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All posts in 4月 29th, 2021

【 .】,精彩免费!

对于张顺的计划和战斗部署,雷战一直通过望远镜看在眼里。

不得不说,张顺的战斗部署,正好适合现在的战斗情况,这样给小鬼子来上一个出其不意,肯定能给小鬼子造成重大损失。

从这一点上来看,张顺这个家伙,已经具备了一个营级干部,应该具有的军事才能。

等这次战斗结束,雷战决定,就让张顺去去新兵团,做营长,好好的带一下新兵战士们。

将新兵团的新兵战士们的战斗力,给好好的提升一下。

“好!”

张顺是杨建手下的兵,所以,看到张顺的表现之后,杨建的心中,也是高兴的很。

军队之中就是这样,自己手下的士兵出色,那当长官的,脸上就有光啊。

…………

在鬼子的后方指挥部,此时的吉川枫少将,也是暴跳如雷,无比的愤怒。

刚刚前方战场上面发生的这一幕,他通过望远镜,那是看的一清二楚。

如花似玉的姑娘

那被炸飞的脑袋和残肢,以及血流成河,横尸遍野的场面,他全部都看到了。

在这一轮爆炸之中,就死去了五六百帝国勇士,这是重大损失啊。

要知道,这五六百帝国勇士,在正面战场之上,可是能追着支那一个团跑的。

并且,战术得当的话,甚至能给支那一个师,造成重大损伤。

但是,现在,就这么在支那战狼团的诡雷布置之下,一番爆炸,就损失了五六百帝国勇士。

在加上先锋大队的灭亡,这一下他们可是在这一个小小的阵地上面,损失了千余帝国勇士了。

这一千余帝国勇士,如果在正面战场的话,可是能发挥很大作用的,但是,他们全部都这么玉碎在了这里。

这件事情和眼前的景象,不由的吉川枫少将不怒。

损失太大了,大的他都不能接受,本来他的心中想着,这一次的行动,肯定会很快结束,大胜而归,但是现在看来,真实的情况,完全不是他自己想的那样。

“呦西!”

尽管心中在愤怒,但是,当吉川枫少将看到,石川谷大佐带领帝国勇士,奋起冲杀的时候,他的心中,顿时燃起了希望。

只要是这一次,石川谷大佐,能带领麾下帝国勇士,将前方的可恶支那士兵,全部消灭掉的话,那就能彻底的洗刷掉这一次的耻辱。

“将军阁下!”

就在这时,直属卫队的川岛斯野大佐,沉着脸来到了吉川枫少将的身边。

刚才前面战场之上的情况,他也全部看到,所以他的心中,也很是气愤。

不过,刚刚得到消息,让他的心中,好受了不少。

“将军阁下,冈本福义中佐传来消息,炮兵大队已经在指定地点之内,构筑好炮兵阵地,只要您一声令下,他们便会将前方的支那士兵,全部消灭。

同样,森田玉大佐的森田联队,也已经做好出击准备,都在等待将军阁下的命令。”

川岛斯野大佐看着眼前的吉川枫少将,将刚刚得到的消息,报告了上去。

“呦西!”

听到这个消息的吉川枫少将,立即大笑,道:“等待一下,我还是相信石川谷大佐的,他的这一次冲击,绝对不会让我失望。”

虽说各部队都已经准备好,但是,现在还不是轰炸的时机。

因为石川谷大佐,已经带这帝国勇士,进入了炮兵轰炸的范围之内。

如果现在就轰炸的话,那肯定是连石川谷大佐以及帝国勇士,全部都包括在内了,所以,现在是绝对不能轰炸。

“的命令,森田联队,随时做好出击准备,如果石川谷方面出现意外,立即出击,务必将支那人,全部杀掉!”

当然,为了保险,吉川枫少将还是下达了一条命令。

“嗨依!”

接到命令的川岛斯野大佐,躬身嗨依之后,转身离去。

“哼!”

等川岛斯野大佐离开之后,吉川枫少将冷哼一声,面带杀气的,拿起望远镜,再次观看起了战场之上的情况。

但是,往往事怨人违,接下来战场上面发生的事情,再次狠狠的给了吉川枫少将一个打击。

…………

“杀鸡给给!”

“杀鸡给给!”

“…………”

前方战场上面,千余小鬼子们,已经穿过了横尸遍野的战场,来到了大路之上。

并且,在这千余小鬼子叫嚣队伍的后面,石川谷大佐和身边的中佐以及少佐军官们,也同样是高举着手中的指挥刀,嗷嗷叫着,如疯狗般,向着前面冲击着。

而在大路旁边土坡和草丛之中的尖刀营战士们,此时听到了由远及近的小鬼子叫嚣之声。

这一刻,尖刀营战士们的脸上,纷纷浮现出了兴奋的笑容,他们开始慢慢拉上枪栓,推弹上膛,等待小鬼子的到来。

还有不少的战士,手握手雷,准备随时将手雷丢出去。

旁边在重机枪旁边的四五个战士,围着一挺重机枪,时刻准备着,等小鬼子到来之后,立即将重机枪架上土坡,或者是草丛适合重机枪的地方,给小鬼子一个致命的打击。

“杀鸡给给!”

“……”

就这样,小鬼子的叫嚣声,是越来越近了。

“咚!”

“咚!”

“咚!”

甚至,尖刀营的战士们,在这一刻,都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之声。

并且,这快速流逝的时间,战士们第一次感觉到,时间过的是这么的慢。

而在这时,正在前面带着百余战士“逃离”的张顺,往后看了一眼。

当他看到大路上面,已经追上来的大量小鬼子的时候,脸上顿时就浮现出了满是杀意的狞笑。

而跟在他身后的战士们,虽说抬着沉重的重机枪,但是,眼神之中,却也是兴奋的很。

因为,战士们的心中都明白,他们现在就是在像遛狗一样,遛小鬼子。

等将小鬼子遛好之后,那就是宰杀的时候,而现在,距离宰杀的时间,已经不远了。

“杀鸡给给!”

“杀鸡给给!”

“……”

这千余小鬼子们,如疯狗一般,先锋带头的小鬼子,直接就冲进了战士们的第一个伏击点。

而后面的鬼子,也如同赶着投胎一般,快速的向前冲着。

就在这时,在伏击点上面的战士们,全部起身,将枪口对准了大路上面,正在前冲的小鬼子们。

“嘶!”

接过储物袋,宁越灵魂感知力稍稍放出,进入储物袋内。

灵魂感知力刚进入储物袋,宁越便是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眸中露出了极度震惊的神色。

宁越之所以震惊,倒不是因为储物袋内的元晶少。

多!

实在是太多了!

储物袋内的元晶,清一色的全部都是超品。

宁越粗略的扫了一眼,发现最少也有十万块超品元晶!

这么多元晶,丹星子说送就送出去了,而且连眉头都没有眨一下。

“那个前辈……冒昧的问一下。”

宁越对着丹星子道:“您的存货到底有多少?”

丹星子并未第一时间回答宁越的话,而是看了看丹师殿主和荀建文,对着宁越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唯美写真靓丽迷人

“自己人。”宁越知道丹星子的意思,示意他可以放心的说出来。

“其实也不算太多。”

既然宁越说丹师殿主他们是自己人,丹星子便不再询问,而是道:“储物袋内的元晶,只是我存货的十分之一。”

“那么多?!”

听到丹星子的话,宁越心思活络起来。

红魔剑晋级到皇阶,最少也需要二十万块超品元晶。

而丹星子拥有一百万块超品元晶,如果可以把这些元晶借到手,那么红魔剑晋级到皇阶,将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前辈,我暂时需要一大批超品元晶,不知可否……”宁越迟疑道:“先借给我一些?”

“借?”

丹星子眉头一挑,面露不悦之色:“我并不会借给。”

随即,丹星子话锋一转,道:“需要多少超品元晶,我可以无条件的给。”

“二十万块。”

听到丹星子第一句话的时候,宁越略微有尴尬。

但听到他第二句话,宁越暗道果然姜还是老的辣,直接伸出两个手指,道:“我在三天之内,需要二十万块超品元晶。”

“三天之内么……”

闻言,丹星子陷入了沉思。

半响,丹星子说道:“三天之内倒比较麻烦,因为我的超品元晶不在国都,而那个地方一来一回就需要三天的时间。”

“并且,那个地方只有我自己才能打开,一旦有其他人想要强行破开,那个地方将会自行爆炸。”

“看来只有我自己想办法了。”宁越脸庞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二十万块超品元晶,看来必须要自己想办法。

所幸,丹星子拿出了十万块超品元晶,接下来只需要再找十万块超品元晶就行了。

正所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十万块超品元晶,足以令得宁越头疼很久。

嘭!

就在宁越感到有些失望的时候,突然一道闷响从房间外传出。

“不好!”

闷声响起的瞬间,宁越便是面色大变,来不及多想,即刻朝着房间外冲去。

“走!”

丹师殿主和荀建文对视了一眼,皆是拔地而起,紧跟在宁越身后。

“奉劝一句,识相的话赶紧给我滚蛋!”

神医铺内,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随手击退严辉,冲着陆嫤阴测测道:“我念在是女流的份上,暂时不对出手,否则我会让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不能进去!”

严辉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挡在了陆嫤身前。

“我不能进去?”中年男子嘴角掀起一抹弧度,笑道:“呵呵,看来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也罢,我就给点颜色看看。”

声音落下,中年男子陡然窜出。

咻!

中年男子的速度很快,眨眼间便是来到严辉身边。

砰!

中年男子一脚踹出,不偏不倚,刚好踹在了严辉的胸膛上。

本来严辉就已经遭受到重创,现在又被中年男子踢中胸膛,身体直接倒飞出去,狠狠的撞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噗嗤!

清脆的声音响起,严辉喷出一口殷红的鲜血,面容变得煞白无比,毫无血色!

“不能进去。”

胖男孩倒也胆大,并未被中年男子吓到,大叫道:“是坏人,我不能让伤害到师父!”

“师父?”

闻言,中年男子心中一动,喃喃道。

“看来丹辰子所言非虚,应该就是这个地方。”

压下内心的兴奋,中年男子并未把胖男孩看在眼里,而是再次冲着陆嫤道:“我不想杀人,但不要逼我。”

“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主动离开,第二,被我击杀!”

哗啦!

下一刻,中年男子浑身的气势施展出来,疯狂的压向陆嫤。

“哼!区区一个阴阳境初期的武者,也敢在这里撒野!”

然而,中年男子的气势刚施展出去,便是有着一道冷哼声从房间内传出。

咻!

冷哼过后,一道身影瞬间出现在中年男子身边,一拳对着中年男子的头颅轰去。

“不好!”

感受到拳头上蕴含的狂暴元气,饶是中年男子的修为达到了阴阳境初期,此时也露出了惊骇的神色。

他不敢怠慢,忙收回气势,把全身的元气都汇聚在手腕上,反手一拳,避无可避的和那道身影的拳头撞击在一起。

咔嚓!

两拳相撞,中年男子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道在拳头上肆虐着,并且隐隐有种扩散到全身的趋势。

中年男子不敢怠慢,忙后撤几步,全力的运转术法抵挡拳头上的力道。

“宁越!”

看到突然出现的熟悉身影,陆嫤面露惊喜之色。

“没事就好。”

发现陆嫤没事,宁越稍稍放下心来。

“毛球在房间里,去找他吧,我有些事情要处理一下。”

“嗯,小心一些。”陆嫤知道宁越接下来要干嘛,所以她并未逗留,应了一声后直接进入了房间。

“们去检查一下严辉的伤势。”

陆嫤离开后,宁越冲着身边的丹师殿主和荀建文道:“他身上的每一处伤,们都给我好好的记下来,待会我有用。”

做完这一切,宁越朝着中年男子走去。

半响,宁越来到中年男子身边,淡淡道:“说说看,为什么要来这里。”

“我呸!只不过是一个元丹中期的武者罢了,竟然也敢在我面前撒野?”

虽说中年男子知道宁越的实力很强,但他并不认为宁越是他的对手。

在他看来,刚才之所以在和宁越的交手中稍稍处于了下风,完全是因为他的大意!

中年男子冷声道:“我为什么来这里,和没有任何的关系,识相的话赶紧给我滚蛋!否则我连一块杀!”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楚烈的情况不容乐观,昏迷当中人就在不断失血。

再这么下去,恐怕他就要悲催地成为第一个流血活活流死的混元境强者了。

萧静涵顿时慌得不行,急声求救。

穆驰东让手下一名队友赶紧背上楚烈,一行人又扛起獠牙猪王的尸体,快速朝着生物研究所折返。

王兴和孟九天对视了一眼,目光带着一丝贪婪盯着獠牙猪王的尸体,然后也紧随其后。

“们干什么?”穆驰东有些不善地看着两人沉声问道。

孟九天笑了笑,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迷彩作战服:“怎么说也是战友,这么着急赶我们跑?”

王兴冷哼了一声,还是一脸悲愤地说道:“而且不是说了,等楚烈醒来让他跟我对质么?”

穆驰东闻言皱了皱眉,没再说什么。

几分钟之后,生物研究所的大门口。

只见这里的战斗已经结束,地上赫然是一片一片的尸体。

笑靥如花吃冰棒的清纯牛仔裤美女图片

有之前在这里守护生物研究所的战士们的,更多的则是变异生物的。

在楚烈引走獠牙猪王之后,这些变异生物当中,最强大的就是几只一级的变异猪兽。

这段时间,守护这里的战士们通过不断猎杀变异生物,许多都已经达到了一级生命体,尤其是穆驰东他们这支特种作战队更是如此。

穆驰东带着几个队友前去支援楚烈,看看能不能在跟獠牙猪王的战斗当中,帮上什么忙。

毕竟,今天生物研究所这边的最大威胁,就是这头獠牙猪王。

只要解决掉獠牙猪王,其他的变异生物不足为惧。

所以,他估算了一下这边的情况之后,留下了四名一级生命体实力的对头,然后带着其他人去支援楚烈了。

然而此时,当他们返回的时候,这里的一幕却顿时让穆驰东一帮人表情一阵阴沉和愤怒。

只见此时,变异生物已经死的死,逃的逃。

战斗结束之后,他们的四个队友此时都已经受伤脱力,委顿在那里。

杨教授和一伙生物研究所的工作人员,有的正在把伤员向里搀扶,其他人则在跟一帮穿着迷彩服的人员争执,甚至推搡起来。

这帮身着迷彩服的人员,竟赫然拿着刀在切割这些变异生物的尸体,挖取里面的生命晶。

尤其是几只一级生命体的尸体,更是这些迷彩服人员的主要目标。

之前楚烈冲进生物研究所,一路上杀了几只一级生命体,再加上之前这里的守护战士以及穆驰东的队友干掉的,一共有8只一级生命的尸体。

这些尸体很好区分,体型要比普通的变异生物大,而且通常都有显著的变异特征。

这个时候,八只一级生命的尸体,竟然有五只已经被这帮迷彩装人员挖走了生命晶。

不但如此,他们还想继续!

这帮人,赫然是孟九天的队友、东方利剑特种作战队的队员。

孟九天和王兴跟着楚烈和獠牙猪王离去的方向,想要寻找机会坐收渔翁之利,却是下令让他手下的队员回头收货这边的生命晶。

竟是,想要两边捡漏!

“们干什么?这些变异生物都是我们的人杀的,们凭什么在这里挖生命晶?”

“就是,滚开!这些都是这里的战士用命换的。”

“们怎么这么不要脸?”

“们这种行为是不劳而获,还有点羞耻心么?”

一帮生物研究所的工作人员,拼命的拉扯阻止他们挖取生命晶。

可能是的确有些心虚,这些孟九天手下的队员们也不吭声,任由他们指责拉扯,但动作却是不停。

“住手!妈的,把们手里的生命晶都放下!”

这个时候,穆驰东等人回来了,见到这一幕顿时义愤填庸,怒声喝道。

“兄弟,大家都是穿炎夏軍装的人,目的都是帮魔都清理这些变异生物,收复这里。这里死了这么多变异生物,我们搞一点生命晶提升下实力,不至于这么大反应吧?大家都是为了共同的目标而战。”

东方利剑大队的副队长,冲穆驰东笑着说道。

“少扯这些,有本事自己杀去,这些是我们的!”

穆驰东冷声喝道,脸上带着浓浓的愤怒,散发出一股冷冽的气势。

刚才最危急的时候,他可没见到这些人出来和他们一起杀敌。

如果这些人早出来,跟他们分享战利品也没什么,但现在对方如此不劳而获着实让人气愤。

为了干掉击退这些变异生物,守护这里的战士不知道死了多少。

这些生命晶,可是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

感觉到穆驰东那凌厉而强大的气势,东方利剑的这些队员们,彼此之间对视了几眼,纷纷露出犹豫之色。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冷笑声响了起来。

“我们要是不还呢,又能怎么样?”

只见孟九天和王兴两人,紧随穆驰东等人其后跟了过来。

前者脸上露出了一抹霸道强势之色,斜着一边嘴问道。

“孟九天,想动手?”

穆驰东咬牙问道。

“穆驰东,也不要太不知进退!我给个面子先不杀楚烈,但这会儿我的兄弟们挖的这些生命晶,不可能交出来。”

孟九天沉声表示道,语气带着一丝不容置疑。

下一秒,冲几个队友一摆手:“我们走!”

看着他们一帮人直接转身走而,带着挖出来的生命晶扬长而去,这边的所有人都一脸恼火气愤之色。

“迟东,怎么办?”

有人咬牙切齿地问道。

“让他们走!如果真的动手,恐怕要两败俱伤。我们这边刚经历过一场大战,大家状态都不好!”

“抓紧时间,把其他的生命晶都收了!”

自己愿意做的……

林嘉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了?

时瑶没想太多,就将心底的话,脱口而出了出来:“有点不太一样……”

“什么?”林嘉歌不解。

听见林嘉歌的疑问,时瑶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下,想到自己既然已经说了出来,索性就直接说了出来:“我的意思是,你和我了解的你,有点不太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许是蹲的太久,有点不舒服,林嘉歌站起身,姿态闲散的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他这样很随意的举动,却惹得时瑶忍不住多留意了几眼。

她今天是被下降头了吗?怎么觉得林嘉歌随便一个举动,都那么撩人呢?

时瑶急忙将视线从林嘉歌的身上收了回来,然后努力地稳着心神回:“就是,我了解的你,很自大,很毒舌,很高高在上,然后还有点不尊重人,也很难接触……”

时瑶说着说着,意识到自己好像不够含蓄,就急忙收了后面的话,开始说结论:“……总而言之给我的感觉,就是和我是不同世界的人,之间的距离隔得很远很远很远……”

“但是现在,熟了起来,发现,你好像和我认识的又不太一样,差别很大……”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在软包子心目中的地位不高,但是没想到印象竟然会差到这样的地步……

清纯萌系马尾萝莉美眉户外阳光唯美动人

林嘉歌真的挺纳闷的,所以在听到她讲完这些后,半开玩笑半侧敲旁击的问:“看来我以前在你心里印象很不堪啊,难不成在冥冥之中,我得罪过你?”

因为林嘉歌的语气挺轻松的,导致时瑶也没多想,就顺着他的话,往下说了起来:“当然啦,你之前在学校的小树林,摔了我四块蛋糕呢!”

林嘉歌:“……”这……都行?

“不但如此,你还说我是什么恬不知耻的人,还说我又丑又脏又寒酸的黄毛丫头,还把我一个人拉到你们家后院的墙角,警告我在外面不许跟你说话,还要让我当做不认识你,也不能让人知道我跟你的关系,哦,对了,还有,你还说什么,要是会娶我,那个你名字就……”

后面的“倒过来写”四个字,没说出口,时瑶就停了下来。

她……好像有点过了……

时瑶看了一眼林嘉歌,发现男生的神情还算好,但她心底还是有点忐忑不安,为了缓和气氛,她眼珠子咕噜咕噜的转了一会儿,然后就将视线落在了桌子上、林嘉歌刚刚放下的两个鸡蛋上。

尽管时瑶后面的话没说出口,林嘉歌也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

他曾的确信誓旦旦的在她面前,放过狠话,说他要是不跟她解除婚约,名字就倒过来写。

他一直挺好奇,她怎么就不喜欢他,原来……原来问题出现在了这里……

那个时候的他,没想过喜欢她,说话肆无忌惮。

可就是他的那些肆无忌惮,伤了她。

&nbsps:更新五章啦~这就是典型的傲娇一时爽,追妻火葬场,大家可以赏票票鼓励鼓励宝宝了吗?我继续去码字啦~还有章!

次日一早,一批预备官员由五牙船从对岸送到了兴洛城。

对于朝廷来说,从大业十三年开始,县学就已经开张,到如今,第一批县学学子已经获得清华学宫和学部的认可,在朝廷征调下,被安排到清华学宫继续深造,但是大部分人都分派到各县担任小吏,积累执政经验,按照杨侗的想法,以后还会设立郡学,在县学学习三年之后,学子再到郡学读书,最后才是择优到清华学宫读书,不过只有一个清华学宫显然是不够的,至少要在涿郡、大兴、洛阳、江都、襄阳、蜀郡各设大学一所,以供天下学子深造。

乡学加上县学的完善,就足足耗费了他五年时间,要想将整个教育体系完竖立起来,至少还得十年乃至更长。

眼前这一批自县学中走出来的学子,已经足以应付眼下的局势了,从县学中毕业的学子足有八千多人,听起来是挺多的,但这其中有工科、农业、商业、法学、军事,还有纯粹学术研究的学者,这类人大都是加入民部、工部、商部、刑部、御部、学部、兵部,管理一地的人才吏部人才,只有两千八百人左右。

这个数量对杨侗来说,这些人足够他来填充中原大地的官员缺额了,但若是放大到国,却又远远不足了。

“圣上,世家子弟不可不用,我们可以先拉拢一批中小世家子弟为我所用…然后将之分派到毫不相干的天南地北…”见到杨侗为基层人才发愁,坐在他下首的房玄龄忍不住建议道。

这一次中原大战!除了三仆射九部尚书中的杨恭仁、韦云起、孔颖达、刘政会、姜行本与七寺卿坐镇邺城,左仆射杨善会、兵部尚书李靖分别去绛郡和关中主持战事之外

吏部尚书房玄龄、民部尚书杨师道、刑部尚书魏征、礼部尚书裴仁基、商部尚书凌敬、兵部侍郎杜如晦尽皆随君出征,杨侗的谋士团可谓是阵容强大、奢华鼎盛。

“世家肯定要用,但绝不是现在。”杨侗放下公文,揉着太阳穴“我们大隋代表的是寒门和普通百姓的利益,这是我们立足之基、立世之本,在天下一统之前,这个口绝对不能松。从而确保官府的绝对信誉,同时确立律法威严,令人不敢轻触!”

依法治国,这是杨侗势力的核心规则,也是杨侗势力的灵魂,之所以能够在冀州、幽州、并州、雍凉乃至西域拥有强大的凝聚力,就是因为杨侗的官府在民间有着极强的公信力,这是不可触摸的底线。

世家灭不了,即使当前这些大世家坍塌,以后也会有。杨侗也允许他们的存在,但是必须受到法律的约束,而像五姓七望、独孤氏、窦氏这种能够动摇国家根基的大世家,杨侗绝对不会妥协,否则,此前所做的一切也就会失去一切意义,日后,就算他得了整个天下,那依旧是一个不破的怪圈,和文武二帝时期又有何区别?

“只是中原历来是关东世家的天下,我们的人想要立稳脚跟,恐怕不容易。”魏征叹息道。

短裤美女阳光沙滩 享受海边湛蓝时光图片

一般情况下,魏征不会轻易表态,经过五年来的推广和实施,法制的投入成本要比德治投入更惊人,但取得的成绩同样惊人,就算是魏征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效果,毫不客气的说,只要杨侗还活着,哪怕此战没有得到中原,但天下诸侯没有百万大军和二十年斗争,绝对不可能占据杨侗的治地。

“没事!我们还有科举……”杨侗靠在椅背上,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扶手,笑着说道“现在局势越来越明朗了,这从每天参与科考的学子数量、质量即可看出我大隋的威势深入人心,假使天下于此一役统一,我们也可以先从军中挑选一些文职武官担任,他们治军尚且绰绰有余,稍稍培训,当个县令还是可以的。”

“还有黑冰台的无名英雄,他们人人识字,个个精明能干,他们为大隋统一大业付出了鲜血汗水,朕不能亏待他们。待到天下太平,他们即可生活在阳光之下。”

“圣上英明!黑冰台将士,不应该一辈子生活在阴影之中。”凌敬行礼道。

“启禀圣上!”就在这时,从外面奔来一名侍卫,双手呈上一封书信,行礼道“荥阳军在运河上抓到一艘来自陈留的客船,上有一名文士,说是有要事求见圣上,并让我们将此信交给圣上。”

杨侗抽出信函一看,问道“人在何处?”

“回圣上,人已带到五里外的军营,被骁果军兄弟看守着。”

“带他来见朕。”

“喏。”

士兵退下后,杨侗向房玄龄笑问道“玄龄,李密派他的尚书令房玄藻求见,此人是什么来头?和你又是什么关系?”

房家在齐郡相当有名,从十六国到如今,二百多年间,齐郡历城房家一直是为官从政,房玄龄的高祖曾做过齐郡和平原郡太守,曾祖做过南朝宋国的太守,他祖父从州主簿起家,也做到了太守。

到房玄龄的父亲房彦谦时,他娶了顶级士族陇西李氏女为妻,生下独子房玄龄。年轻时出仕北齐任广宁王主薄,北齐灭亡后还曾与亲朋故旧一起光复北齐,但未成功。最后被北周征召出仕,到隋朝时做过入京为御史,携妻子迁居大兴。

“他是微臣族兄!”房玄龄行了一礼,长长一叹“只不过他与微臣道不同,他一直不认可大隋,想要辅佐北齐故地的英雄建立一个新的帝国。”

杨侗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大隋王朝是由关陇势力建立的北周的延续,而类似房家这种家族士族主要效力北齐,但因为文帝得位不正,需要关陇集团支持,使得朝中九成以上的官员源自关陇势力,尤其军队几乎都被关陇势力所控制。

尽管杨广大力扶持山东士族对抗关陇集团,不惜让五贵中出现在两个姓裴的,但杨广登基时间毕竟很短,使得北齐故地的世家大族在朝中势力相当微弱,像太原王氏、荥阳郑氏、范阳卢氏、清河崔氏、博陵崔氏基本上都没人能够在朝廷上担任过高官。

另一方面,一些曾经效忠北齐的世家大族随着北齐的覆灭遭到了血洗,使北齐故地的各大名望世家都遭受重创,数十年都未能恢复元气。大家散布在民间之中,成为一个个地方豪强。

王薄、单雄信、徐世绩、翟让、王伯当、黄君汉、秦琼、程咬金就是北齐旧势力的代表,这些人虽然因为北齐的灭亡,他们家族都被当权的关陇集团打压,变成了龟缩在地方上的地方豪强,可家族底蕴在那里,没权了,却也有财有势,打小便学习骑射,这马槊更是人人练习。

只不过皇帝的不信任加上关陇集团的排挤,几乎使这些北齐旧世家、士族在朝廷和地方官府之中没有立足之地。这也使得北齐故地的世家大族对隋朝普遍不满。

隋朝立国不久,北齐旧势力并没有将隋朝当母国视之,对大隋没有任何归属感,又因为得不到公正待遇,不满之心进一步扩大,所以当他们成为三征高句丽最大受害者的时候,立即起兵造反,使得北齐旧地成为天下之中闹得最厉害之处。

房玄龄和房玄藻才华出众,但兄弟二人走的路却截然不同。

前者在之前也许看不好大隋,是以辞职寻明主,只不过也许是同样看不好王薄、翟让、徐元朗、卢明月之流,又听说杨侗的特立独行,这才重新入朝,并主动来了这一边。而房玄藻的选择更为激烈一些,他参与了杨玄感之乱,失败后被迫逃亡,后听军师李密在瓦岗立足,便赶去投奔,李密也知道他才华横溢,一直以心腹待之。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侍卫在门口禀报,“启禀圣上,人已带到!”

“带他进来!”

门开了,一名气质高雅的中年文士从外面走了进来,他不由抬头看向最耀眼的主位,只见一名身穿玄色皇袍、头戴朝天紫金冠、发如墨玉的英武男子端坐王座之上,连忙躬身长施一礼,“魏王座下尚书令房玄藻参见圣上!”

李密的魏王是杨倓所封,自那以后一直以魏王自称,既不说尊隋,也不说反隋。杨侗当时尚未登基,所以在那一段时间内,杨倓代表的是大隋正统,杨侗倒也没有计较‘魏王’这个虚名“原来是房先生,请坐。”

“圣上先后破灭外敌于域外,大振我族威严,下官心悦诚服!今日得见天颜,果真天下无双、人中龙凤。”杨侗为本族所立之功,任何有识之士都不会抹杀,房玄藻也不例外。

他一进门即被杨侗不怒自威的气势所慑,他在大兴城时,有幸见过杨昭数面,本以为杨侗酷似其父。然而见到真人后,才发现杨侗更像当年的杨广,不是说相貌,而是那种举手投足帝王气魄,是李密望尘莫及的。

李密也有枭雄之姿,但和杨侗如同古之君王的杨侗相比,只能算一域雄主,而杨侗却雄霸天下气魄,这使房玄藻心惊不已,难道取天下者非杨侗莫属?

杨侗打断了他的思路,开口道“朕看了先生的书信,先生说奉魏王之命,特地来和我商议大事,但不知先生所说大事,所指为何?”

房玄藻的信其实什么都没说,他只是用此来试探杨侗的态度,如果杨侗把自己弃之一旁而不顾,那就说明杨侗不屑与李密有所交集,那自己也没必要多费唇舌。如果他正常接见自己,就说明凡事都可以坐下来谈一谈。

从目前来看,杨侗并没有在意李密以大隋魏王之名行反贼之事实,可见,杨侗并不是一个迂腐的贪图虚名的君王,而是治国重利的务实之人,只要拿出让他动心的实利,那么,反而比那些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好说话。

当然了,自己承诺的这个实利,必须让对方足够动心。否则,一切没得谈。

而据他所知,杨侗从来都是一个狮子开大口的人物。

顶点

dasuidisanshi