图片

关键是陈步现在说的话还很有道理。

他想反驳,就算是坐地上待个半个小时都想不到一个理由。

先前负责拍摄的女医生见局势不对,赶紧帮着说道:“陈医师,您这话说的,咱们不管收钱还是不收钱,都得治病救人呀!医院又不是做慈善的,正常运转也得要钱嘛!您看是不是这个道理?”

罗院长立刻满意看了她一眼,觉得这孩子不错,回去可以好好培养培养。

女医生也注意到了罗院长看着自己的眼神写满赞许,顿时就仿佛受到了某种神秘力量的鼓励一般,赶紧继续说道:“陈医师,您想想,这穷人的命是命,有钱人的命难道就不是命了?我们虽然收钱,但是我们依然会救人啊!这不是功德一件吗?对不对?”

陈步若有所思,点点头。

“这话说的,似乎也有道理。”

听到这句话,罗院长等人立刻亢奋起来了。

有戏!

既然陈步都这么说了,那就意味着要松口了啊!

罗院长激动的都恨不得现在就将手伸出去了。

不过,陈步却又说道:“虽然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依然没打算将药方给们。”

“这又是为什么啊?”罗院长急的简直都要开始薅头发了。

这都说的好好的,现在又拒绝,这是把我当皮卡丘闹着玩呢?

段勇强也有些惊讶,似乎不大理解。

陈步看了看罗院长,笑着说道:“给们干吊

,不想给就不想给呗,哪有那么多的理由。”

“陈医师,这种行为,是不对的!”罗院长沉声说道。

“就不给,气不气?”陈步呵呵一笑。

“陈医师,我觉得,还是需要好好考虑考虑、”罗院长咬了咬牙,转身走了。

剩下的几个医生,除了段勇强外,也都赶紧跟上了罗院长的脚步。

“怎么不走啊?”陈步伸了个懒腰,看了眼段勇强。

段勇强尴尬一笑:“其实,我也有些好奇。”

“这有啥可好奇的,不想给就不给,多大点事。”陈步忽然想到什么,问道,“对了,药方不是在那吗?”

“是在我这。”段勇强点头。

“那他们不知道?”

“罗院长他们,当然也是知道的。”

陈步纳闷了:“既然他们知道,为什么没直接找要呢?”

“要了,但是我没给。”段勇强笑着说道,“毕竟药方是您的东西,没有您的允许,我当然不会交出去。”

陈步点点头。

他看段勇强,越看越满意。

嗯……

这孩子还挺懂事的!

“对了,陈老师,这药方,还是暂时放您这吧,我担心罗院长他们在您这碰了钉子,恐怕还会找我。”段勇强说话时候赶紧拿出一张纸。

陈步也没犹豫,随手接了过来。

见段勇强还盯着自己看,陈步说道:“是怎么想的?”

段勇强一愣,随后说道:“我觉得,既然您不愿意将药方拿出来,那肯定是有您的道理。”

“哎哟,这么懂事,这么明白事理啊?”陈步乐了。

段勇强不好意思笑了笑。

“其实说的不错,我确实有我的理由,本来我是懒得说,但是既然这么好奇,我就多说两句。”陈步叹气道,“这药方,不是我不愿意给们,是给了们,没什么用。”

“啊?”

“药方需要配合我的针法,但是之前,我就说过了,这针法们是学不会的,至于为什么学不会,回头可以问问唐老他们,他们会给一个解释。”陈步说道,“没有办法学会我的针法,药方给了们,们胡乱医治,那不是救人,是杀人。”

段勇强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相信了?”

“当然。”段勇强笑呵呵说道,“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肯定是这么回事。”

“很了解我吗?怎么就知道,我肯定不会骗呢?”陈

步好笑道。

段勇强振振有词道:“如果您不愿意告诉我,那直接不说就行了,我又没什么办法,完全没必要对我撒个谎,所以,我相信您,而且,我也相信您的为人!能够花这么多钱,治好一个穷人,您的医德,我是看在眼里的。”

“医德?”陈步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没解释什么。

既然段勇强这么想,那就这么想好了。

反正又不是什么坏事。

这边和段勇强聊着天,就又有电话打过来了。

看了眼来电显示,是唐老的号码。

“看来,这罗院长他们已经去告状了。”陈步乐呵呵说道。

段勇强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尴尬的挠着头。

罗院长这刚刚在陈步这里碰了壁,唐老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要说和罗院长他们没什么关系,肯定说不过去。

不过陈步倒是一点都不慌乱,接通电话后按了免提。

“老爷子,咋了?”

“还不是蜀省那边,一个姓罗的,跟我说了半天,说什么能够治病救人的药方,希望交出来,要不要我让他们赶紧滚蛋?”

“嗯……让他们滚犊子吧。”陈步说道,“反正这里现在也用不着他们了。”

“好嘞,不过到底是啥药方啊?”

“啥不啥药方的重要吗?”陈步说道,“他们不会医气渡针,我就算将药方给他们也没什么用,让他们杀人啊?”

“原来如此……那我就明白了,哼,蜀省三院的院长,越来越不像话了,回头我和那边谈谈!”

旁边的段勇强,听到唐老的话,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就通过唐老这番话,他就明白,接下来罗院长的麻烦要来了。

他的内心也有些震惊。

一是因为,陈步和唐老说话也是这种吊儿郎当的态度。

二则是因为,就陈步因为的一句话,仿佛就已经决定了罗院长的“生死”,而唐老似乎也没觉得有任何不妥的地方。

这些,都足以说明陈步在唐老心中是什么样的分量了。

罗院长他们竟然还惦记着陈步手上的药方,这不是厕所里打灯——找屎吗?

“对了,唐老,三院这边有个叫段勇强的,小段,也是天医院的人,挺不错的。”

“是吗?回头我问问,要是可以的话,让他准备准备,今年来京城吧。”

“好,我先问问,不知道人家同不同意呢。”陈步笑着说。

“愿意,我愿意!”段勇强激动地都快说不出话了。

小柳阁老起身,让人扶着哭得没得哭的袁夫人出来,而大殿外还有一付软轿,老魏站在那儿。

“弟妹,我送你回去。”老魏沉声说道。

“快回吧!”小柳阁老轻叹了一声,让人扶着袁夫人,再看了一眼老魏,这里是大殿,能在这儿坐轿,可不是老魏能说得算的。当初,就算辛状元,到了大殿也得起来。当然,那时,他也被抬进抬出过。但人家是六元状元,身边有小王爷,现在皇上保驾,就算是先帝也拿他没法。

小柳阁老不禁看了一下阴沉的天,若是辛状元还活着……

“柳阁老,不回家?”蔡阁老笑眯眯的在柳阁老后头叫了一声。

“啊?是啊,回家,回家!”柳阁老原本想的是,还没议完事呢?刚刚在御书房议事才议了一半,禁卫就进来了,虽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进来通报的不是太监而是禁卫,这本身就是一种不好的信号。现在,近午时了,皇上也没叫,显是让他们都回去了。

“一块!”蔡阁老还是一付老神在在的,背着手,就在柳阁老的边上慢慢的走着。

柳阁老也不想说话,他一早上,有一种心力交瘁的感觉。也是低头默默地往前走,反正他是中枢,除了和他平级的蔡阁老,也没人敢把他怎么着。

“增毅兄!”柳阁老走着,却被抓住了胳膊,再看看,蔡阁老拉着他,他再一抬头,他面前一个大大的石墩。若不是蔡阁老,他定会撞上。

“哦,谢蔡兄相扶。”柳阁老拍拍自己的脑袋,对着蔡阁老一揖,‘增毅’是他的字,想想,已经好久没人这么叫过他了。纵是蔡阁老正常时叫自己柳阁老,若是有事,也会叫一声柳兄,倒是很久没叫过他的字了。

“你怎么啦,一早上魂不守舍的。”蔡阁老看着他,十分关切的说道。

“没事,昨儿没睡好。礼部原本是本官所辖,却出了纰漏,甚是不安。不过,礼部昨儿也去府里解释过,皇上出征回京,原本就是那个章程。而郭大将军也与皇上无关了,那么奏乐才是对的。现在做官也难啊!”柳阁老心神再乱,也不会乱说话。他可从来就没想过,蔡阁老是皇上的舅舅,他想的是,蔡阁老是对手。

单眼皮可爱毛衣女孩

“原本情与法就不能相融,皇上还年轻,好些事儿,做得不伦不类,倒是失了先机。”蔡阁老呵呵的一笑,说得让人寒毛一凛。

“蔡兄这是何意?”

“原本增毅兄就是清流领袖,儒家正统,这些日子朝中纷乱,这些穷酸们到底想干什么,难不成增毅兄不知?看看皇上刚刚说的,一边说他弑父,一边又说他徇私。反正,他做啥你们读书人都有话说,想想,倒也应了‘为君难’三字。”蔡阁老又呵呵了起来。

“说得好像蔡兄不是读书人一般,不过也是,蔡兄少年就得恩荫,与文皇帝是伴读,自是不屑与吾辈为伍。”柳阁老冷笑了一下,他是虽出身宰辅之家,但他也是两榜进士出身,此时也就当仁不让的讽刺起蔡阁老来。

“是啊,虽说读书少,却也知道‘忠臣孝子’这四个字的意思,不像有些人,还端着碗,就开始骂娘。柳大人,这算不算无耻之徒?”蔡阁老又呵呵了起来。

柳阁老想吐血了,这是啥意思?合着现在蔡阁老是想把朝中的暗流全部推到自己身上来,一口一个自己是清流领袖,还有端着碗骂娘,这些哪一句不是意有所指啊?

可是他是文人,他还真的不会跟蔡阁老这种老官油子对骂。不过,蔡阁老这回也失算了,因为他算错了柳阁老的性子,这位不是老柳阁老,一辈子在计算之中,这位小柳阁老才入阁一年,之前老柳阁老又没怎么教过他这些官场的小套路,他更多的还是书生义气,不然,昨天被刺激一下,他就萌生退意了。现在,被蔡阁老一扇,这位的斗志就起来了。也不往外头走了,直接又回御书房了。

“请公公通传,微臣柳珊求见陛下。”柳阁老铁清着脸。

柳阁老可是中枢,他还真的有这个资格跟皇上说,我要见你,你快点出来。所以,太监根本不敢停留,请他等会,就进去了。

蔡阁老也慢慢的回来了,他虽说不知道柳阁老想干嘛,不过呢,他还真不怕。内阁现在就他们俩了,而当初皇上选他们俩进阁那是有用意的。自己除了顶替蔡家在中枢的职位外,更重要的是,自己可是新皇惟一的舅舅了,娘亲舅大!而这回,蔡关跟着郭鹏一起出征,一直坚定的站在皇上的身边,蔡家跟柳家可不可同日而语。

这会儿,就显出公公和娘家爹的不同来了,昨儿,柳家还在想若是女儿嫁给辛鲲或者嫁给皇上就好了;而今天,蔡阁老就压根没想起来,柳阁老跟他是亲家的事儿了。

郭鹏正和辛鲲吃饭呢!辛鲲也觉得一早上,郭鹏有点受刺激,于是自己去了御厨房,好在御厨房里都是辛家的厨子,就算这些厨子也没见过辛鲲,但是辛鲲是认识这些厨子的手艺的,于是,一桌典型的辛家菜就出来了,辛鲲很满意,郭鹏也满意,他现在觉得又回到了从前,应该说比以前还好,这桌上,只有他们俩了。

而此时郭鹏的心又火热起来,昨晚的一切,他还记得很清楚,虽说不敢说,不过,那过程却是一再的在他的脑中回放,现在他有点了解老魏新婚之后那傻样怎么来的了。

“皇上!”正在郭鹏心情很激荡时,又传来一个声音,郭鹏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为什么连顿饭都不让人好好吃了。

“怎么啦?”辛鲲没想郭鹏那么多,刚刚听了袁青妻的申述,她也觉得无奈,还是那句话,跟错了人,站错了队,能保住家人,又弄到一个监生的资格,真的已经是郭鹏的善良了。她不可能再为她再求什么,她现在更同情郭鹏了,因为他一直在面对着这些无奈的事,然后努力在这些没有结果的事情中取得平衡。

   这是一群衣裳褴褛,不,可以说是衣裳霉烂的小鬼,从外面套着的甲胄和手中所持的兵刃可以看出,他们曾经身为军士,其数上百。

   眼眶中早已没有了眼珠,脸上腐烂得早已不成模样,还有许多鬼卒的胳膊和腿脚只剩下了骨头。

   鬼卒围着一驾不知哪里冒出来的青铜战车,战车上立着一将,手中长戈斜指,就这么游荡了出来。

   此时恰好是黄昏,空寂的山岭上忽然冲出来这么一群鬼卒,实在是令人打心底里冒寒气。

   哪怕听顾佐和孔安国说过这些鬼卒的修为实力,杨三法还是骇得头皮发麻,在原来那个世界,哪里有这许多鬼物聚在一起?顶多也就是寥寥几个,其中还多半为魅惑女鬼。

   要知道,他当年可是追索过一只女鬼的,至今思之,犹自缅怀不已。今日的一幕,可算是将他心中对鬼物的美好回忆彻底葬送了。

   那鬼将见到杨三法,长戈指点,青铜马车在鬼马的嘶鸣声中向他直冲过来,上百名鬼卒簇拥在车后,各持兵刃紧随而至。

   冲杀之时,前排鬼卒在战车两旁以弩激射,射罢一轮,长戈鬼卒伴车冲锋,再后是一排扛着厚背阔剑的跳荡手,层层叠叠,章法有度,阵型森严。

   杨三法虽然头皮发凉,却也知道职责所在,凌空飞起,至鬼卒头顶上方,打出一面法盾遮护下体,防备弩矢,从空中居高临下欺负鬼卒。

   下方一排弩箭射来,准头极佳,一半射在法盾上,其余自耳旁掠过? 力量虽然不足,却饱含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煞意? 既凶狠又阴毒? 更有种震慑人心的绝望和凄厉? 连他这个修为超出两个层级的元婴高手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鬼物和妖兽就是这样,仗天赋异禀,讲究的是相生相克,若是克制住了,能在很大程度上拉近修为上的差距。

   杨三法擅长求仙拜神? 炼的是一口虚劲? 最是“心中有鬼”,被这股带着绝望和凄厉的阴毒煞气临身? 就勾得他愈发心虚起来。

   优雅气质富二代少女

   好在修为上虽然被克制,但毕竟实力相差太大,杨三法颤抖着双手? 祭出了金元宝? 从上往下砸落? 当场就拍死了好几个鬼卒。

   那战车上的鬼将实力堪比金丹,长戈向上飞出,直取杨三法。寒意迫体? 杨三法向上飞起,避了开去,但长戈上的阴毒极为浓郁,呼吸了两口,心里一阵恶心。

   在空中绕了一圈? 将这口阴毒之气化去,复又飞转回来,继续以金元宝砸落,又砸死两名鬼卒。

   那鬼将再次以长戈击空,迫得杨三法躲开,化解了心中烦闷之意,继续故伎重施,飞回来砸死两个鬼卒。

   等他再调转方向杀回来时,青铜战车忽然腾空而起,那鬼将也飞上了空中,围着杨三法厮杀。

   鬼将与青铜战车合二为一,长戈上的煞意令他胸口烦闷,车轮声、战马嘶鸣声也同样令他极为不适,胸口的烦闷越来越难以忍受。

   此外,地面那几十名鬼卒结阵袭空的煞意也越来越浓郁,直刺他的气海,一阵阵的生疼。

   忽然,一只罗盘自林外飞来,旋转间发出八道色彩斑斓的玄光,瞬息间便将几名鬼卒化为黑尘。一条身影冲入战阵,正是薛定图。

   他一边以奇门玄光扫荡鬼卒,一边抬头问杨三法:“如何?”

   杨三法烦闷欲呕,回道:“想吐,难受。要不还是直接杀了吧?”

   薛定图道:“你下来杀鬼卒,我来捉鬼将。”

   杨三法道:“不太容易捉,你小心些。”

   两人换了上下位置,改由薛定图擒拿鬼将,杨三法杀鬼卒。但直到杨三法将所有鬼卒扫清,薛定图也没将那鬼将生擒活捉。

   斗到最后,战马嘶鸣声中,青铜战车化作黑尘扑簌簌落地,连着鬼将也缓缓解体,同样化作了漫天飞灰。

   薛定图皱着眉头下来,道:“竟然捉不了活口,这是怎么个说的?”

   杨三法拽着根绳子扯了扯,从地上扯起两名不停挣扎的鬼卒:“用这个交差吧……你牵着,我对它们身上那股气息不太适应。”

   薛定图往边上跳开:“别找我,恶心死了,拿开!”

   稍后,顾佐和孔安国就赶到了,围着现场看了一圈,孔安国蹲在地上,撮起那些鬼卒化成的黑灰,放到舌尖尝了尝,薛定图顿时就吐了,呕了半天,连带着杨三法也深感不适,扭过头去不看。

   孔安国“嘿”了一声,瞅着他们两个嗤笑道:“年轻人......”

   掌中抓起一把来,透过指缝细细洒落,一阵微风吹过,那些黑灰却直直落了下去,并没有随风飞扬。

   顾佐问:“很沉么?”也抓起一把来颠了颠,却比平常的灰土要轻得多,几乎感觉不到分量。

   孔安国道:“这些鬼物不是阴积而成,也非魂魄游荡,当然更不是某种妖兽所化,他们来自地府。”

   顾佐又回过头去重新感受着两个被俘鬼卒的灵力,在他的灵域反馈里,发出来的是细微而惨淡的蓝绿光芒,于是问:“这是地府鬼卒?哪一殿的?”

   地府十殿,同为天庭所属,受青华帝君管辖,各殿皆有阎罗主掌,下辖官吏和鬼卒。

   孔安国却摇头:“这些不是十殿鬼卒,十殿鬼卒也上不得界,更像阴兵。”

   鬼卒是地府经制之军,有官长、听号令、守职司,而且甲胄齐,眼前这两个被俘的鬼卒军士穿戴残破不堪,单从这一点上,就不像鬼卒,而更像阳间大战后,在地府中沉沦的残兵游勇,称之为阴兵。

   只是阴兵出现在阳间是很罕见的,地府的管辖非常严酷,很少会有阴兵能冲出来,就算出来的,也是将、帅之类,至于其中的鬼王,那是地府重点看管对象,真要跑出来,十殿阎罗都要吃挂落。

   如这般成群结队的阴兵出现在阳间,这个问题就很大了,需要立刻上报。

   孔安国立刻上天,这是大事,他们这些社稷山神是可以直奏的。

   过了三天,孔安国便回来了,身边跟着一位青华妙严宫的仙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